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5 斩钢闪?秋原流派剑技?
    灵魂晶石。

    也称高阶灵核,俗称“心脏”。

    一种存在于至少c阶以上灵兽体内的物质。

    它更像是高阶灵兽的结晶体

    在灵气世界里,高阶的灵兽是一种很难被毁灭的存在。

    在被外力杀死之后,它们的体内残存的灵力会在那一刻化为实体,将它们的灵魂封存于其中,化作一枚晶体。

    像这样的晶体,便被称之为灵魂晶石。

    对于高阶的灵兽来说,肉体的死亡并不是致命的。

    所以说,只要灵魂晶石没有被摧毁,那么它们就并没有被毁灭。

    它们甚至可以安安静静地匍匐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默默地吸收着四周的灵力,等待着一个卷土重来的机会。

    而冰霜石巨人已经等了很久了。

    ……

    ……

    ……

    苏宅。

    地下室。

    苏然跟在苏奈的身后,推门走进了此处。

    很久没有跟老姐一起训练剑技了。

    前段时间假期刚开始的时候,苏奈就已经找了专业的师傅把这里翻修了一遍,如今看起来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简陋了。

    力量训练区、有氧训练区、灵力训练区、耐力训练区、剑术决斗区……

    虽然位置不算很大,但作为一个只供两人使用的训练场,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

    随着苏奈的修为实力提升,她的开拓工作也越来越顺利。

    同时另一方面,苏然之前在北剑市联盟拿到的几场荣誉的赏金也陆续到账了。

    时至今日,两人都已经有了一些赚取收入来源改善生活的能力,所以翻新地下室的这点花费倒还算是绰绰有余。

    许久没有回到这个地方的苏然有些新生感慨。

    毕竟对他来说,这里还称得上是“梦开始的地方”。

    第一次踏入这里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二星剑徒,而现在居然已经是三星剑士了。

    整整一个大段。

    然而,即便如此,刚刚踏入剑士阶段的剑修也仅仅是属于刚入门的阶段而已。

    等到大学毕业的时候,大多数的剑修基本上都能够达到五星剑师左右的修为,并且完成转职仪式。

    只有等到那个时候,剑修们才敢说自己已经蜕变成了一名真正的剑修。

    好在苏然是比较幸运的一员,因为有苏奈带着,所以早早地便接触了真正的灵域世界,在起步阶段就快了其他的同学一大截。

    这一次回来的校友聚会让他彻底地感觉到,以前的同学仿佛都在原地踏步一般,根本毫无进步。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突破速度不快,直到有了对比之后他才开始意识到,原来自己是真的还算是有潜能的那一部分人。

    当然,还有系统……

    不过即便如此,他依然跟不上苏奈的进度。

    但他并不惊讶。

    毕竟在他看来,老姐的存在,就是用来证明“刻苦和勤奋是能够打败挂逼”的。

    “接着。”

    耳边飘来苏奈的话,直接打断了苏然的思绪,

    他伸出手来一接。

    啪的一声。

    定睛一看,是一柄玄剑。

    “以前你学着用轻剑,是因为基础太差。”

    “现在你对轻剑的掌握已经炉火纯青了,那就试着用一用其他的剑吧。”

    “轻剑的局限性还是太低了,很多剑技都没办法施展,我也没办法教你更多的东西。”

    “嗯好……哎等下……”苏然回过神来,“老姐,你要教我什么?”

    “斩钢闪。”

    苏奈说道,“这是妈妈交代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你还没有能力学习这个剑技,但现在你有了。”

    苏然点点头:“好。”

    他没想到苏奈还记得这回事,就连他自己都几乎忘记这回事了。

    因为斩钢闪虽然是黄阶顶级的,几乎是剑士阶段能够掌握的最强等级剑技,但现在的苏然已经掌握两个同等级的剑技了——

    阉割版的ex巨人之心以及破空凌霄斩。

    所以黄阶的剑技几乎已经没办法引起苏然的注意了,因此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苏然都没再想起斩钢闪这个剑技。

    但实际上,斩钢闪虽然只有黄阶,但却并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剑技。

    这一点苏然也是知道的。

    否则老妈也不会选择把这个剑技教给苏奈。

    苏然不由得联想起了老爹。

    联盟里很多人都认得老爹,甚至敬仰老爹。

    然而,老妈也不是一个小人物。

    他们都只知道苏景轩是大名鼎鼎的木风开拓团的领袖,却不知道陈秋静的家世和背景同样雄厚。

    诚然,在这个世界里,优秀的剑修确实大部分都活跃在联盟之中。

    但在民间同样有不少知名却低调的剑修家族,同样隐藏着实力不俗的高人。

    陈秋静的家族就是这样的存在。

    陈家一族虽为陈氏,但外界都喜欢将之称为秋氏。

    因为陈家一脉为剑修圈所闻名的剑技,被称为“秋原流”。

    秋原流派剑技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高速旋转形态的气流剑波。

    这种旋转形态的剑气在施展的时候,非常像是入秋时秋风掀动起地面枯叶的感觉,因而得名。

    这样的剑波很难凝聚并且释放,需要剑修具有极高的灵力控制力和剑术技巧。

    而且这样的控制力和用剑技巧完全不同于主流一脉的剑术,就像是在一根直挺挺生长的树干侧旁硬生生地长出了一个分支,偏偏还长得足够粗壮,无比突兀。

    也正是因此,秋氏一脉的剑技放在整个剑修圈里,一直是被定义为极其冷门的一个流派之一。

    像这样的剑技,大多数人即使投入了很大量的精力去练习,也很难短时间之内领悟,更别提掌握了。

    但这也就罢了,如果不能领悟的话,那么之前投入的训练和精力对其他流派的剑技也起不到正面促进的作用。

    所以说有谁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但对于苏奈和苏然来说,它不一样。

    它是妈妈存在过的证明。

    “斩钢闪是秋原流派剑技中最基本的剑技,如果把秋原流比作一栋高楼的话,那么它就是这栋楼的地基……”

    “上层的所有高阶剑技,都是从斩钢闪所衍生而出的……”

    苏奈一遍解说着,一边摆出剑步和起手式。

    苏然认真地聆听着,并跟随着她的动作。

    很快。

    随着叮的一声。

    熟悉的系统的提示音,又在脑海中响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