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四章 手机掉了……
    林悦的眼里流露出了轻视,搞半天手机掉了,弄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可挽回,难以忍受的大问题,这演技可言……

    也不对,不是演技,而是欲言又止的好,就是让别人自己去想,不管是断章取义还是随便想,她都不亏。

    上前假惺惺得道:“哎呀,你手机掉了啊……什么时候的事情。”软糯乖巧的声音,悦耳而动听,一脸的关心。

    心里想的则是,段朦肯定会说是昨天晚上吧,这样就可以立即洗清嫌疑。

    “昨天……”段朦轻轻开口,忽然略带焦急得看着沈梦星,“昨天和你联系好之后,手机……手机就不见了……我找了好一会都没找到,花去了不少时间,具体多久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不知道……等我匆匆忙忙跑过去,你…就不在哪里等我了……你是不是生气了……”眼神中有些委屈和小心翼翼。

    施翌希和林悦眼神对视,果然如此啊!真绿茶高明啊!

    就这么手机掉了,轻飘飘来洗清自己嫌疑,啧啧啧……一石二鸟,就不知道会不会鸡飞蛋打。

    “这么巧啊!”施翌希夸张得喊了一句。

    段朦有些难堪点头,“嗯……就是很巧……你们肯定想不到,我昨天找不到手机的时候有多紧张,又担心又害怕,最后实在怕星等我太久,只能放弃寻找手机,去找星,没想到等我过去的时候,她已经不在那里了……”一边说着,一边眉目含情得看着沈梦星。

    沈梦星心头一软,原来是因为这样,我误会了。她面色松动安慰的话正要说出口,那边看情况不对的两人,再次挺身而出。

    “段朦,你手机不见了,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你也太厉害了吧。”施翌希有些佩服得看着她,好像是发自内心的夸赞。

    段朦眼神闪烁了一下,含糊其辞道:“为什么找不到,我手机掉了,脑子又没掉,电脑查一查地址,再记下来不就好了。”说着从包里翻找出了她早就准备好的纸,上面详细记载着从她家出来,要如何换乘。

    沈梦星就站在边上,段朦拿出那张纸的时候,她就看得异常清楚,原来,小朦她来的那么辛苦……先前真的是我误会她了……

    沈梦星就这么相信了段朦所说的话,觉得她很不容易,手机丢了还要想办法过来,就是为了来和她解释,说不感动是假的,她的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眼底微红。

    施翌希低着头看到这张写满了内容的纸,白眼狂烦,果然是有备而来!我想要拆穿她,反而成就了她,真tm厉害啊!

    抬头就看到边上的沈梦星整个人状态不对劲。

    不好!!有人犯傻了!

    真想要撬开沈梦星那个榆木脑袋,好好的看看里面是不是放了一包的草,都被人卖了,就说了几句好话,她就感动成这样?

    我也是醉了啊……

    疯狂的对林悦使着眼色,姐妹你上!我忍不住要打人了,说着双手不断得摩擦着……

    段朦那张脸并不惊艳,属于小家碧玉的类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容易被人忽略,就好像她犯了错,想办法推脱,就很容易会被人相信。

    真羡慕啊……那像她,要时时刻刻注意着自己的人设,不能随心所欲,在外面随意的暴露自己的真实内心……

    明明她的眼神不真诚,很闪烁,为何沈梦星就看不出来?难道是眼神不好?

    用的套路一点都不高明,可以说非常明显,也就只有沈梦星看不出来,被感动得稀里哗啦……

    “段朦,怎么听你话里的意思好像是才怪沈梦星昨天没有在原地等你,自己走开了?是这个意思吧?”断章取义我也会呀。

    段朦丝质的长裙被风吹起,她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丝惊讶,今天这两个为什么一直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不放,还是说她们不过就是看到我和沈梦星有些奇怪,就故意捣乱?

    指甲不知不觉得掐进了肉里,留下了一条条印子。

    “我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怎么会有这个意思呢?”段朦急切得解释,“我就是想说我……那个……因为手机掉了,没能够第一时间赶去约定的地点,星走了也很正常,我真的没有怪你的意思。”见面以后第一次眼神对视。

    沈梦星却躲闪了……

    因为这句话让他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那惊心动魄,以及孤立无援和绝望,到最后的绝处逢生!

    那是她从拥有生命以来,20年过得最为惊心动魄的一个晚上,也是过得时间最漫长煎熬的一个晚上……

    嘴唇微张,想要质问一句,那两个男人和她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话到嘴边又有些说不出口。

    上次见面的时候看到他们是不和睦的关系看,如果现在问了是什么意思呢?不相信她?还是怀疑什么?

    沈梦星再一次犹豫,特别是看到段朦眼底含泪的样子,更后退了一步,一直以来,段朦都是那样,坚韧不拔,面对困难从不屈服和放弃,总是会想尽办法去抗争去克服!

    “那你怎么没有第一时间联系沈梦星?你去你们约定的地方没有找到人,万一她是正好走开了呢,你也没有去确认一下?”林悦一改温和政策,开始质问。

    “现在交通通讯这么发达,你可以借一个别人的手机打电话,至少通知到人,你说是不是?如果真的只是走开了一下,,你以为她走了,然后你就毫无心理负担的离开,明明她没离开,到时候一直傻傻等你,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一连串的质问不给段朦任何的喘息机会,一句接一句得砸过去。

    “我……对不起,是我没考虑周全,都怪那个手机掉了……把我急糊涂了!”段朦不看林悦,一直将视线落在沈梦星身上。

    别人都是无关紧要的……只有这一个,一定要洗清嫌疑,其实段朦心里也有些焦虑不安。

    “嗯……我不应该走开。”沈梦星得心情有些低落,林悦那些话有刺激到她的神经,让她想起了昨天晚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