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初见党如霜【求订阅,求月票】
    飞泉瀑布楼,张德明再度睁开了眼睛,嘴角不由的挂起了点点笑意。

    徐伟海这个钉子埋下后,域外学习小组交流会如今让他蛮期待的呢!

    锅碗瓢盆都准备好了,不知道到时能送他多少伙食,多少羊毛呢?

    真的好期待呀!

    真想拿出笔记本,给所谓的天眼寄生虫巢穴发电:你们快来吧,我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良久张德明摇了摇头,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思绪,给丢了出去。

    因为教了一上午的课,张德明有些累。

    没有继续在三楼挂机,而是飞身而起,飘到了楼外的湖泊中,脚下藤蔓快速编织,一个翡翠编织成的藤筏,就出现在湖中。

    随即张德明直接躺了上去,惬意悠闲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咸鱼时光。

    阳光微微有些强,但是对如今修为的张德明来说,也不太影响。

    就是这湖泊没在飞泉瀑布楼阵法范围,以至于耳边瀑布的轰隆声,倒是有些烦人。

    因此张德明一挥手,一个粗糙的隔绝阵法,就将不远处的瀑布,给笼罩了起来,瞬间就安静了不少。

    昊阳下、山崖间、瀑布旁、湖泊中张德明躺在翡翠似的藤筏上,闭着眼睛,身下的藤筏微微荡漾,好不惬意!

    以至于,张德明就那么睡了过去。

    ······

    “喂,你就是张德明?”

    朦胧间,张德明被一个清脆的女音给唤醒,坐了起来,抬眼环顾四周,没发现人影,自己的警示阵法也没被触动。

    “找什么呢,在这!”

    随着对方的话语,之见云池瀑布上,飘下一女子? 女子长裙飘舞? 秀发飞扬,一派仙家气象。

    顶天双十的年华? 容貌更是人间绝色? 是在这修行世界中的绝色。

    即使张德明这些年,见过不少善于美容的修行女修? 对美貌的女子已然有些免疫了。

    但是看到对方容颜的那一刻,依旧让张德明有些发呆? 这张脸不走极限魅惑道? 有些可惜了!

    张德明这瞬间,不由得冒出了这么个想法。

    观其修为波动,也是个太极修士。

    “喂,说你呢? 发什么呆!”女修轻轻的落在湖面上? 踏着湖水,一步步走来。

    这样的容貌,背靠瀑布,脚踏湖水,一步步走来? 真真是有些梦幻般的出场。

    但是······

    张德明这时微微回神,看到已经快走到面前的女子? 立即开口道:“停!!!”

    语气急促,还带着浓浓的忌惮。

    女子闻言? 微微一顿,疑惑的停了下来。

    而张德明言罢? 身下的藤筏直接消失? 他飘身而退? 来到了岸边,拉开了老远的距离。

    女子站在湖面上,带着一脸的疑惑,静静的看着。

    “嗯,就保持这个距离,不管你找我干嘛,咱们讲话,至少要保持这个距离以上。

    再靠近,你就换个弟子来中间传话吧!

    你要是不想找,我崖口不少人!我帮你叫!”张德明看着女子,一脸严肃,如临大敌的道。

    女子闻言疑惑尽去,面色一僵,有些呆滞的道:“你不认识我?还是你真如传说一样,耳根子极软,超级‘顺’着灵儿?”

    张德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呵,天灵双骄的大名,一入内门,那真是如雷惯耳,你党如霜的名字,想不知道都难。

    就是这育灵峰各个弟子的阵屏上,暗自收着你画像的人,还少么?

    正是因为认识,所以咱们才需要保持这个距离以上!

    我这日子过的还不错,而且还想清净的过下去。”

    党如霜微微一顿,随即有些错愕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那么麻烦么?”

    张德明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有,真的!”

    党如霜整个人都是一僵,随即委屈的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张德明再次耸耸肩,道:“行了,收了你傻白甜,或者其它什么表演吧!

    有事就直说,没事还是回你天灵峰,好好的做天灵门最美的那个明珠吧。

    娟儿那死丫头我还不了解,能和她打的火热的女子,岂是你这样人设能行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张德明顿了顿,神情很认真的看着党如霜道:

    “如霜师姐,天灵峰上三天一小斗,十天半个月送一个去望回峰几日游,是师姐你故意的手笔吧?

    娟儿立蛮横人设,要的是难亲近,你走的应该是傻白甜加外在白月光吧?

    你做你的美少女,寻你的乐子;我做我的透明人,大家进水不犯河水多好!

    要是师姐想找我当乐子,你怕是找错人了,师弟修行天赋可能不行,但是娟儿的段位,可是我带出来的。

    所以师姐,你那片雷区,师弟我可不想上的!

    你也别指望着,往我这埋雷的好,嗯,是对大家都好!”

    党如霜面容从呆滞,慢慢变成了冷静,再变成了绕有趣。

    她看着张德明道:“有趣,还真如灵儿说的那样,是个很特别的师弟呢!”

    张德明看着对方,微皱着眉头道:“师姐到底有没有事,没事就请回吧,飞泉瀑布楼庙小,接待不了你这尊大佛。”

    党如霜顿了顿,道:“师弟还真是没情趣!”

    张德明见此,没半点和其调情的打算,直接转身就走。

    党如霜这次是真的有些错愕了!

    这么些年,年轻一辈的,如此待她的,那真真是头一回。

    特别是还在她主动的,有些调情的意思的情况下!

    “你不怕我无意间说出什么话,在这飞泉瀑布楼忘魂一游,从此魂牵梦绕,引来不少师兄弟么?”

    身后传来的话语,让张德明微微一顿,随即张德明开口道:“那样的话,我可能就只能将今日的阵屏录像,放到全宗门任务光屏上去了。

    然后再去找党掌教说道说道,问问他这宗门传谣是何等处罚。”

    言罢,张德明还晃了晃手中的阵卡。

    党如霜一僵,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来套路别人是这种感受么?

    难怪这些年,看着一个个师弟都是那么傻傻的!

    之前她总觉得,傻傻的很可爱,觉得很好玩,如今看来,被套路的,那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

    张德明顿了顿,回头认真的看了党如霜一眼,道:“相信我,我要是去找了党掌教,有理有据的情况下,要你去望回峰住个十年八年,还是不难的!”

    言罢,张德明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

    “你······”

    党如霜一时间,呆立在那,不知道如何行事了。

    见张德明真的快走进阵法了,她抬步欲追,张德明头也没回,立即杨了杨手中的阵卡。

    党如霜又是一顿,赶紧开口道:“我老祖叫我来传话给你和三位峰主师叔,之前的单子,是不是可以同时想个几份的。”

    张德明道:“这些问岳峰主就行。”

    随即顿了顿,有些不放心,最后做着忠告道:“师姐,你这身份加容貌,在宗门里玩,段位足够了。

    而且还不是什么坏事,不过火的情况下,或许更令人喜爱。

    但是别到师弟这来用,真的!

    师弟怎么说也是将娟儿,嗯,也就是你的灵儿师妹,一点点养出来的那个人。

    而你······不少手段是娟儿那丫头教你的吧?包括你这个白月光人设?”

    言罢张德明没期待什么答案,直接迈入了阵法中,彻底消失了。

    党如霜原地纠结良久,还是没敢上前做什么。

    身份如她,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位,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老祖对这位的重视,她还是知道的,那绝不是什么软饭能吃出来的。

    本来老祖是要派其他人走一趟的,但是她刚好遇见了,就想来瞧瞧听闻了多年的人。

    因此拦下了跑腿的活计,出发前,老祖特地叮嘱了她,以前那些事,别发生在飞泉瀑布楼。

    这些年她的玩闹,甚至都算不上胡闹,老祖看在眼里,从来没说过什么。

    如此的叮嘱,今次是破天荒头一回的。

    只此一点,就让她不得不重视,张德明之前的话语的真实性。

    真要是为了一时兴起,结果弄的去望回峰呆个三五年,那还真是亏大了。

    她看着张德明离开的方向,眼中浮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这些年想引起她注意的弟子,不知凡几,手段她也算经历不少了。

    结果一个个,最终都还是被她弄的,各自去争风吃醋大乱斗,最终各自都没落到什么好处。

    但是对她如此干脆,如此避如蛇蝎的,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而且她能看的出来,那是真的避之不及,不是欲擒故纵的手段。

    “看来灵儿师妹的眼光,还是那么的好,但是这么有趣的人,好想逗逗啊,怎么办呢?”

    党如霜一边思考,一边起身离开。

    ······

    张德明回道了阁楼,看到党如霜离开后,长长的松了口气。

    要是不亮出峰主的身份的前提下,这个党如霜对他如今来说,真就是地雷区,碰不得那种。

    一不小心,他就真没法咸鱼过日子了。

    这可不是自家那死丫头,知道心疼自己,什么都会悄悄处理好。

    要是粘上这丫头,飞泉瀑布楼那真就该热闹了,天灵峰这些年的热闹,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这人是美,但是张德明表示,在他这里却是个雷。

    至于对方传的话,张德明对此不甚在意。

    显然应该是知道了三阶精通套珠的事情,之前测试的那几个人,有些眼热了。

    不过这些,正如张德明说的,让岳梦生几人去处理就行,反正这样的事情,应该没少处理的。

    因为党如霜的打扰,张德明悠闲的心情也没了。

    干脆回屋,来到修炼室,开始做育灵珠,为之后商盟建设多做点积累,是没坏处的。

    ······

    时间匆匆,一晃又是几日。

    这日张德明一早完成日常锻炼打卡后,来到了青木秘境之中。

    连续好几日的点到为止的启灵失败,张德明决定,今日好好的育灵一翻,再弄一个成功的出来。

    熟练的起术孕养的一会后,张德明来到了这几日的区域,其实张德明和岳梦生三人一样,也是分块筛选的。

    并不是整个区域的乱选,从整个花海最好的花木开始下手的。

    只不过因为他成功的有些多,他才如此说的。

    为此他特地没有一个个模块的挨着来弄,而是打乱的。

    而这几日的这个模块,却一个都没成功,让张德明略微的觉得有些丢人。

    是不是自己不太上心,被花木知道了,所以也不太理会张德明的勾搭,也不给面子了?

    感受着起术的前戏孕养,已经差不多后,张德明选了一株灵动的花木,开始了育灵。

    良久后,整个花木化作光点炸裂,原地留下了一个土坑,周围一片的花海,纷纷凋谢。

    张德明摇了摇头,继续孕育。

    失败!

    再孕育。

    还是失败!

    时间来到中午,张德明慢慢发现不对劲了。

    虽然因为污染,育灵花妖成功率并不高,但是以张德明的能力,每天全力的话,还是能成三四个的。

    这是之前数月,张德明总结出的经验。

    但是如今,连续几日的日常打卡,加上今天一上午,整个时间加起来,已经大概一天的时间了,却一个没成果都没有。

    即使成功率有波动,也不可能这么大的。

    张德明眉头微皱,闭眼感受着这块区域的花木,并没发现什么怪异的啊,甚至张德明觉得,它们还更加灵动不少。

    “我今天,还真就不信邪了!”

    再次失败后,张德明有种抽卡上头的感觉,跟这片花海,刚了起来。

    也不做筛选了,直接一个花木一个花木的挨着育灵。

    时间一晃,来到半下午。

    这块区域的花木,已经被张德明炸了大半了,一大片区域,老远都能明显看到一块凋谢的花妖之花区域了。

    再次选定了一个花木,张德明开启了启灵。

    随着无数的光点飞出,形成一个空心的光点圆球,将花木的花苞包裹住时,张德明微微一愣。

    因为这个光点空心圆球,和之前的那些截然不同。

    因为污染的影响,这片花海启灵时,光点普遍不足,形成的空心圆球,疏密程度并不均匀。

    但是可以看出,普片的都有些稀疏,能够育灵成功都有些勉强。

    但是这一株,当张德明启灵时,那飞出的光点,是异常的浓密。

    光点形成的圆球,已经看不到里面的花苞了,从外面看去,简直就是一个炙白的光球。

    张德明微微错愕,惊异的道:“王族?不对啊,不是说王族出现是有征召的么,花木都明显不同么?

    如今这也没什么不同啊?”

    随着启灵的继续,光球越发的炙白,随即短瞬间扩展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将张德明和花木包裹在其中。

    但是还不待张德明高兴,不待他选择什么术法感悟丢进去,光球中的花木,就开始扭曲了起来。

    在张德明惊异的眼神下,出现点点银色斑点,叶片和枝干扭曲着变成诡异的藤蔓,花苞张开,但是里面没有什么花妖精灵。

    而是一张诡异的大嘴,满嘴的粘液,大嘴的中间,花心处是一只眼睛。

    它对着张德明裂嘴一笑,随即摇晃着,仿佛要上前对着张德明亲昵的蹭一蹭。

    这是什么鬼?

    不是说污染已经清除,而且青木花海被重点保护,没受到实际的污染么?

    心思电转间,诡异的花嘴,已然蹭了上来。

    但是张德明刚欲闪躲,整个的花朵就是一僵,随即抖动了起来,跟打摆子似的。

    整个包裹他们两的育灵光点圆球,也快速的闪烁了起来,随即直接炸裂成了漫天的灵光,眼前的诡异花木,也不例外。

    这次的炸裂和之前的,只有光影特效的不同,巨大的气浪,将周围不少的花植给吹倒,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花木所在的地方,也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坑洞。

    这一切的突变,让张德明错愕又有些呆滞。

    “叮······”

    一声金属的碰撞声,吸引了张德明的注意。

    只见花木炸开时,花朵中掉落出一片金属片,银白色的金属片,直接掉在了坑里,发出了一声轻响,然后静静的躺在其中。

    这是······?

    张德明看着金属片,神情微动。

    迟疑了下,一根翡翠般的藤蔓从手心冒出,在张德明的控制下,缠绕向了银白色的金属片。

    才刚触碰,金属片上的银白色光芒微微闪烁,张德明瞬间感受到翡翠的藤蔓上有异物入侵。

    毫不迟疑,张德明直接散掉了藤蔓。

    但是依旧有一点冰冷、诡异、不祥的气息侵入了张德明的丹田。

    还不待其有所动作,编辑面板自动浮现而出,微微一震,冷冽的气息直接消失。

    “业力+0.1!”

    张德明看着仓库中,多出来的一个小红点,面露惊喜之色。

    随即将目光看向了地上的那个金属片,好东西啊,珍贵级红羊毛,怎么能乱丢呢!

    掌心得藤蔓,再次延伸而出,小心的触碰着银白色的金属片,金属片再次银光一闪。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