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落头氏
    进入并州城,此时已经临近黄昏。

    黑甲卫士将众人带至一处房舍。

    这是一个多人间,有四张床。

    也是众人在并州的休息之地。

    黑甲卫士脸上虽然冷漠,但明显有着一丝羡慕色彩。

    看来这种待遇在并州还算不错。

    房间不算大,但干净、整齐,还提前铺设了被褥,没什么异味,可以住人。

    “进餐时会拉钟,钟响处能领饭菜,诸位吃饭时切记一定不要拖,免得去晚了饭菜太少!”

    黑甲卫士介绍着这儿规矩。

    这让李鸿儒等人不断点头。

    这是军营,与学府和正常生活完全不同,即便他们属于调任的工匠,也需要遵守当地制度。

    王大力眼睛努力眯了眯,如同一团烂泥一样躺到了床上。

    他终于可以安心蓄养丢失在婆娘身上的精力了。

    李鸿儒勉强支撑着身体。

    他现在也需要好好睡一觉。

    连续的旅途太过于耗费体力,即便吃过妖象大肉补充,身体的疲惫不可避免。

    “一会儿我去给你打饭菜!”

    李旦精神萎靡,也有着头疼,但他体能是三人中最好的。

    到了异地,他将大哥的职责也承担起来。

    这让李鸿儒安了心,昏昏沉沉便睡了过去。

    再次睁眼之时,周围只剩下了屋外的点点微光。

    除了外面的气死风灯笼,诸多处已经熄了火烛。

    此时人声寂静,万籁俱寂。

    李鸿儒稍微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勉强看到旁边放着的冷饭菜。

    黑暗中难以分辨食物的模样,李鸿儒稍微捏了捏,觉得大概是一些面食和肉。

    初临并州,这份伙食还算不错。

    他也顾不得饭菜冷暖,夹了一些食物慢慢的吞咽。

    身体中疲惫褪去,也不断有着各种补充的需求。

    或许是象肉让身体强化的原因,李鸿儒此时对应的饭量也大了一些。

    他不断扒拉着冷饭菜,身体也在迅速恢复到体力饱满。

    “也不知道水在哪儿?”

    食物齐齐下肚,有了六七分饱。

    李鸿儒舔了甜舌头,只觉空腹只有用水来填充了,何况喉咙干涸,此时需要补充水分。

    他站起身体,想着去外面寻些水喝。

    拉开房门,李鸿儒看着漆黑的天空,借助几个灯笼的微亮将回房的方位定了下来。

    他踱步走了两三分钟,转了三五道门,只见还是诸多房舍。

    兜兜转转之处似乎属于军区的兵舍。

    这些地方都是制式建筑,规格一模一样,各房各舍都有特定的作用,即便饮水也有专门的地方。

    晚上难以分辨,李鸿儒踏步许久探寻不得,只得耐住喉咙的干涸,往回行走。

    “喂,对面那位巡逻的兄弟等一等!”

    转过两道门,李鸿儒抬头时只见前方一道人影走过,顿时呼了一声。

    “我有些口渴,想问问这儿哪里能喝到水?”

    那前方的人影止步,脑袋转了回来。

    “你在叫我?”

    “对,没错,我想问问哪里有水喝?”

    难得看到一个巡逻的卫士,李鸿儒顿时高兴了起来,顿时迎了过去。

    “水……”

    卫士低头沉思了一下。

    “莫非你们这儿没水喝?”李鸿儒问道。

    军营规矩甚多,但多少应该治理有序。

    李鸿儒觉得就近的水源还是必须有一处,至少军士口渴能喝点水。

    看着卫士有些迟疑的模样,莫非水源距离很远?

    如果太远,李鸿儒决定忍一忍,等待天亮再说。

    “我们不喝水”卫士慢慢的道。

    “不喝水?”李鸿儒奇道。

    “是。”

    “这算什么奇葩风俗,正常人都……”

    “只喝血。”

    李鸿儒对着卫士吐槽一句,随即见得对方抬起了头,冷冷的朝着他一声笑。

    这笑声让人有些头皮发麻。

    但让李鸿儒更为头皮发麻的是,随着他靠近卫士,这才发现对方仅仅正常的只有一颗脑袋。

    在脑袋之下,那是一条越长越细的脖子。

    有点像是蛇的身躯,但又无蛇的鳞甲。

    彷佛是正常的一截脖子,被不断拉长,也不断延伸成长。

    对方没有手和脚,只有一颗脑袋和长长的脖子。

    李鸿儒眼睛一瞪,浑身冷汗顿时侵出。

    他刚想大喊,随即见得那颗人头的耳朵扇动,嘴巴裂开,伸出尖锐的长牙,朝着他迅速飞扑了过来。

    “嘭!”

    青光大盛。

    那咧嘴的怪物顿时发出一阵痛苦的干嚎。

    碰撞的瞬间,他已经收缩了嘴和尖牙,扇动着耳朵使劲朝着天上飞纵。

    “有妖怪!”

    直到此时,李鸿儒才将嘴里的三个字大喊出来。

    他摸了摸悬挂在腰间的纳玉。

    此时,这么纳玉感触不到丝毫儒家浩然正气,重新化成了最初的模样。

    李鸿儒大喊一声,顿时引得周围屋舍纷纷异动。

    伴随着刀剑声响,房舍门纷纷开启。

    数个火把亦是迅速燃起。

    附近光芒通红一片。

    “哪里有妖怪?”

    “妖邪?”

    “妖邪居然敢来我们驻兵之地。”

    “在哪呢在哪呢?”

    “谁喊的啊?”

    ……

    诸多兵卫纷纷涌出,数个带团将官模样的人已经披甲在身,持着刀剑四下查看。

    “是这人叫囔的!”

    李鸿儒身后亦是有兵卫。

    只是稍微的区分和区别,他顿时便被分辨了出来。

    “哪来的,登记号是什么,隶属哪位大人主管?”

    “妖邪在哪里?”

    “快指向!”

    几个将官纷纷开口。

    待得一些兵卫四处查询,也引得更多人起身。

    “就是这么一个脑袋,他脑袋下面全是脖子,可长可长了。”

    “他还有一对小耳朵,能将脑袋扇动起来飞啊飞。”

    “那妖邪张开嘴巴,那嘴巴可大可大了,就像蛇张开嘴巴一样,里面长了一嘴的尖牙。”

    “他还想咬我,但是没咬成,最后朝着天上飞去了。”

    李鸿儒指着依旧还显得漆黑的夜空,颇为哆嗦的心情迅速平复了下来。

    三更半夜,人吓人都能吓死人,何况是妖邪想吃人,他还能硬挺已经算是心理素质极好了。

    他对着询问的众多将官一阵囔囔,简单将事情讲了一遍。

    “半夜不要乱跑!”

    “这等妖邪畏惧我们身上的气血之力,可不会畏惧普通人。”

    “似乎是传闻中的落头氏?”

    “我听说落头氏喜欢变成女人,怎么他遇见的是个男人。”

    “看来此前城内一些死亡事件就是落头氏闹腾出来的。”

    “我听说那种妖怪喜欢吃虫子。”

    “它作恶时更喜欢吃人呀。”

    几个将官有着见识,迅速将妖邪进行了归类。

    只是他们也无法识别谁是落头氏。

    对方平常与人类毫无区别,但是身体被妖化,也拥有了妖物的能耐。

    一旦陷入沉睡,便会沦落到被妖力控制,四处去作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