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5章 我跟陛下吹过牛
    洪闵一脸懵逼的回到家中,催促着同样一脸懵逼的老婆帮自己收拾了几件衣服,又取了一些钱,紧接着连忙返回县府。

    洛阳他不是第一次去。

    但是被御史亲自来叫着走的,而且还是一起走的,立即走的。

    这还是头一次,几乎也算是大汉国的头一次了。

    嗯,甚至有可能是历史上的唯一一次。

    能让皇帝亲自跑一趟并且带走的。

    这将来以后洪闵跟孙子们吹牛逼的时候也算是有素材了。

    “你是怎么想到县内异地任免这件事情的?”回程路上,王不饿邀请洪闵一同乘坐。

    反正车上人也不多,就他们两个。

    张不衣和其他的禁军,都是骑着战马护卫的。

    返程很是无聊,王不饿也决定问一些不好当众问的话题。

    “回御史,这是下官依据朝廷对平阴县的做法而想到的应对之策,乡、亭实在是太多了,全部从外部调来官吏也不太现实,况且他们更加进阶基层,所以还是由本县人来治理比较好,一是对他们有所限制,让其不敢肆意妄为,免得被乡亲们指着后背去骂,二是虽然不同乡,但却是同县,基层百姓接受的程度也更高一些。”洪闵说道。

    这些并不属于机密的消息,而且这种思路他也跟陈华说过,陈华自然是跟吏部汇报过的。

    再说了,在这上面藏私,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毕竟又不是独门手艺。

    况且现在的独门手艺还算是手艺吗?

    朝廷接连培养了大批的木匠和铁匠,还有各种各样的手艺人。

    对于现在的天下来说,掌握了一门手艺的人,有两种选择。

    一是自己继续掌握着,不外传。

    二是交给朝廷,然后换一笔钱粮,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换个一官半职的。

    但是朝廷手中的技术革新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若是自己继续掌握着,很有可能过几年就被淘汰了。

    在大的政策面前,这些个人的东西都是浮云。

    “那你又是如何精准的对每一位官吏考核的呢?”王不饿继续问道。

    朝廷对此的办法是除了吏部考核以外,又让大量的准官员去暗中走访调查,两者相结合。

    但这是一项大工程,面对的更是全国范围。

    效果还不会那么快的体现出来。

    而洪闵在平阴县就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王不饿曾经注意到,有一位官吏仅仅被洪闵任命为亭长不过十日便被火速免职,理由是贿赂调查人员。

    但是这个贿赂又做的比较隐蔽,甚至是一种新型的贿赂手段。

    “下官列出了一个目录,要求手下主吏们按照要求去走访调查,因为平阴县只有那么大,所以人员方面还是能够调控开的,所以下官便安排不同的主吏进行交叉走访,但即便如此,也还是出现了一些问题。”

    “例如有一次,下官就发现了下官所任命的一位亭长有些问题,他的才能德行与调查的结果根本就不匹配。”

    “其事件起因于亭中两户因修缮宅院引起了纠纷,伍长、什长、里正调解皆无效,最终由亭长来调解裁定,最终这个亭长却双方各打一巴掌,对于这个结果,两户皆不满意,正巧被在走访的主吏听到,便将此事告知了下官。”

    “以往发生此类事件,亭长作为最终的调解裁定人,在处理的时候要依理有据,因为德高望重,所以大家能够静下来听他的调解,在双方没有发生明显肢体斗争的前提下,就直接各打一巴掌,并以此作为最终的调解结果,这是不合理的。”

    “下官听闻此事之后,便亲自暗中走访了一遭,发现其族侄乃为下官麾下的主吏,在选人的时候曾为他说过几句话,尔后在乡间,或以威逼,或以利诱,亦或者干脆直接让族人出面佯装乡亲,所以下官得到的汇总是,此人德高望重,备受乡亲欢迎。”

    “确认结果之后,臣便不再用此主吏,并且免掉了其亭长之职,将此前被挤下去的人任命为新的亭长,结果这位新亭长的处理方案令两户都很满意。”

    “所以,下官对主吏橼的认识便是,不论是什么时候,都要经常的下去走一走,只有切身体会到了,才会看到问题,同时也不能因为一时的平静就去忽视平日里的巡视,很多时候,通过一些细微的事情就能看出一件事情的本质。”洪闵无话不说的解释着。

    而王不饿也是听的津津有味。

    如同是听故事一般。

    很普通的一件事情,也是很经典的一件事情。

    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其实并不多。

    如果当年沛县的主吏橼不是萧何,而是洪闵的话,那么刘邦是一定没机会坐上亭长这个位置的。

    在选拔初期的时候,他就会被洪闵给咔嚓掉。

    而以往的案例中,想要当官,都是贿赂上级官员的。

    像这种直接有针对性的‘贿选’,在汉朝倒是头一次,也是比较聪明的一次。

    正是因为内部有人,知道贿赂上官是不行的,所以便转而将目标放在了下面。

    王不饿在考虑要不要让斥候在这一环节中发挥一些作用呢?

    但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斥候的隐蔽性才是首要的,这些基层斥候存在的意义,是为了让朝廷掌握民间的一些变化。

    而不是用来考量一个官员是否称职的。

    让斥候来做这件事情,就有可能会暴露斥候,而且也有些小题大做的感觉。

    在一个,水至清则无鱼,你不能确保每一个人都是好人。

    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去完善,去压缩坏人的生存空间。

    但这种事情又是不太可能会被彻底根绝的。

    至少在现在,是远远不行的。

    天黑之前,王不饿一行进入了洛阳城。

    让张不衣给洪闵安排了一处住处,同时让人明天领着他去吏部,然后王不饿便直接回宫了。

    把洪闵领回来只是顺路的,同时也为了跟他聊一聊,跟进一步的去了解一下这个人。

    总体来说,洪闵给王不饿的感觉还不错。

    比较敬业,也比较执拗,是一个成为好官的料子。

    而来到了住处的洪闵,因为有禁军的领路,所以自然不再需要去提交一些其他的资料什么的。

    而这里已经是洪闵第二次来了,上一次是从老家来吏部报道的时候,一家在这里住了三天,然后就直接去平阴县上任了。

    大堂比记忆中又热闹了不少,这里是提供餐饭的,但数量不多,只能保证不饿。

    但也提供有偿点餐,住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各地来洛阳的官员,趁着晚上无聊之际,众人也会坐在这里聊一聊,反正天南海北的聊着,或者是聊一些各地的事情。

    “不知这位同僚来自何处?竟然有禁军领路,上面有门路吧?”刚刚拿到房牌,禁军离开之后,便有一人上前询问道。

    什么官职,看一眼腰间的令牌就知道了。

    洪闵的令牌刚好反了过来,身体挡住了上面的字,但在场的主吏橼有一大堆,看那样式就知道是个主吏橼了。

    而看着洪闵来这里的场面,在瞅瞅他们,这要是上面没人,他们宁愿把脑袋拧下来给他当夜壶。

    洪闵礼貌的朝着来者施了一礼,然后道:“平阴县主吏橼洪闵,先前不过是与禁军顺路罢了……”

    “哦,原来是顺路啊,你快去房间放下行礼吧,若是不累的话,待会可以下来跟大家聊一聊。”听到跟禁军只是顺路,来者瞬间没了先前的热情。

    不过是一个主吏橼而已,他这个级别的,再怎么升,那也不过是县丞罢了。

    而自己五年前就是县丞了,来之前上面可是说了,这次去为官一方的机会很大。

    所以,整个人也就飘了起来,看了眼在场的众人,就他官职最高,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这群人中的老大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