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2章 走啊,一起去捉奸啊
    “他们开车走了。”

    “上车。”

    金叹启动锋芒一直保持着10多米的距离跟踪。

    宫羽双手放在胸前,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前面那辆奥迪a4l。

    “金叹我好紧张,我还从来没有捉过奸。”

    金叹[吐血的表情]

    总感觉宫羽这话含沙射影的说自己。

    细细一想,要是哪天宫羽来这么一出戏,估计一脚把门踢开,直接拔出丙子椒林一剑封侯,金叹就gg了。

    “所以你最好对我老实一点,如果我要是知道你有欺骗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我没啊!我哪敢欺骗你,我爱你都来不及。”

    “呵呵——”

    十字路口拐弯,奥迪a4l停在了王浩小区不远。

    锋芒也停了下来。

    金叹和宫羽趴在门窗上仔仔细细的观察那边的动静。

    李绿娥下车,那个鸭舌帽男子也从副驾驶下来,小跑过去拉着李绿娥。

    两人又开始争吵起来。

    从两人的举止是分析,好像鸭舌帽男子在求李绿娥。

    宫羽:“他们在吵什么?”

    “车太多,听不清楚。不过我好像听到什么不要告诉王浩之类的字眼。”

    宫羽:“那就实锤了,王浩一定是被绿了。”

    金叹he-tui:“渣男渣女,龌龊!”

    宫羽掐了金叹一把:“你也不说什么好人,你仔细说说我被你绿了多少次?”

    “额~~那个,你看!”

    宫羽再次往出去。

    李绿娥在哭,鸭舌帽男子在安慰他,好像又在游说她。

    不一会儿,李绿娥拿出手机,好像给那个男的转了钱,然后那个男的心满意足的走了。

    李绿娥这才擦干眼泪,回到车上,开车进入小区。

    鸭舌帽男子也打车离开。

    金叹:“我分析是这样的,李绿娥肚子里怀着的一定不是王浩的孩子,而是这男的。然后这个男的还来到了江宁,带着鸭舌帽很明显不想要让认出来,而且还让李绿娥生下来,这样就成了那个男的的长期提款机,没钱就找李绿娥拿,一定是这样的。”

    宫羽:“真是太渣了,王浩多可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去跟踪那男的?”

    金叹点点头:“走吧,去看看那男的住哪儿。”

    再次启动锋芒跟着出租车。

    10多分钟后,出租车在一栋老式的居民楼前停了下来。

    鸭舌帽男子下车,左右看了看,然后大步走进去。

    “你待在这,我进去看看。”

    “要去就一起去。”

    “行。”

    金叹牵着宫羽的手,跟着走了进去。

    鸭舌帽男子走了几步,感觉身后有人在跟踪。

    猛然转身,只是看到大树下,一男一女正在热吻。

    于是回头继续走。

    宫羽见那人走远,“不要亲了,他都走了。”宫羽想要推开金叹,很可惜,金叹正来劲。

    “没事,跑不远的,我们继续。”

    宫羽挣扎了两下,也就从了。

    抱着金叹的脖子,继续热吻了1分钟,知道金叹想那个了,宫羽这才一用力把他推开。

    “这里!你休想!”

    转身大步跑上去。

    金叹叹息一声,跟了上去。

    远处,鸭舌帽男子走进了一栋单元楼。

    这栋楼很破旧,属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那种。

    住的人也陆陆续续的搬走了,现在成了廉价的租房。

    一层楼只有一个公共卫生间。

    宫羽:“奇怪,这人怎么住这种地方。”

    金叹:“上去看了就知道了。”

    两人在单元楼下,通过楼道空隙,看到那人在三楼往右转,然后最右边一间房间灯亮了。

    确认了具体位置后,两人这才鬼鬼祟祟的上楼。

    金叹跟在宫羽后面,看到宫羽进入侦查模式,很刺激、很紧张的样子,就想笑。

    不得不说女孩子天生好奇心重,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查奸情的事。

    可以用乐之不疲来形容。

    到了三人,宫羽刚探出头,就缩回来,把金叹壁咚在墙上。

    金叹带着很贱很贱的表情透过衣领看进去。

    宫羽:“嘘!他出来了,去卫生间了。”

    “嗯。”

    金叹点点头,也不在乎鸭舌帽男子。

    就双手环抱这宫羽的细腰。

    宫羽打了他一下:“别闹,要不然被发现了。”

    “你!”宫羽蹙眉,实在是想不到这货的手竟然那么贱,放在了自己屁股上:“金叹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脏手拿开。”

    这时候,听到脚步声,是鸭舌帽男子打了一盆水出来,回到房间,关门声。

    过来10多秒,两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前。

    这是那种中间是走廊,两边都是单间的老式居民楼,而且门旁边还有一个小铁窗。

    小铁窗用布帘子遮住的。

    宫羽和金叹蹲在窗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拨开一点布帘子,朝里面望去。

    屋子很空,就一张钢丝床。

    钢丝床上躺着一个40多岁的女人,看样子是生了很重的病。

    鸭舌帽男子打来水,正在给她擦脸。

    咳咳咳——

    女人剧烈的咳嗽几声。

    “国豪,算了吧,我这病是治不好的,你别浪费钱了。你看看为了治疗我这病,你话了多少钱了。”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好你。你看,我今天找了1万块钱,等会,等会我就去给你买药。”

    “哎——,国豪啊,你留着吧,真的不必为我去求你妹妹,只要她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妹妹?

    金叹和宫羽对望一眼,原来这个鸭舌帽男子是李绿娥的哥哥。

    女人:“国豪,你妹妹也不容易,还怀着孩子,你也别怨她,都是我的错。”

    国豪:“妈,你别在说了,躺下休息。我去给你买药。”

    女人:“哎~”

    金叹和宫羽见国豪要出来,赶紧躲进了卫生间。

    等了2分钟才出来。

    金叹:“好像我们搞错了。”

    宫羽:“这么这样一说,李绿娥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王浩的?”

    金叹:“这个不确定。走~”

    “去哪儿?”

    “来都来了,就进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咚咚咚——金叹敲门声。

    “国豪你怎么回来了。”女人一边咳嗽一边走上去把门打开,看到是两个陌生人。

    “你们是谁?”

    “你好,我叫金叹,这位是我妹妹,叫住宫羽,我们是王浩的朋友。”

    宫羽愣了愣,为什么要说我是他妹妹?说女朋友不行吗?

    “哦!是王浩的朋友啊,来来来快请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