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6章 人生十九岁,60分
    “荷姐要请客?”

    听方年半是狐疑半是喜悦的说出这句话,关秋荷眼睛顿住了。

    嘿!

    咱俩谁更有钱啊?

    这狗大户,就知道欺负弱小,还没完没了是吧?

    关秋荷一甩手,连道:“别瞎说,我是寻思薇语一直念叨,随便问问,顺便蹭顿饭。”

    方年追问了一句:“小语她念叨什么,要给我个惊喜?”

    “嗯。”关秋荷点了下头。

    闻言,方年唰一下就站了起来:“那你为什么提前跟我说,现在还有个锤子惊喜哦!”

    “不行,你给我赔!”

    “人这一辈子可就一个19岁!而且这可是我跟陆女士订婚后第一个生日!”

    “!”

    见状,关秋荷幽幽的叹了口气:“你敢问,我敢说,也是绝了!”

    “我赔,我一定赔。”

    “明天你生日会所有一切费用我包了,有用得上我的活,端茶倒水啊啥的,都交给我!”

    闻言,方年兀自不咋太开心。

    边叹气边说:“你也看到了,我在网上吃瓜忙得很,你不说我都没注意明天生日;

    根本就没打算有生日会这种东西,而且明天上下午都有课。”

    关秋荷:“又不影响你晚上浪。”

    “我像是那么浪的人咩?”方年不满道。

    关秋荷撇撇嘴,不接话,转而咕哝道:“都28号了,大学不是应该放假了吗?”

    “这是我上第二年大学了,哪年也没这么早过啊。”方年耸肩道。

    话音刚落,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是李安南的。

    “老方,我们放假了,我记得你明天生日是吧,我过去找你玩啊。”

    方年:“……”

    “那你得等了,我明天上下午都有课。”

    李安南连道:“没事没事,你家不是啥都有,省了我去网吧了。”

    “……”

    李安南嗓门挺大的,要不是关秋荷听不懂棠梨方言的话,估计那小眼神早就甩过来了。

    不过方年也没有瞒着的意思,结束通话后,耸耸肩:“好吧,真有,李安南他们放假了。”

    关秋荷:“呵!”

    接着是林语淙,也是放假了。

    然后是……邹萱。

    她居然也放假了,小意的问可不可以来申城。

    方年能说啥,当然是答应了,人家好歹一片心意。

    还让谷雨帮她订好了明天上午的机票。

    然后……

    林凤女士也凑了个热闹。

    说明天会带着方歆、外婆来申城。

    至于方正国同志,他最近真是忙得飞起。

    朱建斌将桐凤当康公益教育集团的第一所综合学府的地址选定在了大坪往桐凤的方向。

    现在已经开始了前期工作。

    按照当康公益的要求,没有去选择什么大集团统一接包。

    而是直接跟类似于方正国这样的小团队签订直接的承包建筑合同。

    建筑材料由桐凤当康公益教育集团统一采购。

    到工人这个层面,直接没有中间商。

    算是一种当康跟桐凤当局的共同尝试。

    这种公益工程,最忌讳的就是出什么款项不明确的问题,不给工人付钱啥的,搞个上访,谁都难堪。

    尤其是背后还有当康公益在。

    所以方正国同志这次没来。

    方年就纳了闷了,这咋都赶过来了。

    林凤女士的解释是,反正就两天课,对方歆来说完全没问题,还不如在申城多学两天。

    好吧。

    方歆确实是可以在向阳小学遥遥领先。

    一连串电话,把方年给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方年忍不住吐槽道:“就随便过个生日,搞得好像要过年一样?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也是奇了怪了。”

    一旁的关秋荷感叹道:“你快别说了,我羡慕坏了。”

    方年就笑:“等明年你24岁生日,我一定让小语给你大操大办。”

    “一边玩去!”关秋荷没好气道。

    她这两年都没正经过生日,毕竟家里的那一堆破事摆在那里。

    见状,方年胸有成竹道:“你现在可没那么多烦恼了,明年保证给你搞得轰轰烈烈。”

    关秋荷没咋太搭理这茬。

    …………

    晚10点多。

    方年跟陆薇语都躺到了床上。

    陆薇语主动聊起了生日的话题:“伯母、小歆还有外婆都要过来,还有你的朋友,要不明天就别去上课了?”

    “不影响,晚上简单庆祝一下就行。”方年无所谓。

    陆薇语抬眼看看方年,嘻嘻一笑:“先生是不是本来还有点期待我准备的惊喜?”

    “都怪荷姐!”方年哼声道。

    陆薇语笑了起来:“谁能想到你都忘了。”

    接着感叹道:“还好你还在上大学,要不然我给你准备的礼物都拿不出手。”

    “礼物?不是惊喜吗?”方年好奇问了句。

    “都被揭晓了的东西,还能叫惊喜呀?”

    说着陆薇语一副发愁的样子。

    “我家先生这么笨,可怎么得了。”

    方年忍不住捏了把陆薇语的小脸蛋:“买定离手,夫人可没地方后悔了。”

    “啧,砸手上了你看。”陆薇语装模作样道。

    “……”

    陆薇语似乎有很多杠要跟方年抬。

    絮絮叨叨的从生活说到了工作。

    说前沿创新行政部门的组建进度,磨合情况。

    说温叶忙到疯狂,才总算调整好前沿实习部的框架。

    说前沿现在的事务实在是太多了,周六日已经没了。

    又说方年怎么这么些天都不去前沿办公室了,别不是真的怕被追踪到实际地址。

    最后顺便就说到了红鹅大战。

    也说到了方年点的火。

    “你也是真闲,你搞的那个投票链接,晚上我还看了下,两者皆不的选项已经超过一百万票了。”

    这个方年也看了。

    老实说,看到结果后,方年真愣了。

    qq的支持才不到两万。

    红衣卫士也还不到五万。

    与那过百万票来说,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差距。

    可以说连个零头都没有。

    方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与之明显关联的是,当康游戏平台装机量暴涨起来。

    关秋荷正好在方年家里吃的晚饭,还念叨了一句,说到晚上八点,今天平台装机量接近1800万。

    注册用户数量自然也随之而涨。

    虽然当康游戏平台始终不支持qq登录,但注册难度并不高,手机号和邮箱都行。

    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后。

    陆薇语忽然打了个哈欠,然后悄没声翻身爬到了方年身上。

    悄声道:“先生,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

    方年:“……”

    也跟着小声道:“我就说你平时没这么絮叨。”

    “别不是没采取长效避孕药,你还打算送我个孩子?”

    听方年这么一说,陆薇语想了想,接着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小脑袋。

    那双倒扣的春笋因重力挤压放大,叠叠圈圈圆圆。

    不等反应。

    刚才还冒尖儿的小脑袋疏忽消失不见。

    顺势而下。

    及至人中,忽而停下。

    “别……”

    方年只来得及开口说一句。

    接着瞳孔一缩。

    情不自禁的张了下嘴,闷哼了下。

    和田玉暖存膨胀。

    再有白玉雪山忽而来袭。

    夹杂着柔顺蚕丝的摩挲。

    时暖时凉时温。

    难免令人局促不安。

    这会不自量力的人彻底调换了个儿。

    一双宽大的手忍不住揪起床单,寸寸绷紧。

    “呼……”

    未几,方年忽然用力一拉,小脑袋先被拉出来。

    接着一路下滑。

    遇山即停。

    本就是那完全空无一物的光景。

    便不再多此一举。

    不知疲倦的越过每一座山丘。

    尽管蚕丝依旧纠缠。

    但低谷依旧被袭。

    总算喋喋不休。

    令人咒骂人生太短。

    即便如此,陆薇语依旧要像个小孩一样,不知疲倦的逞强。

    最后,方年一手握住一双丰润春笋尖儿,平缓下来。

    “先生……舒心了吗?”

    方年:“……一点点。”

    “先生怕是期待已久了吧?这么久以来,先生再不曾提起。”陆薇语小声道。

    双手环在方年身上,眷恋。

    “红颜祸水。”方年感慨道,“明天该起不来了!”

    陆薇语皱皱鼻子,一口咬在方年肩膀上。

    “生日快乐。”

    …………

    …………

    9月29日,农历8月22,方年19岁生日。

    一大早,陆薇语便送出了她给方年准备的生日礼物:

    一个自制许愿卡台。

    以及一条皮带。

    许愿卡很简单,方年写下愿望,陆薇语说自己会无条件完成,十二张,按月算刚好一年份。

    皮带的意思就更简单了。

    把方年绑在身边。

    这样的礼物,还挺符合方年心意的。

    因为方年什么都不缺。

    许愿卡台这种生活里的小滋味,就额外的有意思了。

    方年拿到许愿卡台后,嘀嘀咕咕念叨了半天。

    见状,陆薇语很是觉得未来水深火热……

    早餐后,陆薇语开车送方年同学去了复旦上学,顺便去前沿上班。

    不过工作的时间并不多。

    临近中午时,陆薇语驱车去了虹桥机场把邹萱接到了君庭。

    在君庭吃过午饭后,陆薇语又马不停蹄的再去机场,把林凤她们接到了君庭。

    嚷嚷着要端茶倒水的关总也没闲着,帮着去把李安南跟林语淙接来了君庭。

    早在26号,新闻上就说申城已经正式进入秋天。

    今天更是只有21c。

    上午还下了点小雨,倒是下午天色尚可。

    于是关总带着一大家子去了不远处的高尔夫球场练习台玩儿。

    直到下午四点半,方年才结束课程,喊上温叶、谷雨、刘惜到东郊这边来。

    陆薇语也去接来了陈清慧跟张瑞。

    说说笑笑间,方年大手一挥:“晚上想吃什么,捡最贵的说,关总买单。”

    没等大家开口,关秋荷就笑着接过话头:“晚餐我安排好了,请了五星级厨师团队来家里,包你满意。”

    林凤女士赶紧道:“哪有让客人花钱的道理。”

    方年摆摆手,笑眯眯地道:“妈,你别这么客气,今天能来的都不是外人,没有客人一说。”

    “这院子大半是关总家的,一两顿饭吃不穷她,再说,是她主动要包场的。”

    关秋荷微微一笑:“阿姨,我一个人住,经常来方年家蹭饭,你要这么说的话,我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再来蹭饭。”

    “再说……今天我不想花钱,方年也不能让。”

    听方年跟关秋荷这么一说,又看陆薇语笑着点头,林凤女士只得作罢。

    不过心里想想,也觉得是有点见外。

    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关秋荷照顾方年了。

    方年的外婆反正是听不太懂,只是满脸笑容。

    …………

    晚餐很丰盛。

    在场众人基本上都是第一次体验这样的私厨形式。

    厨师团队几乎照顾了所有人的口味。

    吃差不多时,陆薇语推出来一个19层的超大蛋糕。

    包括方年在内的所有人都有点发愣。

    方年更是寻思,‘难道这才是惊喜?’

    入乡随俗,没有许愿环节,只是简单尝了尝蛋糕。

    因为特别说明,方年也没让大家送礼物。

    蛋糕环节后,众人怂恿让方年说两句。

    方年也没拒绝。

    想了片刻,面带微笑,平静道。

    “人生十九岁,打个六十分吧。”

    “将来慢慢努力,争取这一生能得到一百分,大家一起加油。”

    温叶差点跳起来,心里嘀咕道:“方总呐~给我条活路吧!”

    谷雨也有点这个意思。

    关秋荷要不是自制力还可以,也得跳起来。

    至于陆薇语……

    她人傻了。

    反而是陈清慧、张瑞包括林语淙、李安南他们只是调侃打趣,并未细思。

    林凤女士……

    她知道的不多,甚是满意方年的谦虚,带头赞许道:“很好,没翘尾巴。”

    …………

    晚饭后,年轻人们的夜生活正式开始。

    布加迪的引擎最先轰鸣。

    宾利、奔驰大g、辉腾、奥迪纷纷亮起车灯。

    接着呼啸离开别墅庄园。

    连方歆都被带着去了。

    半道上,坐在布加迪副驾驶上的李安南蠢蠢欲动。

    见状,方年并不吝啬,找了个地方停车,交换了座位。

    方年细细叮嘱:“这车的油门很凶猛,一脚下去忘了抬起来就破百了,你先轻轻踩踩适应一下,再起步。”

    李安南已经拿了驾照,也摸过其它车上路,就也还行。

    只不过依旧足过了二十分钟,李安南才正式适应下来。

    一开始他浑身都发抖,要不是点了火,他怕是得花个几分钟才能点火。

    刹车踩得死死的,一直不敢把脚放油门上。

    最后才小心翼翼的尝试。

    一直在深呼吸,要不是开着窗,感觉车内的氧气都要被李安南一个人吸完。

    方年倒不意外。

    换做是当年的他,别说开布加迪了,开个五菱宏光,都得紧张半天才敢上手。

    因为耽搁了这一下,布加迪晚了几十分钟才到目的地。

    引擎轰鸣缓缓响过来,很快吸引了夜店附近所有男女。

    各种激动的脏话就卧槽着蹦了出来。

    李安南一下车,听到这种喧嚣,立马就被感染了。

    落在耳朵里的议论千奇百怪。

    “原来富二代也穿这么朴素的啊。”

    “卧槽了,开得起布加迪的人,果然与众不同,身上一件名牌都没有。”

    “还戴电子手表?”——李安南手上有一块卡西欧的g-shock,花了他半个月暑期实习工资。

    “不会是租车公司的吧?”

    “租车公司??你在逗我吗?这是布加迪百周年纪念版,银-红双调,这个款型全球只有四台,这个车漆全球唯一,你租给我?”

    “四千多万的超跑啊,摸都不敢摸。”

    “……”

    想摸也难,布加迪一停稳,保安立马就过来拉了安全带围了起来。。

    他们太愿意做这事了。

    因为真的一旦有点问题,就很麻烦。

    好不容易跟方年一同走进夜店,李安南立马原形毕露:“卧槽卧槽,有点太激动了。”

    “先别着急激动,矜持。”方年小声道,“等下可能有许多漂亮妹妹来找你。”

    李安南:“那我要怎么做?”

    “什么都别做,矜持。”

    方年强调道。

    “因为穷人装有钱人被拆穿后,立马会被无情鄙视,但有钱人装穷人,哪怕知道真相,大家也会觉得是在体验生活;

    具体到女生,前者会被认为是欺骗感情,人品不行,后者会被认为是测试真爱等等。”

    李安南瞬间竖起大拇指:“一针见血!明白了!”

    接着又说:“老方,带我发财吧!”

    “发财哪那么容易。”方年就笑,“你别看我,我现在可是背着几十亿的债务。”

    “一所大学的资源很丰富,你能得到多少取决于你有多努力,别光说。”

    李安南认同的点头:“我也发现了,图书馆真是个好地方,极大的开阔了我的视野,不过……”

    “老方你为什么一直要扶我这坨烂泥巴?”

    闻言,方年乐了:“看不出来你对自己的斤两还挺清楚的。”

    “我这才过19岁生日,你看身边还有几个曾经的熟人?”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知道吧?

    “你要是不牛逼,怎么显示出我得道了?”

    闻言,李安南沉默片刻,接着感慨道:“谢了,老方,我也想有一天能给自己打60分。”

    “……”

    下一秒,喧嚣掀顶而起。

    这是关秋荷选的地方,高端大气上档次有格调,也……

    闹挺。

    ======

    ps:一不小心又写到了三点多,写这点东西,还挺难,我可能真的不懂怎么努力啊,冲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