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3章 这个女王
    萧远不问别人,偏问苏毅,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是一个统帅,他是可以和岳征换位思考的。

    “这个……”

    苏毅先是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回大王,若末将来指挥炎军,首先要做的,肯定是以相对优势的兵力,分割战场,切断盟军相互联系,再逐一围剿。”

    说完,他还加了一句:“这也是必然的,因为炎军只有六十万众,必须拉长盟军输送线,让我们后续没有援兵。”

    “那你觉得岳征如何?”萧远又问了一句。

    “此人,不可小觑。”苏毅如实说道。

    “好吧,本王明白了。”萧远点了点头,接着环视一周道:“先在京口休整两日,继而稳扎稳打,观形势而定。”

    一个人,再有能力,要想成就大的事业,也必须得有一帮得力手下辅助,刚愎自用的话,乃灭亡之路。

    萧远这个君主,他是很开明的。

    这个时候,上官文若却是又道:“既然大王有所忧虑,那以微臣之见,桓军那边,是不是也要准备一手?”

    “你的意思是……”萧远凝声问了一句。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于战争来说,粮草至关重要,倘若桓军出了任何意外,盟军全线危矣,因此,微臣以为,当做好第二手准备,未雨绸缪。”上官文若道。

    “可以。”萧远没有过多考虑,便点头同意了:“我们前番准备的粮草,应该都在晋州,即令晋州方面,往这边运送,路程长点没关系。”

    “遵命。”

    由此可见,于此战来说,不管列王是什么态度,是否轻敌,但萧远这边,肯定是正色对待的。

    几日后,鹿城,宣军方面。

    宣王此时,正在考虑是否乘胜进军,不过却被谋士王肃拦住了。

    后者说道:“根据目前各方战报,炎军数日之间,连丢四城,这其中,多少有些问题,大王当小心谨慎。”

    “王大人何意?”宣王神色一正。

    王肃道:“这个,微臣也说不上来,但以对方统帅岳征的才能,料想必有所谋。”

    听到这话,宣帅燕齐也跟着点了点头,表示附和道:“王大人说的在理啊,炎军并非乌合之众,又有岳征这样的统帅,这四城丢的,令人不解,而事出无常,则必有妖。”

    统帅和谋士,都这么说了,宣王秀眉也跟着皱了起来,思虑片刻之后,她开口说道:

    “现在,我们并不知道岳征是真丢了城,还是想干什么,未免误中圈套,因此,无法确定该不该继续进军,对吗?”

    “是的。”燕齐和王肃同时回到。

    宣王点了点头,接着突然话锋一转:“秦军那边如何?”

    “破京口之后,好像在作休整。”燕齐答道。

    “很好。”宣王笑了,微微笑着说道:“与其对岳征无法猜测,不如算计秦王,同样的,我们就等秦王,秦军进,宣军就进,他不进,本王也等。”

    听到这话,燕齐和王肃忍不住对视了一眼,旋即,后者拱手说道:“大王英明,秦王一向奸诈,此策上佳。”

    这一场宣军议事,不难看出,这个女王的心机手段。

    随后,宣军与秦军一样,开始驻扎休整,暂时不进。

    当天晚上,鹿城某府邸。

    此处为宣王临时下榻之地,府外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另有近军不时巡逻。

    府中一处房间内,有木制浴桶,早已添满热水,雾气升腾,并有花瓣撒落其中。

    宣王宽衣解带,洁白无瑕的身体,完美的身材,进入浴桶之后,也缓缓抽掉了头上的玉簪。

    一头柔顺青丝垂下,雾气升腾之中,映着她微红的脸颊,什么神仙颜值。

    玉簪束发时,只觉她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可青丝落下,女儿家的样子,那是真的美。

    谢红菱在其身后,正轻轻往她背上浇着热水,同时忍不住道:“大王的皮肤真好。”

    宣王下巴枕在双手上,趴在木桶边缘,幽幽说道:“不过皮囊而已。”

    “大王怎能这样说。”谢红菱道:“若大王女子打扮,这天下间,何人能有大王的容颜,那些什么号称美人儿的女子,不过庸脂俗粉。”

    听到这话,宣王转头看了她一眼,又幽幽叹了口气:“红菱,有时候,我多想是个平常女子。”

    “大王……”

    “可我没有办法,肩负重任,宣国,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大王切莫悲悯自己啊,您是国君……”

    “好了,不谈这个了。”宣王打断了这个话题,心事满满的情况下,又强笑了笑,道:“红菱,你也到该嫁人的年纪了,要不,此战过后,回国了,本王替你寻个好人家?”

    “别啊大王,臣可不想嫁人,谁说女子就非得嫁人了?”谢红菱哪肯愿意。

    “你呀……”宣王笑着摇了摇头。

    又过几日。

    桓军第一批粮草抵达凉军前线。

    其实这个时候,按照规定的时间,粮草是整整晚到了三天的。

    而凉王破白林之后,已经在攻下一座城池了,在凉军认为,如果不是因为这批粮草的延误,己方可能早就又推进几十里了!

    出于这个原因,可想而知,在接收粮草的时候,凉军将领是何等的愤怒。

    此时的运粮官,还一副酒醉未醒的样子,正抱着一个空酒坛,躺在运粮车上呼呼大睡。

    直到一批批粮草运到了军营中,他才揉了揉眼睛,含糊不清道:“这就到地儿了?”

    “是的大人,粮草尽数押到。”有人回到。

    “好好好,总算交差了……”

    运粮官刚说了一句,这时候,几名凉军将领却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接着二话没说,一把将运粮官揪了下来,对准他的脸颊,狠狠就是一耳光!

    啪的一声,运粮官直接被掀翻在了地上,口角顿时溢血,酒也完全被打醒了,当即惨叫道:

    “在下辛辛苦苦运粮,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他妈的辛辛苦苦!这不是你们桓军该做的吗!”

    一名将领怒声说道:“粮草本该早就抵达军营,可却整整迟了数日!你是干什么吃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