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二十六章:异种
    “首领!救我,救……”最后一位执法者声嘶力竭的呼喊,但声音戛然而止,一声沉闷的响声,皇宇辰只一拳,再次将此人的头颅砸碎,没有留一丝情面。

    此时此刻,出手击杀了四人的皇宇辰,内心十分平静,再也没有之前和人战斗之后致人死亡的那种波澜,好似这些人就应该被他击杀,也应该如此死在他手上一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皇宇辰的内心有了一丝触动,这触动像是成长,又像是淡漠;这种不将其他人的生命放在眼里的感觉潜移默化的出现在他的心态之中,他感觉不到任何一丝异样,反而还有些享受。

    缓缓的站起身,皇宇辰的左拳之上还在低落血迹,一点点,轻轻的滴落在地面之上,地上红白之物一片一片,鲜血缓慢的流动,空气之中弥漫了十分刺鼻的味道,这让除却皇宇辰和干瘦之人以外的所有人的神经。

    当皇宇辰击杀了四名执法者之后,场上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没有人注意到,一群侍者之中,又一人悄悄的离去,进入康复部内部去了。而剩下的其他人,都愣愣的待在原地,连之前完全不把皇宇辰放在眼里的几个康复部的客人也屏住了呼吸,轻松的击杀了四名执法者,这样的人,他们也没见过几个。

    其实并不是说几个执法者战力有多强,而是他们代表了春湖永城执法部,而执法部,代表了春湖永城的底线。

    “你要知道,你现在可是杀了四个执法者,这样的情况,你知道在春湖永城,会被判什么罪?”干瘦之人看着皇宇辰,脸上带着一丝十分诡异的微笑,那样子就好似是正在看着自己家族捣乱的子弟,随时准备要出手惩罚一样。

    “哦?”皇宇辰起身,神色淡漠而冰冷,他看着干瘦之人,开口轻声问道:“什么罪?我倒是很好奇。”

    “你会忍受十年,徘徊在生死边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干瘦之人脸上诡异的笑容更甚,他上前一步,一只手缓缓伸出,枯黄干瘦的手中,抓着一把精巧的匕首。

    皇宇辰甩了甩手中长剑,跨过他脚下的尸体,也向前迈了一步,如果还没有人出来阻止,他打算继续杀下去,杀到震惊后面的人,杀到让所有人惊讶,杀到让他们完全坐不住。

    “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要怎么制服我,然后用我制定的规则来惩罚我。”皇宇辰在尸体之前站定,手中长剑散出莹莹的光泽,继续在有节奏的摆动着,一个个咒印正快速被刻画而出,钻入长剑之中被储存起来。

    干瘦之人嘴角一挑,没再说话,他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皇宇辰只觉一股阴风向自己直接刮了过来,他没有任何思考,手中长剑直接向前一挥,一道凌厉的剑气直接冲向前方。

    “呼……”

    干瘦之人的身影出现,他伸手向前,狠狠一抓,直接将皇宇辰发出的剑气抓在手中,这道剑气瞬间就消失无影。与此同时,一道暗黑色的光晕迎面划来,同时也被皇宇辰一剑斩断。

    电光火石之间,皇宇辰和干瘦之人已然到了彼此的近前,皇宇辰挥剑便刺,干瘦之人一脸诡异的微笑,竟然伸手直接向他的长剑抓来,与此同时,抽中的匕首直奔皇宇辰脖颈划来。

    皇宇辰一剑刺出,直接被干瘦之人死死抓住,现在已经来不及强行抽剑,皇宇辰另一只手运转能量,金色光晕透体而出,只想向干瘦之人手中匕首砸去。

    “嘭!”

    一拳砸在黑色匕首之上,皇宇辰立刻感觉自己左拳之上的能量好似被削去了一半;也在同时,皇宇辰长剑之中阵法爆发,炽烈的火焰灼烧干瘦之人的手掌,也让他立刻松开了抓着长剑的手。

    两人同时后退一步,都站在原地,彼此心中都有一丝震惊。

    不知为何,如此近距离看着这干瘦之人,皇宇辰好似感觉他又胖了一丝,原本枯黄干瘦的脸上居然开始有了红润,他脸上挂着的诡异的笑容都饱满了很多,这立刻引起了皇宇辰的警觉。

    他之前以为自己看错了,但这次这么近的距离看到这样的情况,他才意识到事情不对,此人不光是能破掉他的剑气,更好似是将其吸收了。

    “呵呵呵呵……”干瘦之人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再次向皇宇辰扑来,手中匕首轻轻一挥,一道比方才更加凌厉的黑色剑气直接飞出,呼啸着向皇宇辰扑来。

    发现了不对的地方,皇宇辰立刻决定改变攻击从策略,他没有正面去接这道剑气,而是身影一闪,躲开了正面的碰撞,体内的能量也不再外放,而是更加内敛,胸口阳轮快速运转,让其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呼……”黑色的剑气呼啸而至,皇宇辰躲开之后,剑气并没有消失,而是呼啸着滑向大厅的另一侧,而大厅的后面,躲藏着众多康复部的侍者和客人,黑色剑气速度极快,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已经到了近前。

    无声无息之间,黑色剑气在前进中扩散,快速的幻化成一片黑色雾气,将大厅中的一部分人笼罩在其中。

    凄厉的惨叫声立刻传来,皇宇辰没有时间去管这些,因为此刻他的身影已经来到了干瘦之人的背后,他对准干瘦之人的后心,猛然刺出一剑。

    “噗!”

    清脆的响声传来,皇宇辰感觉自己长剑直接刺入干瘦之人的后心,但意外的是,干瘦之人没有丝毫反应,根本不像受到了致命攻击一样,他的头颅诡异的转了过来,正正的对这着皇宇辰,脸上诡异的笑容更甚,他的嘴角出现一丝丝黑色的液体,正在一点一点的滴落。

    皇宇辰此刻就站在干瘦之人的正后方,而干瘦之人的头颅做出了一个让他十分意外的动作,头颅居然正正的转了过来,双目直勾勾的看着他。这样的情况让皇宇辰心中一惊,他下意识的抽回长剑,后退了一步。

    感受之人脸上诡异的笑容不减,他的头颅不动,身体再次转动,缓缓的恢复了正常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嘴角不停的滴落黑色的液体,这些液体滴落在地板之上,发出一阵刺啦的声音,好似具有极强的腐蚀性。

    皇宇辰皱眉,方才他的长剑已经完全刺入了此人的后心,但此人看起来好似并没有手上,但他的前胸却还留着方才自己刺透的伤口,黑色的液体也在胸口缓缓流出,将他原本穿着的白色衣物浸染,腐蚀,露出了他干瘦的身体。

    透过他已经被腐蚀的衣物,皇宇辰发现此人枯黄干瘦的皮肤上,好似有一些诡异的光晕闪动,好似人的呼吸一样。

    而就在此时,干瘦之人再次化成一道黑影,直接向皇宇辰扑来。

    皇宇辰如法炮制,在弄清了此人的战斗方式之后,皇宇辰的速度成为了他的优势,他再次避开和此人的正面交锋,快速闪动的自己的身体。干瘦之人疯狂的挥动自己手中的匕首,对皇宇辰发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但无奈皇宇辰的速度极快,他的攻击只能抓住皇宇辰的影子而已。

    皇宇辰在快速运动之中,抓住了干瘦之人攻击的间歇,挥动手中长剑,直接向他头颅斩去。在远处看去,皇宇辰的长剑据好似一道绚丽的光辉,直接打在干瘦之人身上。

    干瘦之人感受到了危机,在关键时刻将自己头颅转向,皇宇辰这一击直接砍在他的肩膀之上,漆黑的液体再次出现,长剑之上立刻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这种感觉让皇宇辰十分不舒服,他立刻将长剑抽回,快速的后退两步。

    干瘦之人的伤口之上,流出粘稠的黑色液体,将他肩部的衣物也完全腐蚀,露出了更多的皮肤,皇宇辰这次能明确的看到,此人的皮肤真的好似是在呼吸一般,微弱的光芒在他皮肤下面若隐若现。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皇宇辰眉头皱起,两次攻击都命中了对手,但看对手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一样,皇宇辰不是没想过这个干瘦的人是傀儡,但在他的印象之中,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傀儡,这么像一个正常的人。

    “看起来,你有些奇怪,是吗。”干瘦之人的声音再次传来,艰涩刺耳,他看着皇宇辰,脸上诡异的笑容不减,只见他一手抓住自己身上的衣物狠狠一拽,这一拽直接将他身上已经被腐蚀大片的白色衣物直接撕碎,露出了整个上身枯黄干瘦的皮肤。

    立刻,那种好似呼吸一般在明暗之中均匀转换的光晕直接出现在皇宇辰面前,皇宇辰赫然看到,在干瘦之人的胸口,竟然刻画了几道复杂的咒印,这些咒印形成了几道咒符圈,正随着光晕的明暗,相对转动着。

    看到阵法之后,皇宇辰心中立刻一惊,心中惊道:“这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