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04】两套和服
    4月5日,周日,早9点。

    清明节之后的倒春寒,还是有点冷的,属于把糖葫芦拿到户外,也不会马上融化的天气。

    青姿学园的校车正在通过公路大桥,大宁江边的柳树迎风招展,显示出仲春的活力。

    车窗口的陆瑟叹了一口气,在他旁边座位上的包兴,正滔滔不绝地跟家里人打着电话。

    “喂,老爸你信号不清楚吗?我刚才说了,今天我们30多个人,要一起去做一些警察不让做的事情!”

    每辆校车的容量为40人,装下一个班级绰绰有余,班主任南宫老师坐在距离司机最近的位置,不时回望同学们的动静。

    “哈哈哈,什么不让做的事情?当然是约~炮啦!”

    “吓着了吧?春节不是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吗?我今天和全部35名同学去参加江北的「新年重新过」活动,再观赏夜晚的烟花表演,岂不就是约定去放炮……”

    包兴自以为幽默,奈何他老爸信号不好,没听清楚后面的解释。

    “包兴啊,你们那30多个人,不会都是男的吧……”

    “我在外地出差,也管不了你当攻还是当受。可你千万得注意戴套,现在高校艾滋病异常猖獗……”

    “等等!我说的是去看烟花表演!爸?爸你为什么要挂电话!?”

    平时脸色就不能说好看,如今脸色更加不好看的包兴,作为老爸心中新晋的基佬派对成员,放下了手机。

    “混蛋啊!小佳不和咱们坐一辆校车已经很让我郁闷了,为什么还要叫老爸误会我!”

    作为发小,陆瑟第一时间送来鄙视的眼神。

    “你这是罪有应得。校车以班级为单位,小佳连高中部都不是,凭什么跟咱们坐一辆车?”

    “哪怕你以自己智力有缺陷为由,去初中部就读也没用。据我所知,小佳今天坐了林琴那边的专车,你不到活动场地是遇不见的!”

    林怜、阿雪、莫莉显然也坐了同一辆车,这让高二(1)班的校车空出不少座位,有些人干脆横躺在两个座位上面,好不惬意。

    “泰龙你把腿收起来,学生要有学生样,外出活动别给班级丢人!”

    南宫老师尖声训斥,让泰龙不好意思地坐直了身体。

    楠楠的座位距离南宫老师比较近,她看见南宫老师在认真涂指甲油。

    “老师你真会保养指甲!要不是校规不允许,我也要做你这么漂亮的指甲!”

    遭到学生夸奖的南宫老师得意洋洋。

    “对吧,漂亮吧?还是女生理解女生。你看,明明指甲油有这么多五彩缤纷的好看颜色,在男人眼里却被粗暴分成了四类:刚杀了人、刚掏了粪、中毒太深,还有得了灰指甲一个传染俩……”

    南宫梦眼神中的怨恨,很快就变成了微笑。

    “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我要把指甲涂得美美的~万一在庙会活动中有艳遇呢?”

    “诶?老师你外出带队班级活动,还想着自己的艳遇~太没有老师样了吧!”

    “闭嘴!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还没嫁出去,就会理解我的感受了!”

    今天是周日,又是非强制性的「新年重新过」庙会活动,所以对服装没有特别要求,学生们穿便服的居多。

    陆瑟却还是一身校服,他本身就是西服控,青姿学园的男生校服是小西服套装,跟他的便服也没啥差别。

    不但穿着校服,还在胸前佩戴着校徽,白底镶金边的盾牌形中间,以金文「青」字,彰显着隶属青姿学园的独特身份。

    “我跟何其美校长约定过,作为学校给我各种方便的交换条件,我一旦在媒体面前出现,必须佩戴青姿学园校徽,并且尽量展示学校正面形象。”

    包兴吐槽着装过于正式时,陆瑟如此解释。

    在校车位置中比较靠前,和三迷妹坐在一起的冬妮海依,着装也正式得紧,根本就是出任保镖时的全黑西服。

    原本要穿红色运动服的冬妮海依,被三迷妹缠着说那套太日常,好不容易参加校外活动,应该反常态而行之。

    最后的结果就是穿了这套定制西服,行走时三迷妹抢着搂她的胳膊,配合1米85的身高从背后看上去,妥妥的左拥右抱高富帅、人生淫家大渣男。

    从前面和侧面看,倒还能看出来是男装丽人。

    不过不知为什么,冬妮海依貌似有服装之外的困扰,颇有些强打精神的样子。

    如果冬妮海依仅仅是穿了男装就心生烦恼,那她可太放不开了。

    要知道陆瑟前座的316寝室二人组,也就是理香和爱丽丝,可是穿了和服啊!

    日本女生跟新年(元旦)的关系,原本就比较密切。

    陆瑟还记得前年有个新闻,讲的就是新年时,日本有20名高中生和大学生穿着白色上衣和巫女装束的绯袴,扮作巫女参加新年祈愿。

    (新闻没提这些高中生和大学生的性别,想来应该是女的,不然口味有点重)

    听八卦的三迷妹说,理香本来想要把中国的春节当做(日本)新年来过的,没想到疫情导致行程受阻。

    如今林氏集团牵头,组织各种小商贩开展「新年重新过」庙会活动,正合她意。

    刚到中国的时候理香还有些担心,不知道上街穿和服会不会被打,但是渐渐地发现街上穿汉服的人也多了起来,似乎这么做也没大问题。

    可惜理香虽然从日本带来了几件尺寸不一的和服,想着送给处的不错的朋友,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出原室友冬妮海依合适的尺码。

    冬妮海依不但个子高,手和脚也很长,属于正经的田径运动员身材。

    勉强套上和服的话,手和脚都会大段大段地露出来,看上去非但不像辉夜姬,甚至也不像桃太郎,根本就是桃太郎要去鬼岛打的鬼啊!还有三迷妹当忠心手下,属于一个有势力的雄霸一方的鬼啊!

    没有大号和服,却有小号和服,理香挑出来的最小号的和服,恰好爱丽丝能穿。

    “这是小时候外公买给我的,质量很好但我只穿了几次,如果是爱丽丝的话,说不定穿的时间会比我长……”

    “混蛋凭什么诅咒爱丽丝再也长不高了!爱丽丝是大人,才不会穿小孩子穿的衣服!”

    “可、可是我一个人穿和服有点害羞,希望爱丽丝能陪我穿……”

    最后,并不像小佳那样沉迷于cosplay的爱丽丝,竟然真的穿了和服来参加活动,出发前跟理香一起引起了围观。

    理香的和服是红底白花纹饰,爱丽丝则是白底红叶纹饰。

    从远处乍一看颜色互补,有如姐妹,离近了看却又有不同。

    日本对传统女性所谓“大和抚子”的要求,是「行不露足,坐不分膝,立不摇裙,踱不过寸,笑不露齿,怒不高声,手不上胸」……

    和服这种东西,其实对女性的行动束缚很大,许多人穿上以后,简直可以说像「长了胳膊和腿的电线杆」。

    然而理香似乎深谙和服穿戴之道,单马尾少女用一根红绫约束头发,配以端庄松软的和服质料,一举一动透出典雅之气。

    立如芍药,坐若牡丹,行犹百合。

    严厉的风纪委员好像被和服封印了起来。

    当然,也不排除是前日里被太阳能蟑螂吓得威风尽失,要在故乡的樱花中寻找些许安慰。

    前面说过,没有经过训练的人穿和服,很可能会穿成长了胳膊和腿的电线杆。

    爱丽丝就是那个没有经过训练的人,行走起来还跟以前一样急匆匆的,表情也完全称不上娴静。

    但陆瑟还是要给爱丽丝双手点10亿个赞!不会穿怎么了?老子就双标了!就算是电线杆也是史上最萌的电线杆!

    活泼有活泼的好处!白色带红叶纹的和服,突然跑起来难道不像蝴蝶吗?更别提偶尔停下来喝水的静态图景,难道不会带来世界名画级的心灵享受吗?

    少不了用手机拍下和服爱丽丝仰头喝水的姿态,爱丽丝也乐意让陆瑟来拍,显得比理香还放松。

    陆瑟听爱丽丝讲过她同意穿和服的真正原因:

    “理香说自己只穿了几次就不能穿了……说明穿了以后很快就长个子了,所以这件和服是个吉兆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