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章 叫绝
    眼见霍欣还在念念不忘替自己谋划,似乎是真替自己着急。

    宁卫民多少也有点小感动,不禁劝道。

    “你呀,就放心吧。完全没必要替我着急。我是不会因为这点事儿就被宋大姐开除的。我有绝对的把握。”

    霍欣的眼里可不揉沙子。

    “你怎么那么肯定?我就不信……”

    “不信你就等着看啊。”

    宁卫民还确实就胸有成竹,他随后就把理由一一摆出。

    “我跟你说,可不是所有当领导都那么小气。宋大姐可是个有见识、有胸襟的人,更懂得长远利益大于短期效益,能听得进逆耳忠言。否则,我压根不会跟着她干。”

    “何况外企是什么办事作风?那不能光讲拍马屁,讲的是务实和效率,看重的是个人能力。现在公司最着急的是怎么打开国内的局面。我建议书里哪一条不是为了公司的切身利益考虑的?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问你,卡顿先生来咱们这儿,是不是寻求合作来了?他为了赚钱不假,可毕竟打着两国友好,文化交流的牌子。用咱们的话说,就是奔着和气生财来的。那就得你好我好大家好才行。否则,要是招得咱们老百姓恨上他,他还挣什么钱?”

    霍欣想了想,这个道理倒是对的,但终归还是觉得有点夸张了。

    “你这太言过其词了吧?哦,难道按照原方案来,就招老百姓恨了?”

    宁卫民却毫不迟疑的加以肯定。

    “那当然啊。这事儿还不是明摆着的。”

    跟着他反问霍欣。

    “我问你,咱们公司办陈列室把斋宫给占了,而且从此拒绝对外开放,只允许特定的客人开参观,这公平吗?是不是就等于永远把普通观众拒之门外了?”

    “我再问你,咱们老百姓是不是国家的主人?天坛的斋宫是不是咱们祖宗留下的民族文化财产?哦,占了主人的房子,却不允许主人进来参观,全世界有这样的道理吗?”

    “要是再往深层次去说,皮尔·卡顿用我们的古建做个人陈列馆,让我们的文物给他挪地儿。这甚至是对我们的传统文化的不尊重。”

    “当然,我们的老百姓或许是想不到这一层,现在人们也远远认识不到这一层,我们自己就缺乏对老祖宗这些遗产的保护。要不怎么会乱刻乱画‘到此一游’呢。”

    “可话说回来了。明明票钱没变化,进来却少看一个景点。有哪个游客能高兴?另外,老百姓会不会因此觉得,这里签署了不平等条约,又变成外国人圈占的租界了啊?”

    对宁卫民的问题,霍欣一个也答不出。

    她只能照本宣科用领导的话和从姨妈嘴里听到的信息来作答。

    “那不就是怕老百姓对外资企业带偏见,影响外贸合作,阻碍改革开放,才这么处理的嘛。

    “你知不知道可口可乐的事件?今年四月,美国的可口可乐公司要在沪海建厂,遭遇了强烈抵制,不得已改选了京城。”

    “但即使如此,民间不良反响也很大。到处都在传唱《社会主义好》歌曲的谐音,什么‘洋鬼子没打到,帝国主义可口可乐回来了’。所以斋宫的事儿,完全是无奈之举。”

    这件事宁卫民倒是不知道。

    听霍欣描述的这么有趣,他甚至被民间智慧逗笑了。

    不过他的主张却未曾动摇。

    “这并不能完全类比。可口可乐是民国就存在的老牌子,曾经是旧社会美帝的标志,老百姓自然不会有好感。说白了,可口可乐的品牌形象需要在共和国重新建立,得做不少给自己‘美容’的事儿,改善老百姓的印象才行。”

    “但皮尔·卡顿公司就不一样了,这是卡顿先生创造的个人品牌,对咱们国家没有任何历史包袱。相反,由于卡顿先生为我们带来了时尚文化,几场时装表演的反应非常轰动。如今卡顿先生已经成了共和国能够信赖的朋友,他在用实际行动和我们的国家互惠互利。”

    “所以在我看来,园方和宋大姐的初衷和用意是好的,可方法完全错了。现在对皮尔·卡顿公司来说,正是应该乘胜追击,把官方的好口碑扩大到民间的最佳时机啊。坏事怕出门,好事怕什么?”

    “至于封闭性的经营,当然可以阻止老百姓进去看,营造一个相对于清净的环境。但于理不合。像这样纯粹行政命令的阻隔,不但阻止不了老百姓心里的不满,反倒会造成文化隔膜和对品牌的伤害。至少我个人,就会心生不满。”

    最后一句让霍欣大吃一惊。

    “什么?你?你还不满?”

    宁卫民以一副理所应当的语气说。

    “那怎么了?我也是华夏子民啊。虽说我是给外国人干活,挣外国人的钱吧。但不意味着我把自己的国籍卖了。就得纵容外国人办错事,为了几张外汇券昧着良心当汉奸吧?”

    霍欣觉着有点刺耳了。

    “怎么说的那么难听?”

    宁卫民却坦然极了,完全是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

    “难听的话往往是事实,所以我要尽我的能力纠正这一切。难道有什么错吗?”

    “在我看来,这件事完全可以让所有人都满意。大可以把遮遮掩掩变成正大光明。只要把天坛斋宫的室外空间规划成一个美术雕塑展览场地就可以了。或者可以叫做展览艺术区。”

    “你想想看,皮尔·卡顿做服装陈列哪儿用的了这么大的地方啊。这些屋舍之外,空着的地方白白浪费吗?倒不如由卡顿公司投资几万元,在这里举办一个传统与现代交融主题的艺术雕塑展览区,鼓励我们美术学院的学子参展。”

    “到时候斋宫全面开放,pc服装全在室内,室外全是艺术雕塑。这这样的环境,既符合时装行业的艺术要求,也同时在促进东西方的艺术交流,给我们学子发挥才华的机会。”

    “真是这样的话,当然斋宫可以全面开放。那对于皮尔·卡顿公司来说,扩大了宣传,树立了口碑。对于天坛园方来说,扩大了吸引力,多了吸引游客的内容。对于游客们来讲,也多了更多有趣的参观内容。那岂不是人人满意?”

    “至于陈列室所需要的清净空间,我认为应该采用局部封闭的方式。比如把两个值守房小院封闭起来,改成咖啡厅或是休息室。即使想把寝宫也封闭了也没多大问题。因为有了无梁殿的主要区域开放,不会让老百姓有多少不满的。”

    “一旦真有什么重要贵客需要接的,完全可以临时做出安排,暂时停止对公众开放嘛。这难道不好吗?”

    “总之,我们应该努力把皮尔·卡顿公司释放的善意,让公众看到。让皮尔·卡顿公司促进文化交流的形象深入人心。这样既能达到公司和品牌的商业宣传目的,也会让公司和品牌获得更多的民众支持和好感。”

    “我相信,无论是卡顿先生本人还是宋大姐,都应该会明白我这些建议的良苦用心,做出正确选择的。”

    就这样,宁卫民慷慨激昂的陈词算是彻底把霍欣镇住了。

    虽然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妥,对事情的结果有点不放心,可也不能不为宁卫民的想法拍案叫绝。

    不能不对他这份试图周全各方各面的勇气和情怀,心生激动和钦佩。

    希望吧,希望一切真能如他所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