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1章 他喜欢你
    本来要回驿馆的,可是卫琮曦转身朝另一边走了。

    萧璟成大约知道他回来,他做回了从前的圆空大师。

    卫琮曦可没有好脸色给他。

    “若你早些把这些事说出来,许多人都不死,你的慈悲只是幌子。”

    卫琮曦说。

    萧璟成道:“不是我不说,是我和轩辕策有交易,我不出手帮忙,而他也不会和那边联系,我若是违规了,轩辕策什么都做的来。”

    卫琮曦皱眉,这个解释在他预料之中,可他就是不舒服,他需要一个宣泄口,或者说他需要一点希望,哪怕是一点点。

    他怕了,他从来没这么怕死过,他怕自己死,更怕施落死。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卫琮曦总觉得不甘心。

    萧璟成摇头:“唯一的休眠仓已经没了…”他顿了下说:“轩辕策为什么一边想要占着施落,一边炸了休眠仓,你想过没有?”

    卫琮曦想过,不过没想通。

    萧璟成给了他答案:“每一个休眠仓都是有寿命的,如今已经过了百年,轩辕策一直在用,它的能量总有用完的时候。”

    卫琮曦抬头:“你是说那个东西其实已经用光了能量,没有价值了,所以轩辕策炸了它?”

    萧璟成只能这么猜测,他是个战士,说白了就是大头兵,对这些高科技的东西远没有姬凝了解,他也只是猜测。

    萧璟成还说了什么,卫琮曦没听,良久他忽然道:“我不会再相信你们的话!”

    他转身便走。

    萧璟成觉得他状态不太对劲,等他起身想要拦着他的时候,他已经走远了。

    萧璟成叹了口气,罢了,他已经老了,各人有各人的命,不是他能左右的。

    “阿弥陀佛。”

    …天气转暖,施落她们的行程也提上了日程。

    她没有什么收拾东西,主要是金国这边的买卖,交给姚掌柜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听说她要走,第一个来的居然是端木涯。

    “美人姐姐,你是要走了吗?”

    他问。

    卫琮曦提着他的领子将他往后一扔,拍拍手道:“说话就说话,离的这么近做什么?”

    端木涯也没跟他计较,只是看着施落,等着她的回答。

    施落道:“是啊,我是大越公主,不是金国公主。”

    端木涯一想也是。

    他有点不舍道:“那你以后还会来吗?”

    若是施落能够长命百岁,她肯定会来,毕竟金国的夏天十分舒服,可是她就要死了,这一走估计不会在再来了,和金国的这些人的告别便是永别了。

    “不会了。”

    她说。

    端木涯皱眉,他看着施落道:“你是不是病了?”

    施落现在不到九十斤,可不就是皮包骨头的瘦。

    端木涯都发现了,可想而知自己现在是一副什么样子。

    “是啊,我活不久了。”

    端木涯笑道:“别逗我了…”他声音低了下去:“不会吧,怎么会呢,你之前还好好的…”施落笑了笑,说起自己要死的事情,似乎每个人都比她着急。

    端木涯没声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转身走了。

    施落也没在意,等到卫琮曦回来,施落就觉得他心情低落。

    “等我们回新京安顿安顿,就出去走走好不好?”

    施落笑着问。

    卫琮曦点头:“你想去哪里?”

    施落想了想说:“也没有固定的地方,不过北边待腻了,我们去南方看看好不好?”

    卫琮曦点头:“你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你真好。”

    卫琮曦觉得他一点都不好,若是他不执着报仇,早早的把轩辕策找出来,说不定施落还有救。

    施落没什么担心的,她唯一记挂担心的就只有卫琮曦,这些天,他比自己看着还憔悴。

    两个人正说着话,婢女来报,说外面有人找,施落很诧异到底是谁。

    “她说她叫俞唯兮。”

    施落一怔,随即让人将俞唯兮请了进来。

    俞唯兮脸色憔悴,脸色苍白,见到施落她有些恍惚,不过还是没忘记行礼道:“参见公主。”

    施落让她起来,她大概知道她为什么来。

    “我…轩辕璨在哪里?”

    俞唯兮问。

    施落默了一会儿,才说:“他死了…很抱歉。”

    俞唯兮站起来,看着施落,有些不可置信,良久,她嘴唇颤抖道:“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他怎么会死呢。”

    施落看着她这样,有些难受。

    施落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一切都是因为她而起,她好像害死了很多人。

    “对不起…”施落道。

    俞唯兮又坐下,手指颤抖的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大口,将杯子放下,才说:“不…不怪你,就算是这次不死,他也活不了了。”

    施落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俞唯兮忽然抬起头看着施落问:“公主喜欢他吗?”

    施落诧异的摇头。

    她从来没有喜欢过轩辕璨。

    俞唯兮眼眶红了,眼睛里却有泪:“我就知道…”她又说:“他喜欢你。”

    施落一愣,毕竟,轩辕璨对她可从来没表现出喜欢的意思。

    “他中了岩花之毒,是周彩儿下的,如今已经病入膏肓,若不是有喜欢的人,他怎么会发病呢?”

    她站起来:“公主,我能把他的尸体带走安葬吗?”

    施落道:“我们已经安葬了他,就在阿璟旁边,你可以去看他。”

    “好。”

    俞唯兮出了门,她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刺眼。

    她还记得那天轩辕璨走的时候,他吐了一口鲜血,难得对俞唯兮说了几句话。

    “我走了,你离开这里吧,找个好人嫁了。”

    他那样清冷的人,很少会说出这样的话。

    俞唯兮就感觉不对。

    “我不想嫁人,我只想等你回来。”

    她说。

    “不用等我。”

    他丢下这句话便出了门,再也没有回来,再也回不来了。

    俞唯兮捂着胸口,她这里没有知觉了,只有空洞洞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被人连根挖了出来,再也没有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施落的房间。

    “萧近月,你不爱他,可我要你记住他,永远都记住。”

    俞唯兮出了门。

    她的目的达到了,施落做了噩梦,人在知道自己快要死的时候,一部人会很豁达的看待死亡,另一部分人会像施落这样,追忆往昔,总觉得自己做错了许多,总是在想,当初若是不这么做,是不是结局就会不同。

    她知道俞唯兮的目的,她要她内疚,她的目的达到了。

    轩辕璨的死,施落说不清是不是她的错,可她真的觉得不好受。

    从前她不是这么伤感的人,大概是见多了生离死别,人就变的不够豁达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