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四章 马克的困境
    于是他们也不再四处乱逛,直接朝着原本的家,也就是托付给马克这个前赏金猎人照看的海森赛尔公寓方向而去。

    回到了熟悉的公寓,约翰又意外的发现,公寓里除了马克之外,里里外外还有着七八个人的存在。

    看样子,这些应该都是马克信里说的这段时间收拢的手下,毕竟在雷姆镇与那些地头蛇和黑帮打交道,没有足够的人手也不行。

    马克可不像他和克劳斯有着强大的身份背景,能够震慑住那些贪婪的家伙。

    此时的马克正坐在二楼原本的起居室中。

    这里现在被改成了办公室的模样,除了马克的大办公桌,还有两张小办公桌后面分别坐着两个看起来文气一些的青年,各种拿着账本在那核算记录着什么。

    而马克本人则略带焦急的在办公桌后面有些坐立不安。

    很快敲门声响起,马克蹭的一声站起来。

    “快进来。”

    一个穿着工装的年轻男子快步走了进来。

    “马克老大!”

    马克马上打断他的话问:“别废话,事情怎么样了?”

    男子有些忐忑的说:

    “那边否决了我们的提议,他们不想接受,必须要我们让出全部的份额……”

    “混蛋!”

    马克听了用力一拍桌子,其它人闻言也都表现的十分气愤。

    他们口中的份额说的就是雷姆镇地下世界最具价值的买卖,位于东西大陆两边关于某些超凡材料的走私活动。

    靠近龙爪森林的雷姆镇和黑水镇是这道利益链条上某些稀有货物的主产地,自然占据着得天独厚的地位,才能从原本没有人烟的荒野之地,短短二十年间就发展成今天这样在西部也排的上号的富裕集镇。

    走私份额的划分以往总有变动,毕竟一般帮派或者资本很难保证一直都是情况稳定,难免有个起起落落,所以这些年自然也有人退出、有人加入。

    但是从雷姆镇建立之初,作为当年为雷姆镇建立付出了不少资源,并且在走私链条上属于重要一环的海森赛尔家族的份额,却是一点也没有变过。

    两年多以前,约翰和克劳斯代表海森赛尔家族来到雷姆镇定居,便主动负责起监督家族份额的任务,因为其中有一小部分是分配给他们的,剩下的还是要押运到家族。

    即使只是一小份,加上在雷姆镇的油水,也足够克劳斯和约翰两人过上奢侈的生活,更何况还有其他家族产业的股份,所以卢西安当年做的也算是足够了,其中也有着掌握了家主之位,给克劳斯这个亲侄子补偿的因素在里面。

    换做刻薄一些的叔叔,或许不知不觉克劳斯就死在了某个女人的床上也不一定。

    如今约翰他们离开一年多过去,留下马克负责看守属于他们的财产,监督镇上各方势力,不会吞没属于海森赛尔家族的那一份,看起来马克做的还算不错,已经拉起一个架子,手下至少有着几名人手。

    不过显然最近却是出了问题。

    “马克,看来你的处境不算好!”

    就在马克恼怒却又无法可想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温和声音传到耳中。

    “主人?您,我是在做梦吗?”

    正在困难时刻,听到了约翰的声音,马克自然是十分激动。不过马上又想到,他的主人已经死了。

    “当然不是,我还活着,我这一次来东部参加超凡大会,特别过来看看你,顺便收回一些东西。”

    约翰和布兰登他们的身影在马克面前显现出来,让这位前赏金猎人分外的惊喜。

    没错,约翰是以曾经的身体外貌来见马克的,因为怕这位前赏金猎人会被敌人针对,然后暴露自身的秘密,所以当初就没有给他一个解释,只是以克劳斯的身份宣布收他为骑士侍从,让他继续为自己效力。

    对于马克来说,约翰不用说了,布兰登和萨尔瓦托兄弟的面孔他自然都熟悉,确定这不是梦之后,再看会客室里其他手下呆滞的面容,对超凡世界已经比约翰离开前有着不少的了解的马克顿时明白,这是神奇的法术力量。

    对于克劳斯的死,以及约翰身份问题,之前约翰已经传信给亚瑟的兄弟乔他们,不过马克还是一直被蒙在鼓里。

    现在已经成就黄金,也不怕一些阴私鬼蜮的手段,所以约翰直接就跟马克坦白。

    听了约翰所述的简单过程,在看到约翰原地变成了克劳斯的模样,前半生经历复杂也不是单蠢小白的马克,当然能够想象出其中过程的艰辛,所以基本上接受了这个事实。

    因此马克惊喜之后又有着羞愧,想到听完约翰死讯之后那段时间自己的堕落,以及这段时间面对敌人围攻的无力,他再次拜倒在地,然后愧疚的说道:

    “主人,马克让您失望了……”

    约翰无所谓的摆手,上前拍拍马克的肩膀将他扶起。

    虽然马克那段时间有些放浪了,但是起码大节不亏,而且由于心中一直牢记着复仇,很快就再次摆正了位置,也得到了他委托家族给与的奖励。现在实力已经突破到正式超凡的青铜。

    “说说吧?是什么人在找麻烦?”

    于是马克就把最近一段时间,他所面临的困境讲述了一遍。

    说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最近镇上原本负责走私链条的帮派势力突然大换血,一股外来的强大势力入侵进来,本地帮派根本无力反抗就被吞并,趁着西部各家族都在忙着独立的时候,他们侵吞了不少家族的利益。

    原本雷姆镇上的势力格局被打破,镇长等人也无力反抗外来者,只有马克他们还在勉励抵抗。

    而且不光是雷姆镇,其它类似的地区也都出现了这些现象。

    约翰一听就知道这估计是有人要给海森赛尔等家族添堵的行为。

    对于家大业大的海森赛尔来说虽然不会伤筋动骨,影响家族的运转,但是难免要恶心人一些。

    而对于西部那些中小家族,恐怕难免会有一些麻烦,这也会让西部的独立整合过程有所延迟。

    真是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呢!

    然后他询问马克说:

    “知不知道这些人背后的势力?”

    马克毫不迟疑的回答:

    “具体不晓得,但是可以肯定,对方是来自东部的人手。”

    于是约翰顿时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不屑的哂笑道:

    “我明白了,不过是东部资本对于我们西部家族的一种警告和报复行为罢了,真要颠覆了整个走私链条,他们也要伤筋动骨,资本最是逐利,想来那些家伙也不会为了联邦政府的利益来损失自己的财富,等会你将那些人的身份指出来,我一并解决就是了,稍后我会让家族那边派人过来接管你的工作,以后你就作为我的侍从,到埃姆斯丹那边负责新的工作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