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二十八章 猴子称大王
    “就是,凭借那些跳梁小丑这样恶心的蹩脚手段,竟然也妄图去抢夺白大师的位置,简直是无知加上找死!”

    “踢死这狗日的,你说,到底是谁让你来这里的,骂的,马上张嘴将后面的人说出来,看我们这些人分分钟不弄死这狗日的!”

    “外面这吵吵嚷嚷的是在做什么!”正在一群人对着这壮汉施以愤怒的时候,从外面圈子里面传来一声相当阴鸷的声调,随着这声音响起,人群很快让开一条路。

    “啊?大辉,你怎么躺在地上了,现在这怎么回事儿?你们这群人都疯了是不是?竟然在园子里面对着我们内部人员动手,是想让我叫警察是吗?”

    出现的人只看到自己的人倒在地上,完全不问原因,对着周围的人就发出来这样一声呵斥声,这话出来之后,当时让很多人皱眉。

    “难道看到现场发生的情况之后,你们不应该先问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上来竟然就冲着外面的人追究责任,再有就是你们说想报警?这是在开玩笑吧?毕竟这要是说起来真正想报警的人应该是我们才对吧,从我们来到这里开始,已经不止一个人因为这人的暴力手段直接被抬出去了好吗?”

    现场的人一个个不是瞎子,也不是哑巴,瞧见现在的情况之后,对着人这样说出来一番话,当时听的来人脸色一绿。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敢站在这里冲着我说话?你以为你有那样的资格吗?马上给我去找人来,将这种试图扰乱文学交流会的家伙立刻立刻马上给我扔出去!”

    来的人相当的气势逼人,说出来这话之后竟然还真有人直接点头要去遵循他的意思做事儿,这年轻人不是个吃素的,当即开口,“你拽什么老东西,你以为自己有什么资格?你来这里是安的什么心,谁不知道啊,但是你别忘记了,像是你搞出来的一连串丢进文学人脸面的龌龊事儿大家都还记得清楚呢,你别以为现在你重新进入文学圈子当中,大家就会忘记你当时被直接从文学圈子里面被踢出去的事情了!好吗李刚!”

    “对啊,这人之前不是已经被直接提出了书画协会吗?毕竟他当时好像是在一次交流会上败在人手上之后,对人进行各种中伤,完全不去反思自己个人的问题,整个只让人觉得是小肚鸡肠,让人恶心到了极致,只让人想吐一般,像是这样的人,当时说被踢出文学圈子之后不知道多少人拍手称快呢,但是现在是怎么个情况?不过是因为白大师这边一倒下,这群人又开始作妖了是吗?甚至连这种恶心人的东西都直接在提溜上来让他们来人前晃荡了?”

    ……

    大家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虽然这件事情说过去的时间不长,但是也不短了,被人提出来之后,当时一群人都在发出这样的啧啧议论声,让李刚的脸色看起来简直是一阵阴一阵阳。

    他冲着人恶狠狠的咬着腮帮子出声道:“马上给我扔出去!并给在给我下一个黑名单,但凡是关于文学圈子当中的集会,像是这种蓄意滋事挑衅的人进都别想让他们在进来!”

    “你凭什么老东西,你没这样的资格,白大师,您快出来管管,有人要翻天了!”

    “不要喊,当然你就算是喊了也没用!你小子竟然敢对着我说出来那样的话,还揭开我的老伤疤就该知道你会承受怎样的代价了,说实在的,这些成对你的惩罚,实际上还算是轻的呢,毕竟这要是换做是在别的地方……”

    李刚阴狠的咬紧了腮帮子。

    “住手!”突然在这会儿有人站出来出声,“今天你们这些人给我找死个没完了是吗?”又是一声阻拦声出现,本来脸色就相当难看的人,现在的脸色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一样。

    但是他这边不过是一转脸,当时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如果刚才那张脸上的表情是不屑和傲慢,那么现在这里面多出了一种情绪!那就是狂怒!

    那一双眼睛瞪圆,仔细的看,其中像是有火焰要在下一秒直接喷发出来一样,他盯着站在这圈子当中的那个恨不能让他拆骨扒皮的人,一字一顿的道:“刘!志!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刚锉着牙根从嘴巴里面挤出来这么个名字,在加上他瞪圆的眼睛,很快让众人都朝着他关注的方向看去,这站在人群当中的人已经摘下了眼镜。

    “啊!竟然真的是刘志远老师!天呐,货真价实,鲜活的刘志远老师!我的马鸭,实在是太让人惊讶,太让人意外了!我的偶像,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没有一点通知,这实在是太让人惊喜了!”

    “这,这竟然就是那个传说当中的刘志远?和电视上看起来的简直是一模一样,啊,神人一样的刘志远。老实说,我没以为今天来这里还能遇到他,毕竟像是他现在可是电视台和网络上炙手可热的人物,他一定是忙的不可开交的,这种场合他不会有时间再来参加,这是我的想法,但是现在看样子,是我错了!但是,我因为这错高兴,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刘,刘志远老师能麻烦您等下给我签个名吗?我,我是您的忠实粉丝,我今天来这里,实际上是想碰下运气,就是想看一下能不能遇到您……”

    人群里面因为这人被爆出来的身份一时间都乱了,那些让李刚镇压不住的人,现在竟然一个两个脸上都带着狂热朝着刘志远簇拥上去。

    那态度对于两人来说,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一样的差距。

    不过这样的差距,还真是有点意思,起码对于刘志远来说是这样的,但是李刚可就不是这样想了,只看着他恨得要将牙根都给直接咬断的样子已经知道他现在因为这差距恼怒到了怎样的地步!

    “你小子谁允许你来这里!”李刚提高了嗓门冲着刘志远质问一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