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4章 怒火中烧
    傅月初看着眼前这场大火,整个人都已经快要爆炸了。

    只不过,他们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原本还是阳光明媚的,此刻却已经是乌云密布了。

    “快,鸣金收兵!”

    只不过,这会儿已经有不少的齐军士卒被困在大火之中了,这个时候鸣金收兵,那是不是有些晚了呢?

    看着大军缓缓回归,姜弼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的难看了起来。

    傅月初的心也沉到了谷底,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恐怕这一次,齐国大军的确是吃了不小的亏,而且,若是没有猜错的话,恐怕这一次应该是这么多年来,齐军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了。

    想到这里,傅月初就觉得有些好笑,齐军不是自认为自己天下无敌的?怎么现在还在蔡国这样的一个小底盘儿上吃了这么大的亏了呢?哪怕是跟楚国争锋的时候,也不可能有这么庞大的损失不是?

    不过,这些话,傅月初自然是不可能说出来了,这要是说出来了,那不是成了挑拨两国的关系了?到时候可就麻烦大了去了。

    姜弼就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的蔡国都城此刻已经被大火给包裹了起来,而且火势还没有一点要熄灭的意思,整个人都已经彻底的不好了。

    “我军此战,损失了多少人马?”姜弼的声音有些沙哑,整个人都如同老了十多岁一样的。

    看着他这个样子,傅月初的心中还是有些忍不住的心疼,不管怎么说,他跟魏无忌能够活着回到魏国,而且还能够帮着魏无忌坐在了魏君的位置上面,起姜弼可以说是劳苦功高了,这人对他们二人,那可是有着大恩的。

    现在看他变得如此的颓废、苍老,傅月初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可这又如何?他是魏人,他要做的,便是将魏国打造成一个举世无敌的强国,而在这一点上,齐国无疑就是魏国的绊脚石,他自然是要将这个绊脚石给挪开了。

    听着姜弼的问话,身边的部将们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了起来。

    “回将军的话,此次我军损失一万三千五百二十八人,阵亡五千六百七十二人,受伤七千八百五十六人,重伤两千五百七十三人,轻伤四千九百九十五人,一应攻城器械,损耗过半……”

    部将虽然是在汇报着,可不难听出他这言语之中的怒火、震惊、生气。

    看着这些人,傅月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难道要让他说,你们不用再攻打这座城池了,交给我来攻打好了,我会用最快的速度给你们解决好了?

    这样的话,傅月初无法说出口,也不可能说得出来,现在齐魏两国之间的关系,那可以说是极其的紧张了,如果他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那到时候……恐怕两国就要给打起来了。

    姜弼的嘴唇轻启,一张脸色已经变得如同锅底一样了,蒲团般的大手,摁在腰间的佩剑上面,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寒气。

    看着姜弼这个样子,傅月初的心中突然间生出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个时候,姜弼该不会是一口气上不来,然后硬生生的将自己给憋坏了吧?这样的事情,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不是?

    “来人啊,传本将军命令,待城破之日,城中的百姓、士卒,所有的一切,全部都给本将军杀了,本将军要用他们的鲜血来祭奠我军阵亡将士的英魂。”

    听着姜弼这样的话,傅月初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姜弼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

    听他这个意思,那分明就是要将这整座城池都给变成了一座死城了嘛,这是要造下多少的杀孽?

    傅月初自然是很清楚的,姜弼今日的确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可那也应该不至于 会给下达了这样的命令吧?这也是不应该的不是?

    淡淡的看了看姜弼,傅月初的眼中满是无奈,可他还能说什么?像现在这个样子,他还能说什么?姜弼的话,那都已经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

    而且,这毕竟是齐国在攻打的城池,城破之后,姜弼会如何决定,那也都是姜弼自己的事情,跟他傅月初又有什么关系?

    再者说了,如果说姜弼当真下达了这样的命令,而齐军也当真就按照他的想法执行了的话,那到时候可就真的好玩了。

    恐怕齐国这么多年来积攒的那么一点威慑力,恐怕就要全部都都被姜弼给折腾没了。

    一个能够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的大军,那能有什么信服力的?到时候哪怕不用傅月初暗搓搓的去操作,恐怕天下列国也会小心翼翼的戒备着的。

    想到这里,傅月初忍不住的想要窃喜一番了,不过仔细考虑了一下,还是算了吧,好歹不管怎么说,姜弼这也算是对他有恩的人,在这个时候,他可不能恩将仇报,落井下石了,要不然的话,传出去了,他魏国的名声也不见得会好听到哪里去的。

    只是可惜了这满城的人了,他们自然是无法守得住这座城池的,在齐军的攻击之下,恐怕这已经是他们最后能够使用的办法了,至于说别的……看看这天下间,还有谁敢发兵来救援的?

    当初会盟的时候,那邀约的可都是数一数二的强国,至于说那些个弱国,根本就没有一点存在的价值,而且要吞并的本就是他们,又怎会邀请了呢?

    作为一个同盟,哪怕说列国现在正在观望,可那又如何?对于他们而言,只要能够让他们得到属于自己的利益,那就已经足够了,至于别的那些事儿,根本就不用在意的。

    “将军,眼看着马上就要下雨了,不如咱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等到大雨将这火给浇灭了,到时候末将亲自率领大军,将这蔡国都城给攻下来。”

    听部将这么说,姜弼看了傅月初一眼,随即苦笑道:“月初,走吧,咱们先回去,某也未曾想到,这蔡人竟然会如此无耻,这种下三流的手段,他们居然也能够用得出来,等城破之后,某定然要报这血海深仇。”

    听着姜弼这样的话,傅月初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才好了,这个时候,姜弼很显然就已经是怒火中烧了,这个时候,不管怎么劝说,那都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不是?

    而且,作为魏军主帅,这个时候他若是开口劝说了,那到时候两国的关系定然会发生质的变化。

    当初姜弼不就是在安邑大闹了一场?那一次若非有姜钰莹这个齐国公主、魏国夫人在的话,恐怕还不知道会给闹成什么样子的呢。

    如果说这个时候,在姜弼要发泄的时候,他开口阻拦了,到时候可就真的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了。

    回到了营帐之中,傅月初的眉心就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看着那士气低迷的齐军,这跟方才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嘛。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事儿吧,的确是有些太过出乎预料了一点,谁也没有想到,蔡军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可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布置的?

    傅月初想不明白,可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才好了,归根结底,现在的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的了,他考虑的再多也没有那个作用了不是?

    “来人呀,传令下去,重伤的将士们,送回去让他们好生养伤,轻伤的,就地医治……”

    看着姜弼正在吩咐部将们安排营中的事情,傅月初也没有说话,毕竟是齐军内部的事情,他开口了,那算个什么?

    于傅月初而言,这一切,只要跟他魏军扯不到关系,那他也就不用在意那么多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是吃了一场败仗罢了,这又算的了什么?这天下吃了败仗的人多了去了,哪里还有人会在意这些的?

    等到姜弼将这一切都给安排好了,此刻帐外也下起了瓢泼大雨。

    看到这大雨,姜弼的心中别提有多开心了,等到这场大火熄灭了,到时候他就派人将这座城池给拿下,到时候这城中的活物一个也休想出去,他绝对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既然说伤害了他齐国的将士,那就要承担这样的代价,他蔡国既然敢做,那就要做好承受这一切的准备。

    姜弼的心中很是开心,可一旁的傅月初却做不到他这么开心。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无数的性命啊,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齐国这样乱来吗?他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可却想了无数的办法,根本就想不到自己怎么做才能够护住这些人

    “武胜君,我营中还有些事情,我现在回去安排一下,一会儿我让将士们带着粮草物资过来。”

    丢下这句话之后,傅月初也不管姜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当即便转身离开了,根本就没有一点要逗留的意思。

    其实吧,姜弼巴不得傅月初赶紧离开呢,只可惜,他无法开口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要将人给赶出去不成?这显然就是不可能的嘛,现在傅月初离开了,他起码不用那么尴尬了。

    真正让姜弼恼火的,并非是损失这么多的将士,而是这一切都发生在了傅月初的眼前。

    从齐军大营出来之后,傅月初看着远处的滔天大火,根本就没有一点要熄灭的意思,甚至于火势还在蔓延,这可就让傅月初都有些懵逼了。

    这蔡国到底是用了多少的猛火油啊,竟然会有这样的效果,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得亏了他发现的早,要不然的话,那后果还真的是不堪设想呢。

    回到大营之后,傅月初当即便命令大军后撤,至于为什么,傅月初也没有功夫跟他们解释,当然了,齐军这边,现在他们双方也还是盟友,傅月初自然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齐军吃了这么大的亏了,还是派人过去跟他们说了一下,至于要不要撤退,那就看姜弼自己的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