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一章 钥匙
    “扶风楼可是那家茶室?没想到那掌柜的,如此神通广大?”杜淳枫感慨道。

    若是有这样的好处,那留给澜哥儿是再合适不过了。无论什么事都能相助,这么有底气,这扶风楼背后应该是了不得的人物。

    杜尘澜这才拿起手中这枚物件儿,仔细打量了起来。

    冰凉的触感,让杜尘澜的手有些发凉。很沉,看似很小的物件儿,竟然这么沉?

    说是金镶玉,但杜尘澜仔细观察过后,不像是金子做的,而是鎏金。里头也不是银,应该是其他矿物质。

    散发出凉意的,便是被金子包裹住的矿物质。

    小小的柱身上,盘着一条吐着信子的蝰蛇。它高昂着头颅,雕刻的双眼竟能看出阴狠,很是惟妙惟肖。尖利的牙齿咬住了柱身,下方仿佛流着涎液,让人看着有些不适。

    中间镶着一块玉,这玉质倒是很一般。总结来说,这就是一枚不贵重的饰物,不打孔的饰物,暂且不知怎么叫它,因为实在不知此物有什么用处。

    杜尘澜摩挲着这枚饰物,小指摸到了一个凸起处,他将此物转过来一看,发现竟然是两枚叠交的月牙。

    再看月牙的两旁,全都是凸起的锯齿。很小的锯齿,但长短不一,不尽相同。

    他脑海中灵光一闪,这月牙印记,好似在哪里见过。他沉思良久,终于想起这印记他在两个地方都见过。

    “等等,十八年?那今年岂不是就要到期限了?”杜淳枫突然想起这事儿,心中有了些异样。要到期限了,父亲才将此物拿出。

    当年,澜哥儿想去晨鹭书院读书,便是为了贡生的名额。而之后府上布匹被骗一事这般艰难,还险些将澜哥儿送给了原靖原府知府,父亲都未曾想过将此物拿出来过。

    可见,父亲对此物应该是另有打算。而这杜氏唯一能让父亲放在心尖上的人,怕是只有州哥儿了吧?

    这是他姨娘的遗物,父亲竟然藏了这么久。

    不!又或许是因为京城太远了,远水救不了近火。杜淳枫为杜高鹤找着借口,只想让自己好受些。但他却打心底里明白,父亲心中从来没有三房。

    “父亲!可否将您的荷包与儿子看看?”杜尘澜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朝着杜淳枫问道。

    “好!”杜淳枫以为杜尘澜好奇,于是将荷包递了过去。

    杜尘澜将荷包翻来覆去看了一眼,又将里头翻了过来,才看见荷包里面的开口处,竟然也绣着双月。

    他若有所思,随后将荷包还给了杜淳枫。

    “此物留给澜哥儿,乃是物尽其用。在它到期限之前,将它用了,或许还能给澜哥儿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朝堂之争,从来都是残酷的。澜哥儿,望你日后能谨言慎行,莫要给杜氏带来祸患。”

    杜高鹤微眯着眼,眼中满是警告。

    杜尘澜立刻正色道:“祖父放心,孙儿日后必定讷言敏行、谨慎行事。”

    等出了杜高鹤的书房,杜尘澜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见惜春正拿着铜熨斗子在给那件红色状元服“舒展筋骨”。

    “少爷回来了?”惜春转头行了一礼,而后又开始烫起了衣裳。

    “今儿老太太那边的管事去太太院儿里说,少爷中了状元,是大喜事。晚上要举办家宴,老爷和太太已经应下了。”

    惜春见着杜尘澜开始磨墨,以为杜尘澜要开始写字作画,于是便说了晚上家宴之事。

    她抿唇一笑,少爷可真是沉稳的性子,这中状元这样天大的喜事儿,少爷还是淡定得很,与平日里看着无甚不同。

    杜尘澜耐着性子,等惜春将衣裳烫完之后,便将惜春遣了出去,在外间守着,不让任何人来打扰。

    将画笔搁下,杜尘澜看着两枚月牙跃然纸上,随后又将刚才从杜高鹤那儿得到的那枚信物拿了出来。

    他仔细端详着信物上的月牙,看了半晌,才发现这月牙上竟然还有一对交缠着的蝰蛇。

    因为这月牙很小,若是不细看,还真看不见那图腾,极细。饶是杜尘澜眼力好,那也要仔细观察许久。

    他定了半晌,接着从空间内掏出一只锦盒。

    不错!这锦盒正是上次在周夷国得到的那只。当时那黑衣人偷了那锦盒,而后与他缠斗不过,便将锦盒甩给了他,自己逃离了侍郎府。

    这锦盒自从上次扔进空间里之后,他只拿出来研究过一次。因为打不开,他便忘了此事。

    以为只是周夷国的一些假情报,被塞旱用来钓鱼的,他便没再将这锦盒放在心上。

    因对这锦盒不上心,他当时从未仔细观察过。以至于前几日再一次看到那双月牙的图腾,他才想到这锦盒。

    那日在曲国公府举办的文会上,突然袭来的刺客,身上便有这种双月牙的图腾。这是他无意中发现的,杜尘澜当时只觉得眼熟,过后才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

    很小的一只锦盒,约有半个手掌大,很轻。材质像是木头,但杜尘澜摸着触感很是不同,且十分牢固。

    当时锦盒还挂着小巧的锁头,很小,后被他当时用长剑给削去了。

    本以为,打开了这锁头,这锦盒就被打开了,谁想竟然不是。盒盖紧紧黏住了盒身,他掰了掰,竟然纹丝未动。

    本想用长剑将盒盖给削去,但怕损伤盒中之物,索性便又将其扔回了空间之中。

    这会儿,他将其拿出来的目的,是因为这盒身上,有着和这枚饰物一样的图腾,交叉的双月上缠着蝰蛇。

    将锦盒拿在手中,杜尘澜又开始翻来覆去地打量。突然,他在盒子原本挂着锁头的位置,发现了一处异常。

    他将那块挂锁头的位置暗下,顿时出现了一处与手中饰物同样大小的凹陷机关。

    他不禁振奋起来,将那饰物塞进了那洞口处。这饰物的锯齿与里头的凹陷竟然十分吻合,放入凹陷处之后,杜尘澜迅速将这锦盒放在书案上,身子则是往右边一移。

    谁知道此物是什么?若是从里头喷出毒药或毒针什么的,那他岂不是要冤死?

    他才刚考上状元,后头还有大把的好日子过呢!

    杜尘澜等了半晌,见毫无反应,不禁有些郁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