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7章 上门闹事(先来个五千大章求月票!)
    次日清晨。

    齐天从夏府中信步走出,夏清雪牵着小黄跟在身后。

    他今天不想坐马车,只想徒步走一走。

    况且,风火造型过于高调,今日镖局开业,不宜惹人注意,毕竟他只想做个幕后老板。

    齐门护卫镖局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门生意。

    虽然他完全可以选择更赚钱的生意,甚至可以把上一世某些高科技的东西带到这个世界,但他却不想这么做。

    他始终认为,这一世是老天对他上一世孤苦伶仃,辛勤劳苦的补偿,每日能吃好,喝好,玩好,做个三好青年的知足了!

    而护卫镖局这个行当,可以让他在这个略有些陌生的世界,带来一丝丝的安全感。

    他刚刚走上云海大道,镖局的方向就传来阵阵锣鼓声。

    齐天知道,这是九叔找来的舞狮表演。

    这个世界虽然跟过去的世界有些差异,却也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店铺开业的舞狮,鞭炮等都是必备的,意为开业大吉,鸿运当头!

    齐门护卫镖局门前围了很多看热闹的百姓,而大门之上的“齐门护卫镖局”的牌匾,被一块红布包裹,等着揭牌!

    齐天笑吟吟的来到镖局门前。

    此时九叔满脸笑容,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巴更是快开到了腮帮子,看起来很是高兴!

    而他身后站着六名身高九尺,肌肉大的像块铁疙瘩的护卫,如同门神,很是威武。

    齐天认出了这几名护卫,他们虽然不是镖局里身手最好的,却是“看”起来最厉害的,充门面很不错…

    “嘿嘿,街坊邻里,生意同行们,以后我们齐门护卫镖局就正式开业了!

    如果有贵重物品需要存放,押运,或是想找些看家护院的护卫,欢迎随时来齐门护卫镖局。

    我们镖局的护卫各个武艺高强,都是可以一敌十的高手,绝对是各位老爷,夫人,少爷,小姐们安心生活的保证,绝对没有贼人敢来打扰!

    各个商铺的老板也可以来请我们的护卫,不仅比家养的打手要省钱,更能让您省心!

    一会儿我会把镖局的具体业务张贴在墙上,大家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看一看。”九叔笑着将镖局的业务介绍给围观的百姓。

    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他伸手抓着牌匾上的红布,用力一扯,烫金的“齐门护卫镖局”六个大字露了出来。

    又有四名护卫将早已准备好的业务告示,小心翼翼的贴在了大门两旁的围墙上。

    几名老板模样的人,仔细看了看告示,苦笑着摇了摇头。

    其中一名有些玩笑般的喊道:“是不是请了你们齐门护卫镖局的人,就不用给帮派交保护费了?”

    “就是啊,店里的那些只不过是应付一些撒泼的客人,大多数还是得靠那些帮派保护我们?”

    “就是啊,请你们无疑就是多花一份钱而已。”

    ………

    九叔含笑着点点头,他早就知道会有此疑问,于是自信的说道:“各位老板们的意思老夫都明白!

    请各位老板们放心,只要聘用我们齐门护卫镖局的护卫,你们则无需再给帮派交保护费!

    你们的人身财产都由齐门护卫镖局来负责!”

    九叔早就和齐天商量过,齐门护卫镖局未来的目标就是要取代江湖帮派。

    或者说,让江湖帮派的功能合法化。

    那些老板苦笑着摇了摇头,分明就是不相信九叔说的话。

    在他们眼里,齐门护卫镖局不过就是刚刚开张,甚至可能连云海城究竟是什么情况都没搞清的愣头青。

    不给帮派交保护费,就等着泼大粪,流氓地痞找上门吧。

    那帮人都是些无恶不作,杀人都不眨眼的亡命徒!

    这些人质疑的态度,九叔心理早有准备,只是他现在无法用口舌让这些老板们相信镖局有这个实力,只能倚靠将来用事实说话了。

    忽然,他看到了人群中的齐天,但后者却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声张。

    九叔很懂齐天,心知老大不想露面,便微微点点头,继续招呼着百姓们,“今天我们还有流水席,从此时开始一直到晚上,欢迎各位乡亲们赏光!”

    这是他和齐天商量的,请百姓们吃一天的流水席,把镖局的名号先打出去,口碑传播也很重要。

    免费的早餐永远都是那么让人喜爱!

    百姓们兴高采烈的涌入已经被布置好的镖局前厅,开始享用免费的餐食。

    站在门口的九叔看向齐天,用眼神询问要不要进来,但齐天却摇了摇头,他今天并不准备露面,随便看个热闹就好。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镖局时,云海大道上忽然响起阵阵马蹄之声。

    数十名身穿黑色布衫,面色凶狠的大汉,向着镖局这边狂奔而来。

    巨大的马蹄声让地面都跟着微微震动。

    一些百姓们察觉出了什么,刚踏进镖局大门的脚又缩了回去,向着门外挪了挪。

    有几名深谙世故的店铺老板,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站在门外等着看笑话。

    黑衣大汉们来到镖局门前。

    其中一名脸上带着刀疤的汉子,趾高气昂的扫了一眼周围,随后神情轻蔑的瞅了瞅镖局大门上的牌匾,傲慢的问道:“你们这里谁管事?”

    九叔面色不变,心道一声,来的好,简直就像是事先通知的一般!

    他和齐天早就料到会有帮派的人来闹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镖局开业当天就找上门来了。

    “呵呵,老夫有礼了!”九叔笑嘻嘻的站出人群。

    疤脸大汉一愣,没想到竟是一个身材瘦高,风烛残年的老头,于是戏虐道:“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估计也没几年可活了。

    不想着找个地方安度晚年,非要出来搞什么镖局!

    莫非是嫌自己过的太平静,想找点刺激,早日进入黄土里?”

    他身后有两名黑衣人翻身跳下马车,走到告示前仔细看了看,转头喊道:“疤脸哥,这个镖局竟然想抢咱们的营生,让老板们请他们的护卫!”

    那几名准备看热闹的老板们听到“疤脸哥”这三个字时,脸上不自觉闪过些许惊恐。

    这个疤脸哥是云海城有名的流氓,不仅为人心狠手辣,打起架来更是不要命!

    脸上那条长长的疤痕,据说是早年干掉某位老大时留下的。

    云海大道上的所有店铺都是归他罩的,并且,时不时的还纵容手下兄弟去捣乱。

    吃饭不给钱,还打店小二,买东西也不给钱,还说人家质量不好。

    这些老板们都是敢怒不敢言。

    疤脸“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老头,我看你真是觉得自己活的太长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九叔笑了笑,风轻云淡的站在疤脸马前面,很有礼貌的笑道:“疤脸哥是吧?”

    疤脸仰起头,目光向下斜视的冷声问道:“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如果你现在把镖局关了,再孝敬我一万金币,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毕竟我也不愿意欺负个老人!”

    “哈哈哈…”九叔竟然大笑起来,就好像听了一个特别可笑的笑话。

    疤脸皱了皱眉头,冷声问道:“糟老头,你笑什么!”

    九叔好半天才止住笑容,擦了擦眼角的笑泪,说道:“如果你现在跪下叫我一声九叔,从此不在云海大道出现,老夫倒是可以慈悲为怀,放了你!

    毕竟老夫年岁也大了,想给自己多积点阴德。”

    疤脸和他身后的黑衣人直接愣住了,不敢相信般的看着眼前好像一阵风就能刮倒的老头!

    “你找死!”疤脸确认自己没有听错,脸上涌现出暴怒神色,而那条长长的疤痕,更是因为激动而变得阴红,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狰狞,如同地狱走出的恶魔!

    疤脸双手一拉缰绳,高头大马立刻扬起前蹄,就要踩向九叔。

    周围的百姓们立刻向后退了几步,防止一会儿有血溅到自己的脸上。

    “砰!”

    一声巨大的闷响,高头大马的庞大身躯竟猛地向后翻去,摔倒在地。

    疤脸明显是会点功夫,在大马向后翻去的同时,一跃而起,向旁边落去。

    九叔纹丝不动,笑呵呵的看着疤脸那些人。

    周围的百姓们震惊的看着眼前惊天大逆转!

    一名体如小山,面色有几分憨厚的青年,正站在九叔身前。

    刚才就是他一拳将疤脸的马打倒。

    高头大马摔倒在地后,嘴里向外吐着白沫,明显就是活不成了。

    齐天在旁边定睛一看,竟然是有些日子不见的阿牛!

    之前龙五曾跟他说过阿牛的动向。

    阿牛由于天生身体壮硕,寻常的训练根本满足不了他,所以就被龙五魔鬼式的特训了。

    据说每日都要绑数十公斤的沙袋,连睡觉都不能拿下来。

    一整天不光要进行体能训练,还要学习龙五最拿手的双手刀。

    这双手刀以快,准,狠为根本,上,中,下三路每日都要挥刀数千次。

    这一顿高强度的训练下来,阿牛的身体直奔着公牛体型发展,每顿饭都要吃十个大馒头。

    “疤脸哥呀,老夫再给你个机会如何?

    否则,老夫就在你另一边脸上再留一道疤痕,这样对称起来也更好看。”九叔戏虐的笑道。

    “兄弟们,给我砍死这个老头!”疤脸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连艳阳帝国的法律都不顾了,他还是头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吃如此大的亏。

    如果今日不找回颜面,以后他再也无法在云海大道上混了!

    江湖嘛,混的就是个面子!

    艳阳帝国有明文规定,绝不允许百姓私下械斗,如果闹出人命就得判死刑。

    疤脸身后二十多名黑衣人,纷纷抽出身上的砍刀和棍棒,奔着九叔就冲过来。

    九叔双手背在身后,面对数十名面色凶狠的大汉,巍然不动,很有股子高人风采。

    阿牛双目逐渐变得冰冷,从身上抽出两根木制短棍,脚下用力一蹬,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飞冲而去。

    “砰,砰,砰…”一连串的木棍撞击声响起。

    “啊!”

    “咔嚓…”

    随后惨叫声和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

    ………

    阿牛持棍的双手快如闪电,人们用肉眼只能看到一连串的残影。

    木棍每击中一名黑衣人,就会让他们失去战斗力,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但阿牛出手也很有分寸,只把黑衣人打残,却不伤害他们的性命。

    二十几名黑衣人,很快就全部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

    周围的百姓们,纷纷用手捂住嘴巴,不敢置信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现实般的武打片实在是太震撼了!

    二十几个黑衣人只对战一人,竟然全部被打残,对方还只是用两根像是打鼓用的木棍。

    刚才嘲笑九叔的老板们,只感觉脸面发红,甚至有几分惭愧。

    很快,二十多名黑衣人,就只有疤脸一人还站着。

    阿牛是故意遵照九叔的指示留下疤脸的。

    九叔走到疤脸身前,笑嘻嘻的问道:“疤脸哥?疤脸哥?”

    疤脸浑身一颤,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双眼惊恐的看向神情有点猥琐的九叔,颤声道:“九…九叔…”

    九叔“哎”的应了一声,点点头,然后看了看地上,那意思很明显,光喊不行,还得跪下。

    疤脸瞥了一眼周围的人,面色有几分尴尬,明显是不想当众下跪。

    “咳,咳!”九叔用力咳嗽了两声,原本和善的面容有了几分冰冷。

    “噗通。”疤脸没有丝毫犹豫的跪下来,口中恭敬的喊道:“九叔。”

    九叔重新变回一脸和善的笑容,“这才对嘛,乖乖的才让人喜欢嘛!”

    他转而看向阿牛,一脸嫌弃道:“阿牛啊,快回去打扫茅房,不要以为打了几个人就想偷懒。”

    阿牛老实的点点头,转身进入镖局。

    “疤脸啊,老夫比你年长几十岁,给你个忠告,趁着年轻换个行业,江湖这种地方不适合你,容易丧命。

    二十几个人连打扫茅房的都打不过,唉…”九叔故意惋惜的叹口气。

    这时,云海大道上又出现一批身穿甲胄的骑兵。

    他们来到镖局门口,看着满地哀嚎的黑衣人,还有跪在地上的疤脸,神情有了些许惊讶。

    这些当兵的平日里也都认识疤脸这些混混,只是两方人井水不犯河水,只要没有人报官或搞出人命,都不会有牵扯。

    九叔笑呵呵对着城卫军拱了拱手,“军爷来的正好,今天我们镖局开张,一起进来吃个流水席吧。”

    领头军官不理他,皱了皱眉头,大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当众械斗可是犯法的!”

    九叔面色不变,装作恍然道:“哦,军爷说的是地上这些人啊。

    他们不过是过来切磋武艺的,只是实力不够,连给打扫茅房的兄弟都打不过。

    二十几人打一个人,还被打成了这样,唉,年轻人总是这么冲动…”

    领头军官有些不敢相信的嘟囔道:“二十几人打一人?”

    “周围的百姓们都看到了,他们上门挑战,老夫就派了一个打扫茅房的迎战。”九叔笑道。

    领头军官瞥了一眼周围的人,转而对跪在地上的疤脸问道:“他说的是不是事实?”

    疤脸哪还不敢说别的,如同小鸡吃米般的点头,“是,是,是,都怪我自不量力,看到九叔的镖局开张,就想过来切磋切磋,现在已经没事了。”

    领头军官看了看地上的人,又问道:“有没有要报官的?”

    黑衣人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低下了头。

    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任何帮派争斗和纠纷,都不得与官场有什么牵连。

    领头军官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上马,大声警告道:“不许惹事!”

    九叔点点头,笑道:“军爷慢走!”

    城卫军调转马头,向着军营奔去。

    “疤脸,带着你的人走吧,以后不许出现在云海大道!”九叔一脸肃然表情,警告的意味很浓。

    “九叔放心,我再也不在云海大道混了,我马上走,马上走…”疤脸站起身,唯唯诺诺的去扶地上的黑衣人。

    “呵呵,脸上的那块痕快掉了,好好粘一粘。”九叔笑着提醒道。

    也许是因为疤脸的汗水出的有点多,之前有些发红的疤痕竟然翘起了一块小角。

    很明显,这道疤是自己粘上去的。

    看来之前疤脸威武的传闻,大部分也都是自己瞎编糊弄人的。

    九叔转身向着镖局内走去,故意不去看周围的人。

    而那些在云海大道上开店铺的老板们,察觉出云海大道即将发生的变化,跟着九叔快步走进了镖局。

    自此,九叔的威名伴随着齐门护卫镖局的名头,彻底在云海城传开了。

    毕竟一个扫茅房的青年都可以单挑二十几个混混,想不成为新闻都不行。

    齐天在旁边看着所发生的一切,嘴角露出个笑容,九叔一如既往的没让他失望。

    然而给他惊喜最多的,就是阿牛了!

    今时今日的阿牛,不光气质和体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武功更是突飞猛进!

    看来龙五是把自己的真传传给了阿牛。

    齐天觉得今日应该不会有别的事情了,便想转身离开。

    但一辆很熟悉的马车,出现在了他的不远处。

    (七哥:我决心成为作家圈身材最好的...有木有支持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