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按时吃饭的坏处(下)
    魏子规问:“难道你还有其他办法?”

    珍珠心想她的“其他办法”,也要他肯用才行啊。

    ……

    魏子规擦干净手上的血,随后去开门,门外于彬正与一人僵持着。

    那人约四十来岁,披着一件灰色的裘衣,腰间挂着剑。面容冷峻,眼神锐利,五官与忽弥詹并不相似,但静静站着尤其目不转睛凝视着你时,那神态却会让人联想起忽弥詹。

    他身上散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叫人不寒而栗,左右侍卫皆是毕恭毕敬,一动不动等其命令。

    于彬道:“摄政王深夜造访不知是所为何事?”

    摄政王忽延道:“本王在追捕刺客。”

    “刺客?”于彬不经意瞥见地上几滴血,扭头看了魏子规一眼,不露痕迹的向前小步踩住血迹,帮忙遮掩:“追刺客怎么会追到驿馆来了。”

    摄政王道:“刺客逃进来了。”

    于彬道:“不会是弄错了吧。今夜驿馆风平浪静。拜贵国曹大人所赐,升平公主伤重未愈,至今仍在昏迷,需要静养。”

    摄政王上前。

    于彬横手拦下:“摄政王不会也要硬闯吧,若公主伤势加重,叫我回大晋后如何向皇上交代。”

    摄政王道:“刺客躲进了驿馆中,我入内搜查也是为贵国公主的安危着想,那刺客穷凶极恶,若穷途末路发起狠来害了公主,于大人更交代不了。”

    于彬担心珍珠假受伤的事暴露,自是千方百计阻拦人进房:“摄政王也看到了,驸马才从房中出来,刺客又怎么会在里头,你还是赶紧带人去别处找,免得让人逃了。”

    摄政王盯着紧闭的门窗:“这可不好说。许躲在了房中某个角落你们没有留意,还是仔细搜查小心为上。”

    于彬板起脸,气势上毫不退让,话里有话道:“摄政王何意,莫非觉得刺客与我们是一伙的?我们只是奉命将高燕的皇子送回,无意干涉高燕内政纷争,你要搜查是不是走错了方向。”

    摄政王道:“别处我已经搜过,只剩这了,于大人难道不想求份心安么。”

    魏子规开口道:“摄政王若是想搜便进去搜吧,只是公主在养伤,太多人进去恐不方便,摄政王若不放心,可独自进去。”

    于彬小声道:“这怎么可以。”这位高燕摄政王城能爬到今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手段之高城府之深,可不像曹修年轻气盛好糊弄。

    魏子规道:“清者自清,再说了。这是高燕,摄政王真要硬闯,我们拦不住。”

    于彬看了一眼摄政王带来的那些精悍的侍卫,审时度势将手放下。

    摄政王若有所思。

    魏子规道:“不会是担心我们会对摄政王不利吧。”

    摄政王道:“驿馆内外都是我的人,我想几位还未蠢笨到以卵击石。”

    摄政王吩咐手下在屋外守着,跟着魏子规进了房。

    他戒心重,特意未将房门掩上,若房中有异样,大呼一声,手下便可冲入房内。

    房间不大,一眼可看尽。

    珍珠躺在床上,床边小凳上点着香炉,香烟袅袅。

    摄政王道:“这时辰了还点香。”

    魏子规道:“来到高燕后不论吃穿用度,条件皆不能与在大晋时相比。公主不喜房中异味,只能点香遮盖。即便现在昏迷不醒,照顾上也不能应付了事,应一如往常。”

    摄政王抬头看了房梁,再看房中摆设,可藏人的大件也就角落的一梨花木柜子。

    摄政王慢慢走了过去,右手握住剑柄,左手抓住柜子上的铜环,眼看就要打开。

    “咕——”

    珍珠屏住了呼吸,这位摄政王可是心狠手辣的将自己媳妇虐待致死还封进墙里的人物。

    完全将无毒不丈夫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要是被他知道她骗他,她会怎么死?

    她这不争气的肚子哟,就不能等人走了再叫么。

    摄政王回头,皱眉道:“什么声音?”

    “这个是……”魏子规正不知如何答。

    摄政王忽见云雾蒸腾,珍珠身上散出一团红光照得整间房都亮堂起来,叫人睁不开眼,她好似躺在一片红霞之上,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中。

    外头的人见房内红光大盛,便冲了进来,皆被眼前诡异一幕惊得目瞪口呆,摄政王其中一名手下恐是鬼神作祟,劝说主子不宜久留。

    摄政王想了想,带着人撤了。

    魏子规松了一口气,等人都走了,拿起一杯茶倒进香炉里将香灭了。再把柜子打开,让王乾荪出来。

    魏子规看向床上十分敬业只要他不说行了,她就继续躺着装重度昏迷的珍珠,看她下次还敢不敢不按时吃饭。

    ……

    珍珠起了大早。没办法,她这个伤员妆打扮起来要花点时间。

    魏子规道:“你不洗掉脸上的粉不就好了么。”

    珍珠道:“那怎么行,塞住毛孔毛孔呼吸不了,皮肤会变差,你难道想看到我毛孔粗大,皮肤暗沉,一脸黑斑的样子么。这张脸我得用一辈子,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是要好好爱护保养的。”

    魏子规不回应,应了她话更多,他还想多享受片刻这个宁静的早晨。

    阿九送早膳来。

    珍珠用力嗅:“怎么有香的味道。”

    阿九举起手来嗅了嗅自己,味道很重么:“也不知是谁把昨夜的事传出去了。先前曹修来闹说公主你是贵人,昨夜又是那么多人看到公主显露神迹,外面的百姓当你是神仙转世,在驿馆门口插起了香,这不刚去清理嘛。”

    珍珠叹气,抓起馒头咬了一口,分析起这种愚昧的社会现象头头是道。

    “所以说封建迷信害死人啊,遇到未知现象,不从理性去分析,而是归咎于神仙显灵。再来说说这个摄政王,手里估计有不少人命,可即便如此狠毒的人,内心深处其实也是恐惧于报应的,人性啊……”

    阿九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那些人还往驿馆扔铜钱,许是当香火吧。于大人让我问问公主,这钱如何处理。”

    珍珠笑道:“我一直觉得人还是得有信仰的,若是心中那份信仰能约束他们不行恶,多做好事修福报那也没什么不好的,他们真是虔诚。”

    她伸手要拿。

    魏子规盯着,他每时每刻都在看到人性的贪婪:“你现在是要和菩萨抢生意么,以后打雷闪电你可千万别拉着我出门,我怕雷劈错我。”

    珍珠把手缩了回来,万幸,她差点就抛弃底线堕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了:“拿去换馒头分给燕阳的百姓吧。”

    “是。”阿九把钱收好。

    珍珠道:“那个神棍的药粉还挺好用,等回大晋我把他找出来让他量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