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不同的较量
    白玉茹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女人。

    从接触认识她开始。

    她对自己的态度便一直暧昧不明,你永远都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盘算着什么。

    夏凡可没有认为对方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拉拢自己,他还没有这么单纯与天真。

    身为妖族的智者。

    白玉茹所处的高度与格局都注定她不会将目光局限在一个人身上。

    不可否认。

    夏凡确实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异类。

    一方面是他的修炼速度太过匪夷所思。

    另一方面则是他具备着诡异神奇的能力。

    根据白玉茹的了解。

    这已经是夏凡第二次燃烧寿元气血。

    结果他非但依旧没事,反而又成功突破晋升了。

    要知道正常武者燃烧寿元气血后往往都会非死即废,更别说临阵突破了。

    因为燃烧寿元气血的武者压根都已经没有了突破的潜能。

    偏偏夏凡却违背了这个常理。

    莫非他是某个大能的转世之身吗?

    对此。

    白玉茹都不禁生出了如此的疑惑与猜测。

    相较于拉拢夏凡。

    实际上白玉茹更加忌惮与警惕夏凡。

    无非是她不喜欢任何超出自己掌控范围的意外因素。

    毫无疑问夏凡便是这样一个意外之人。

    她没有选择扼杀夏凡这个意外因素。

    原因很简单。

    如果夏凡真的是某个大能的转世之身。

    杀了夏凡的白玉茹相当于是在自寻死路,甚者还会破坏了妖族反攻人族的全盘大计。

    因此白玉茹在算计夏凡的同时都会留上一线,尽可能不彻底得罪死了夏凡。

    对于白玉茹的算计。

    夏凡同样觉察到对方没有主观上的恶意。

    她做的这一切都是符合自身以及所处的立场。

    否则的话。

    夏凡早都毫不犹豫地对白玉茹出手了。

    当然。

    虽然夏凡理解白玉茹的所作所为,但这不代表他喜欢让人算计。

    故而在临走之前。

    他特意警告了白玉茹一句。

    他相信。

    以白玉茹的智商不难理解自己那句话的潜在意思。

    差不多够了。

    还有下次的话,自己可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诚然。

    白玉茹的实力深不可测。

    但如今晋升地仙后,夏凡都已经可以看出了对方真正的修为境界。

    她和自己一样都处于地仙这个境界。

    只是同个境界同样有实力上的差距,而白玉茹的实力显然要在夏凡之上。

    问题在于。

    一旦陷入生死交锋,鹿死谁手都犹未可知。

    毕竟夏凡可是动不动便燃烧寿元气血大幅度提升自身实力的异类。

    再者。

    以他的修炼速度而言。

    顺利的话,三五百年后他便能踏入更高的境界层次。

    到时候无需燃烧寿元气血他便能反过来轻轻松松吊打白玉茹。

    就问白玉茹怕不怕!

    现阶段的白玉茹自然是不怕的。

    真要动起手来。

    说不定白玉茹直接能拉妖族大圣出来,以她在妖族的身份地位确实是有可能的。

    你不是很牛逼吗?

    来来来!

    有本事你就和我们妖族的大圣打过。

    即便夏凡未来能突破到妖族大圣的修为境界又如何?

    归根究底。

    夏凡只有一个人。

    妖族大圣却不知凡几。

    单挑打不过人家可以群殴啊。

    当然大家都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彼此各退一步,互不打扰。

    要不然最后白玉茹都不会特意给夏凡指一条“明路”。

    别看白玉茹嘴上说得好听一副我都是为你好的样子,可实际上她是巴不得夏凡赶紧滚蛋,千万别影响到我们妖族的大计。

    如果不是夏凡。

    罗繇早都完成针对金雀王朝的战略合围,何至于落到现在等候发落问罪的田地,甚至连原本占领的地方都开始出现了动乱。

    妖族当然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季商代替罗繇走马上任后,白元大圣方面势必会给季商补充配套的下属。

    在镇压各地的同时不忘进行战略合围,时刻准备好接下来的关键大战。

    为了避免未来的大战再次出现意外。

    所以白玉茹无论如何都要让夏凡滚蛋,免得影响了这场战争的胜负。

    虽然白玉茹并非这场战争的负责人,甚至她的行为都已经构成上了越界。

    可白玉茹相信。

    深明大义的白元大圣绝对不会因为这点事情怪罪自己,反而还会称赞自己。

    毕竟彼此都身为妖族,而且都有着同一个目标。

    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搞出争权夺利闹内讧的事情。

    另一个界域吗?

    返回金雀王朝的途中。

    夏凡一直都在想着这方面的事情。

    白玉茹有一点没有说错。

    如果他想要远离这场事关妖魔与人类生死存亡的战争漩涡。

    那么他最好便是离开这个世界暂时不要回来。

    还有一点。

    夏凡的实力问题。

    如今成功晋升地仙之后,这个世上能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人都已经少之又少。

    但这不代表没有啊。

    随便来一个妖族大圣便能轻松碾死自己。

    至于人类内部更不用说。

    到时候人类修士会盟召开,凡是有资格参与的修为境界最低都是化神境与地仙境,这样的大场面可不是能轻易见到的。

    说到会盟。

    夏凡又不由想到白玉茹口中提到的玄天门老祖。

    当初夏凡宰了不知道多少玄天门以及其他各宗的弟子,彼此可谓是结下了血海深仇。

    若是对方找上门来。

    虽然夏凡怡然不惧,可总归少不了一连串麻烦。

    夏凡讨厌麻烦。

    更讨厌弯弯绕绕的麻烦。

    如果可以。

    夏凡更喜欢用实力简单粗暴的解决麻烦。

    偏偏夏凡却不能这么做。

    在没有碾压对方的绝对实力前,那么他便必须在规则之内行事。

    现在他已经得罪了妖魔。

    倘若连人类阵营都得罪的话。

    这天下之大便真的是没有夏凡的容身之处了。

    夏凡一个人的话自然是无所谓。

    问题是他现在并非一个人。

    东彩菱桃子。

    小明阿超。

    石小飞周小鱼。

    这些都是他非常看重的人。

    他可以出事,但他不会容许他们出事。

    与此同时。

    无论是孟溪华他们还是小明阿超他们都是一脸懵比满头雾水。

    在小明阿超他们跟随孟溪华前往守清阁不久。

    结果彼此便收到了消息。

    东彩菱与桃子找到了。

    更准确的说。

    她们是自己回来的。

    第一时间。

    彼此都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尤其是孟溪华他们。

    明明他们废了这么大力气去寻找东彩菱她们的行踪下落都毫无所获。

    现在你却告诉我她们自己回来了?

    开什么玩笑?!

    只是。

    当他们急忙前去确认后才发现。

    东彩菱与桃子确实是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然而在问及她们的情况时,东彩菱与桃子都表示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此。

    玉峰子施展神通秘术专门检查了她们的记忆。

    结果发现她们的记忆果然让人动了手脚。

    由于她们失去的记忆是遭人强行抹除的关系,即便想要复原记忆都办不到。

    三言两语的解释下。

    东彩菱与桃子都大致明白了身上发生的事情,脸色都变得苍白后怕不已,尤其是在听说夏凡似乎是为了寻找她们的事情离开后都更为担忧。

    “你便是我阿生叔在这个世界娶的妻子吗?”

    更让人始料未及的是一直默默观察着东彩菱的周小鱼突然发难了。

    她神色冷漠地打量东彩菱,言语间丝毫不客气。

    “啊?!”

    正在忧虑着夏凡安危的东彩菱在看见一个身材高挑花容月貌的陌生女子,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突然走上前向她质问的时候。

    东彩菱都瞬间为之一怔。

    她是谁?

    她口中的阿生叔又是谁?

    她到底想干什么?

    “妾身东彩菱,请问您是……”

    “我叫周小鱼,我口中的阿生叔便是你现在的夫君。”

    周小鱼目光冷冷地盯着东彩菱道。

    “……请问您与妾身的夫君是何关系呢?”

    面对来者不善的周小鱼,东彩菱顿时强行冷静下来道。

    “阿生叔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周小鱼语气冷漠道。

    这时候。

    小明与阿超都不动声色地出现在东彩菱的身旁,同时目光警惕地看向周小鱼。

    而石小飞心里苦笑一声。

    旋即便走到周小鱼身前朝着东彩菱行了个礼。

    “夫人恕罪,在下石小飞,舍妹如有得罪之处还请您多多包涵。”

    说完。

    他便转身朝着周小鱼摇头道。

    “小鱼,别闹了。”

    “小飞哥,我没有在闹,我只是想和阿生叔的这位妻子好好交流一下。”

    周小鱼由始至终都盯视着东彩菱,看也没有看石小飞一眼。

    “小鱼,你确定你这是想要好好交流的态度吗?”

    石小飞一脸苦恼地轻叹道。

    “小飞哥,放心吧,我是不会给你和阿生叔添麻烦的。”

    周小鱼终于将目光落在了石小飞身上。

    “好吧,但我会在旁边好好看着你的,”

    石小飞摇了摇头,转而便如同石雕般杵在了她的旁边。

    小明阿超见状都不露痕迹地退开了一步。

    “为何夫君却从未告知妾身他在这个世上还有亲人呢?阿超,你记得夫君说过这件事情吗?”

    僵持的气氛下。

    东彩菱突然朝着周小鱼嫣然一笑。

    “没有。”

    身旁的阿超闻言当即言简意赅道。

    “哼!阿生叔没有和你们说过有什么好奇怪的吗?这只能说明阿生叔与你们的关系不过如此。”

    周小鱼不由嗤笑道。

    “小鱼!”

    石小飞听后立刻紧蹙眉头道。

    无非是这话太失礼太得罪人了!

    “是吗?可妾身怎么觉得现在是有人在故意攀亲道故呢?”

    东彩菱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

    这就杠上了?

    石小飞忍不住拍了下脑门。

    果然。

    能够让前辈看上的女人哪有简单啊。

    “呵呵,我听说你和阿生叔已经成亲多年了?可为何现在你却依然是完璧之身呢?难道这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吗?”

    周小鱼风轻云淡道。

    言语中同样充满着浓浓的讥讽。

    “夫君有夫君的想法,妾身作为夫君的妻子自然是要尊重夫君的想法,有些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

    东彩菱一副漫不经心地口吻道。

    “可惜论及亲疏,有的人却连一个外人都比不上呢。”

    周小鱼丝毫没有动怒道。

    “这可能是夫君觉得有的人太过可怜,夫君善心大发所以才会疼爱对方多了一点。”

    东彩菱淡然道。

    “有的人同样可怜,成亲多年却依旧有名无实。”

    周小鱼轻笑道。

    “然而最后成为夫君妻子的人却是妾身,而非有的自以为是的人。”

    东彩菱从容不迫道。

    “……”

    前辈!

    你快回来,我要承受不来了!

    感受着空气中浓浓的火药味,彼此你一言我一语的争锋相对。

    这让石小飞都感觉异常头大。

    可惜。

    他却不能走。

    万一周小鱼怒极出手一切都无法收拾了。

    毕竟周小鱼的实力远在东彩菱之上,周小鱼若想杀死东彩菱简直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如果东彩菱死了。

    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和前辈交代了。

    俗话说。

    女人是最了解女人的。

    东彩菱如何觉察不出来,眼前这个自称是夫君亲人的周小鱼完全是冲着自己来的。

    原因?

    当然是和自己抢男人啊!

    身为林雾山庄独掌大权多年的庄主。

    东彩菱又岂是好相与的角色。

    尽管她知道周小鱼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可这又如何呢?

    难道保护着自己的阿超他们是摆设吗?

    何况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守清阁!

    守清阁会任由对方向自己出手吗?

    这些加起来都让东彩菱底气十足,根本不惧与周小鱼争锋相对。

    如果一开始周小鱼说话客气点。

    东彩菱并非不能接受对方,正如她可以接受桃子一样。

    然而。

    人家是冲着自己正宫的地位发起挑战的。

    这绝对是东彩菱无法容忍的事情!

    不管她与夏凡的感情如何。

    归根结底。

    夏凡如今在名义上都是自己的丈夫,而她绝对不会将自己的东西让出去!

    啪啪啪——

    当彼此阴阳怪气争锋相对了不知多久后。

    耳边突然响起了拍手的声音。

    霎时间。

    在场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

    结果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进来。

    “啧啧啧,没想到一回来便能看到修罗场的好戏,等下是不是还要来句明明是我先?再搞个白学现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