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章 落幕演出(带着绝望和遗憾离去吧)
    “是你!”

    青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但是他的脸上更多的是惊恐和不可思议。

    他已经考虑过各种他能想到的,有名有姓甚至在堪称传奇的宇智波族人了。

    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把眼前这个神秘的黑衣人,和那个一年多年在战场上遇到的那个少年联系起来!

    居然是他,居然是宇智波启!

    难怪他的战斗风格那么的眼熟,难怪他会使用千鸟那个忍术!

    只是,怎么可能?

    为什么会是这个家伙?

    “啊,是我。”宇智波启点了点头,不过他却没有摘下面具。

    “很惊讶吗?虽然我觉得你没有必要惊讶,不过我还是挺享受你这样的表情的。”

    “为什么?”青依沉声问道。

    他旧戒备着,他可不敢放下手去握住自己的伤口,鬼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乘机偷袭。

    虽然他自己也很清楚,哪怕宇智波启不偷袭直接正面和他战斗,他也绝对不会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但是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拖住宇智波启,拖住这个宛若恶魔一样的男人!

    只要四代目水影到了,只要封印班解决了那些黑色的火焰汇聚而成的阻隔线。

    那么这个家活就死定了,这个屠杀了数百雾忍的恶魔就死定了!

    “原因啊,很简单。”

    宇智波启施施然的看着他,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个家伙在拖时间一眼。

    “因为利益,在你们雾忍村做一些事情很符合我的利益,符合木叶的利益,所以我来了。”

    “你和那些家族有联系,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帮那些家族洗脱罪名,或者给他们一个台阶好下台。”

    青也不是傻子,他立刻开口反驳道:“但是为此你却杀了那么人,那么多雾忍,甚至还让自己留在这里,值得吗?”

    “虽然你拖时间的方法很傻,但是你觉得我既然这样做了,那你觉得值不值得。”

    宇智波启有些玩味的看着这个家伙:“何况你觉得我为什么和你说那么多?放着让你拖时间吗?

    好好思考一下,在你人生最后一段旅途,我不介意让你明白一些事情。”

    青凝视着宇智波启,在他的白眼中宇智波启的查克拉虽然已经消耗了很多,但是这并不能代表这个家伙没有战斗力了。

    尤其是这个家伙当着他的面,拿出了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显然这个家伙实在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

    这个该死的家伙是打算自己留在这里?

    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逝,不太可能,他觉得这个家伙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那么是什么理由会让他留在这里?

    难道说他突出重围的关键点就在这里?

    忽然,一个极度恐怖的念头出现在了青的脑海中。

    难道这个家伙的目标是尾兽?

    四代目水影是人柱力,现在这个家伙被重重包围。

    那么最好的突围方式,就是使用之前那个巨人一般的忍术。

    只是那个忍术消耗他本身的查克拉,并且还严重拖累他的速度,这明显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那么,另外一个可以选择的对象,自然就是尾兽了!

    难怪他把事情搞得那么大,目的就是为了让四代水影亲自下场!

    难怪他把战场阻隔,原来目的就是为了让四代水影进来!

    只是,为什么这个家伙那么笃定,自己一定能战胜四代目水影?

    那么笃定自己一定可以控制住尾兽呢?

    “想不明白对吗?”

    宇智波启看着脸色忽明忽暗的青,忽然着问道,他的声音异常的轻柔。

    “四代目水影已经进来了对吧?不如,你仔细观察一下那位水影的情况如何?”

    “仔细....观察一下水影....”

    青此时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上流满了冷汗,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势过重还是因为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之前他意外观察到的,四代目水影那混乱复杂的查克拉。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的白眼调转了目光。

    三百六十度的视角让他根本不需要转头,他就锁定了朝着他们跑过来的水影。

    这一次,他看的很清晰,那混乱的查克拉中确实还有着,一股更加诡异的查克拉。

    而这股查克拉始终束缚着另外两个查克拉,并且它们控制的死死的!

    懵了,青彻底懵了!

    四代目水影,居然是被控制住了,居然是被一个诡异的幻术给控制住了!

    难怪他会做出封国的决策。

    难怪他会决定驱逐所有其他国家的人。

    难怪他要加深那种‘精英化忍者制度’,原来水影根本就是一个傀儡!

    一个被人死死控制着,按照别人思维去走的傀儡!

    恐怕上一任水影也是被控制住了吧?

    不然那位水影怎么可能会把三尾交出去,然后去执行什么特殊的计划?

    “发现了啊。”

    就在青万念俱灰的时候,宇智波启那轻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很意外是不是?很不可思议是不是?”

    “你....你们....”

    青忍刀抬起指着宇智波启,只不过他手中的忍刀在不断的颤抖。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照美冥那个双血继就让她活着吧,她还有用处呢,还需要足够的仇恨来找到我们呢。”

    宇智波启这会儿抽出了忍刀缓缓向前:“满足你最后一个愿望,让你知道你们自己的处境已经算是大发慈悲了。

    所以,你还是带着遗憾,带着没有及时发现的悔恨,再带着这些情报,去净土吧!”

    “晚安。”

    话音落下,带着天照黑炎的切玉横扫而过。

    原本实力就不如宇智波启,外加身受重伤的青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直接被一刀两断!

    不灭的天照之焰笼罩住他,不停的灼烧。

    恐怕不用多久,他就会彻底化为一堆骨灰,甚至就连他的骨灰也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青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无穷的后患。

    在某种程度上来看,他比照美冥更加让宇智波启厌恶。

    他不但偷到了木叶的血继,甚至还把这份血继封印在自己的身上加以使用。

    可以想象,拥有了白眼的话,完全可以看出四代目水影被控制的情况。

    而这样的话,完全不利于宇智波启对带土的投资。

    也完全不利于,宇智波启希望在水之国搞到的利益。

    虽然说这个家伙未来算是一个不错的战斗力,但是这份战斗力是源自白眼。

    宇智波启身边有日向绫,未来为什么还需要他?

    而照美冥之所以留下来,目的就是给黑绝他们找麻烦,或者说在给未来的晓找麻烦!

    未来的小组织头号二五仔已经安排好了,那么它的敌人也要准备就绪不是吗?

    只是一想到白眼,宇智波启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

    犹豫了一下,最终他还是走了过去,随手就把封印在青眼里的那颗白眼给扣了出来。

    如果他的动作在慢一点,恐怕青这个家伙的尸体就要被天照之炎给彻底吞噬了。

    只是白眼扣了出来又让宇智波启有些犯难,这东西到底要怎么处理?

    思来想去,宇智波启最后叹了口气。

    “算了,就当给那个女人一个礼物好了。不管她用不用,就当做是一个保障好了。”

    眼睛这个东西,宇智波启一直都觉得,完全属于自己的才会是最好的。

    就比如他在拥有了永恒眼后,却依旧没有要的打算。

    当然,宇智波启更清楚假,如在没得选的时候,有一个不错的代替品也会是极佳的选择。

    假如当初他没有做混合双细胞融合实验,而是直接放弃了。

    恐怕为了更高层度的眼睛,他也会选择接受那双永恒眼,哪怕和宇智波富岳翻脸都在所不惜!

    说白了,所有的选择都要有一个基础才行。

    在他们不是大圣人的时候,没有一个合适的,完全适用于自己,并且不会让自己处于不利地位基础。

    谁也不会大方到把唾手可得的利益交出去?

    只有有了一个基础,有了一个不弱于当前利益,并且可持续发展潜力无穷的利益,这个准则才会生效。

    宇智波启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是某种程度上他真的是属于那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而日向绫这个女人,也同样如此。

    “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最后会娶了她,恐怕以后真要被她治的死死的吧?”

    摇了摇头,宇智波启把这颗眼睛收了起来,随后他的目光就凝视着远方。

    在不远处,他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拥有着不弱查克拉的家伙,朝着他这个方向赶了过来。

    深吸一口气,宇智波启缓缓的把忍刀收了起来。

    接下来的战斗恐怕真不是身体层面的战斗,而是幻术方面的战斗了。

    宇智波带土虽然控制住了四代目水影,他也会为了宇智波启而放水。

    但是为了这个舞台,为了不让黑绝起疑心,夺取控制这方面恐怕他还是需要下一番功夫。

    只是不知道带土的幻术控制力度如何,不然他们还可以隔空交流一番。

    不得不说,查克拉这个东西真的太神奇了。

    或者说查克拉这玩意,真的就和大筒木羽衣所说的一样,这是链接人与人心灵的东西。

    只是这种东西具备着可怕的威力,因此在不断地发展过程中,它失去了‘交流’这方面的能力。

    只剩下了,无尽的‘杀戮’这方面的能力了。

    “来了吗?”

    忽然,宇智波启感觉到那股查克拉越来越近,而下一刻他自己都愣住了。

    因为他看见一股恐怖的洪水,朝着他奔涌而来!

    .....

    “抓到那个家伙了!”

    在远处,宇智波带土控制着四代目水影快速切入到了战场。

    没花多久时间,四代目水影就来到了宇智波启的身边。

    宇智波带土和黑绝都不约而同的,都没有选择太过于靠近战场。

    一个是心怀鬼胎,而另外一个则是纯粹被宇智波启的威慑力给吓到了。

    实话实说,黑绝虽然同意了带土让四代目水影参战。

    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他觉得这件事可能要糟。

    现在那个小鬼的具体状态如何他不清楚。

    但是正常来说经历了那么大的一场战斗,他现在的情况应该很不好才对。

    可宇智波启这个小鬼的诡异,早已经打破了黑绝的认知。

    如果不是这个小鬼身边有一个千手一族感知性忍者,和一个日向一族的白眼。

    恐怕他早就要机会去探查这个小鬼的底细了。

    而现在,那个鬼地方的破坏力那么强,天知道自己隐藏得太浅会不会直接被弄死。

    没机会探查到这个小鬼的虚实,自然没办法完全确定这个小鬼的具体情况。

    可是即便如此,黑绝内心也有了一定的想法。

    那就是这个小鬼的眼睛,恐怕已经不是普通的万花筒写轮眼了!

    这个结论让黑绝感觉到很荒谬,但事实上这种荒谬无比的事情还真的说不清楚。

    因为那个小鬼的瞳力这样去搞居然都没事,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这个小鬼的眼睛,恐怕真的已经进化了!”

    实话实说,黑绝真的不敢相信这种事情。

    但是对于宇智波一族的血脉,他内心还是保持着警惕。

    万花筒写轮眼的持有者,黑绝上千年下来早就已经见过不知道多少个了。

    其中有因陀罗的转世,也有一些天才忍者。

    其中最让他记忆犹新的依旧是因陀罗,这个家伙确实有个兄弟阿修罗。

    但是他的万花筒写轮眼在开眼的时候,就直接达到了永恒眼的级别。

    至于其他的,无论是他的转世也好,还是那些天才忍者也罢,他们都没有一次性达到这个级别。

    当时黑绝也曾迷茫过,直到他忽然注意到,那些因陀罗的转世似乎都有个兄弟后。

    他才开始设想,是不是那种不会瞎掉的万花筒,需要两双眼睛相互弥补才能达到这个程度。

    经过他上百年的实验,他基本已经确定了这个方案。

    甚至他还知晓了一个方案,那就是依靠着阿修罗转世的力量,勉强达到这个程度。

    只是这个方法会让写轮眼在消耗止损上达到永恒眼的程度,但是却不能在质量上达到同样的程度。

    这个方法基本是被黑绝放弃的,因为他的目标始终都是阿修罗的转世。

    可鬼知道宇智波斑这个家伙,居然通过他的石碑想到了这个方法,并且还实验成功了一个个体。

    黑绝不觉得宇智波启这小子知道这个方法。

    虽然和这个方法被他记录在石碑之上,但是想要看到这个方法需要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当然也不能排除一些意外,毕竟这个小子现在情况过于诡异了。

    除此之外黑绝还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这个小鬼会不会真的具备一些因陀罗的查克拉?

    又或者这个小鬼的血脉不错,导致他返祖了?

    虽然很扯淡,但是更扯淡的事情就在眼前发生了,黑绝不得不去思考这些东西。

    这个小鬼没有兄弟,没有和他相互兼容并且能相互融合的眼睛,来帮助他补全万花筒的缺陷。

    那么是不是可以大胆一些,这个小鬼的眼睛就是自然进化而来。

    或者说他开眼就是这个德性,根本不需要融合别的眼睛。

    这双眼就是一双完整的,任何方面都是完全的眼睛?

    “如果是这样,那才更加糟糕啊!”

    黑绝的内心无比难受,自己奋斗了那么多年了,好不容易见到了一次曙光。

    天知道为什么,居然出了那么多的篓子!

    那个因陀罗的转世者宇智波斑死了就算了,可现在轮回眼的掌控者,居然一点都不熟悉自己的能力。

    而宇智波斑找的代理人,居然还是一个脑子有些问题的家伙。

    除此之外,居然现在还冒出了一个眼睛诡异程度难以想象的家伙,这种多灾多难实在让黑绝无比的郁闷!

    “该死!”就在黑绝内心愤愤不平的时候,忽然一旁的宇智波带土怒骂了一声,顿时让黑绝回过神来:“怎么回事?”

    “那个家伙.....那个家伙....”

    宇智波带土捂着一边眼睛,看起来似乎有些痛苦。

    更有意思的是,些许的鲜血居然顺着他的面具流了出来:“那个家伙,抢走了我的控制权!”

    “该死!”黑绝这一刻根本无法忍受了,他直接破口大骂了出来:“怎么会这样?”

    “那个该死的家伙,瞳力比我强!”宇智波带土按照之前的约定直接说道。

    “他在和四代水影战斗的时候,居然强制性把他拖进了幻术当中,并且强行抑制了我的查克拉。

    我的距离太远了,我根本抢不过他。”

    黑绝闻言浑身一僵,随后似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确实,隔了那么远对宇智波带土的控制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他们真的不敢随便靠近那片战场啊。

    只能说,那种萦绕在他内心的不安确实实现了。

    也许是早有预料,也许是怪事实在见得太多了。

    黑绝居然发现自己的内心异常平静,他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

    “不行!我要过去!”

    相比去黑绝的淡定,宇智波带土看起来就来十分的不服气,也非常的不满。

    “该死的家伙,我要亲手解决掉你!”

    “算了吧,你不是他的对手。”黑绝看了他一眼,最后无喜无悲的说道。

    “何况他还带着一只尾兽,假如你出手尤其在这个地方,我们以后也不用在雾隐待下去,那个王八蛋明显是学着你的装扮在做事。”

    “可是,我们出手明显和他不是一路的啊!”

    宇智波带土疑惑的问道,剧本确实按照宇智波启的部署在走。

    但是宇智波启并没有和他说的很清楚,因此他现在确实很疑惑。

    “就算不是一路,但是那个家伙对雾隐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挽救了。”

    黑绝苦恼的叹了口气:“而且一旦被雾忍记住你的查克拉,那么以后我们真的可以离开了,你也不用再考虑报复雾隐了。

    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回收人柱力,我记得你说过他只是压制了你的查克拉,对吗?”

    “是的,可是真的没办法吗?”

    “除非你不想在报仇了,不然你就安分点吧,我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对付这个家伙了。”

    ....

    “该死的宇智波带土,居然浪费我那么大的力气!”

    宇智波启微微有些喘息着,看着眼前呆滞的四代目水影枸橘矢仓,他的内心真的是郁闷无比。

    原本他以为自己面对这个家伙,只需要进行一场幻术的比拼,然后抢夺控制权就行了。

    可是宇智波带土真的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大概是舞台搭建好了,为了让表演更加的真实,他居然给了枸橘矢仓一个命令,那就是和宇智波启战斗!

    虽然这个家伙只能按照本能来战斗,但是能成为影的家伙有几个是弱的?

    只能庆幸宇智波启拥有万花筒写轮眼,天然克制这种尾兽。

    还有枸橘矢仓和三尾现在还没有成为好朋友,没有相互认可相互配合。

    不然他就真的要浪费不少精力来应对他了,而且还不见得打得过呢。

    无奈的叹了口气,宇智波启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痛的胸口,

    这个家伙的‘水遁·水镜之术’确实给宇智波启带来了一些麻烦,还有风遁也让他吃了些许苦头。

    不过还好,‘水遁·水镜之术’虽然夸张到可以倒映出,一个和敌人一模一样的人。

    并且可以使用和对手相同的忍术,而且威力相同。

    但是和这个术也是有上限的。

    假如没有上限,这个家伙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程度。

    但是这种术一旦使用的好,恐怕再强的人稍不注意也会生死陨落。

    至于风遁,这小子的风遁玩的确实不错。

    那大范围的风遁力道十足而且还带着锋利的特性,让宇智波启有些应付不急。

    “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解决了这个小子。”

    宇智波启摇了摇头,忽然他抬起头看向了外围:“天照被封印了吗?算了,还是直接解除掉吧。”

    天照虽然不是宇智波启的天生能力。

    但是这个术和须佐能乎绑定在了一起后,只要宇智波启还保持着须佐能乎就能感受到它们。

    而宇智波启的习惯是,时时刻刻都隐秘的开启着初始阶段须佐能乎。

    因此,他能感受得到那些天照黑炎的情况。

    而且宇智波启还清晰的感觉得到,他完全可以通过须佐能乎控制这些黑炎,这可给宇智波启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深吸一口气,宇智波启的万花筒写轮眼缓缓的旋转。

    与此同时枸橘矢仓眼中也出现了和他一样的图案,而这个图案也伴随着宇智波启的万花筒旋转而旋转。

    枸橘矢仓体内的封印术很完整,但是这样的封印术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开。

    因为解开的方法,就在枸橘矢仓自己的脑海中。

    随着宇智波启不断地控制,强大的查克拉冲天而起!

    一只全身布满刺菱,长着三只尾巴的乌龟赫然出现在了宇智波启的面前!

    巨大的、无所不在的水流,在这一瞬间全部朝着这里汇聚而来。

    宇智波启纵身一跃跳到了三尾的头顶,他的脸上虽然有些疲惫,但是更多的则是一种复杂的表情。

    有些许的疯狂,也有些许的冷漠。

    “这场表演也该结束了,就让我亲自让这个舞台剧谢幕吧!”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