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3 师兄,宋卫国
    陈冬一坐上车,中年男人立刻一脚油门,车便疾速窜了出去。

    与此同时,崔名贵已经赶到门口。

    崔家有不少人也赶出来。

    “那是谁的车?”崔名贵指着越来越远的车问道。

    今晚崔家办满月宴,能来这的都是有身份的,应该有人认识那辆车是谁的。

    但众人仔细辨认,没有一个能认出来。

    “不知道啊……”

    “没见过这个车……”

    “车牌也很普通,是提前安排好接应的吧?”

    众人议论纷纷。

    崔名贵一咬牙,说:“封锁全城,调出天眼系统,查询这辆车的去向,绝不能放邋遢道人离开!”

    众人立刻依令办事。

    ……

    上京的街道上,一辆黑色轿车正在疾驰。

    车内。

    陈冬小心翼翼地把邋遢道人卸下。

    邋遢道人仍昏迷着,但是呼吸已经很平稳了,显然是熊蛇丸起了作用。

    不过,内伤依旧十分严重。

    陈冬并没太当回事。

    一来,邋遢道人身体强悍,一定可以恢复。

    二来,他是药王的继承人,一定可以帮邋遢道人调理好的。

    关键是,现在逃得出上京吗?

    之前屈鸿才答应送他出城,但是现在也来不及了。

    周大帅的封锁、崔名贵的封锁,必然使得他们步履维艰。

    就包括这辆车,怕是已经被监控了。

    不用多久,怕是就有崔家的人追上来了。

    陈冬忧心忡忡地看向坐在司机位的中年男人。

    他不认识这个中年男人,但中年男人之前的一句陈师弟,让他隐隐约约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不过,陈冬还是试探着问:“您是……”

    中年男人面色平静地说:“圣宫,圣卫队,三队长宋卫国。”

    果然是宋卫国!

    能叫陈冬师弟的,必然是陈冬的师兄。

    陈冬早就知道自己有两个师兄,一个是纪胜文,一个是宋卫国。

    纪胜文早就见过了,宋卫国却是第一次见。

    纪胜文之前就说宋卫国身在公门,原来是圣卫队的三队长,直接为炎圣办事的。

    今天晚上,来参加崔家满月宴的,除了各路达官贵人,圣卫队的各路队长也来了。

    怪不得宋卫国能这么及时地出现。

    陈冬感激地说:“宋师兄,谢谢您救了我和师父!”

    宋卫国冷冷地说:“谢什么,那是你师父,就不是我师父了?”

    陈冬直接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早听纪胜文讲过,这位宋师兄说话不中听……没想到是这么不中听!

    陈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还想问问宋卫国怎么逃出去,现在也闭口不言了。

    车子依旧一路飞驰,但后方隐隐约约多了一些跟车。

    陈冬回头看着,脸色愈发忧虑,想要提醒宋卫国,但看他那张死人脸,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传来。

    邋遢道人缓缓睁开眼睛。

    “师父,您醒了!”陈冬赶紧扶着邋遢道人。

    宋卫国也立刻问道:“师父,您怎么样?”

    邋遢道人半躺半坐,斜靠在陈冬身上,先是摇了摇头,接着有气无力地说:“卫国,逃出来了?”

    宋卫国说:“是的。”

    邋遢道人转头看看后挡风玻璃,说道:“有车跟着,能逃出去吗?”

    “放心吧,师父。”

    宋卫国说着,突然一转方向,车子开进一条小巷之中。

    这条小巷不宽不窄,正好能容下一辆车。

    但关键是四通八达,有无数的方向。

    宋卫国似乎很了解这条小巷,速度都不带减的,仍旧极速往前冲着。

    这种幽深的小巷子,当然是没有监控的。

    几个转弯之后,就将后面的车甩没影了。

    这车技,陈冬也不得不佩服。

    不愧是圣卫队的三队长,确实有两把刷子。

    但是陈冬知道,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再长的小巷子也有走完的时候。

    总不能永远都藏在里面吧?

    只要出去,就有可能被抓。

    陈冬不知道宋卫国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但也不敢多问。

    就在这时,宋卫国突然把车停了下来。

    “带师父下车。”

    宋卫国说了一句,率先下车。

    陈冬赶紧背着邋遢道人下车。

    巷子里面很黑,黑到月光都照不进来。

    宋卫国快速往前走了几步,陈冬这才发现前面还有辆车。

    宋卫国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换车?

    倒也算个办法,看来宋卫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

    陈冬背着邋遢道人坐了进去。

    宋卫国开着这辆新车,继续往前驶去。

    身后则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之前那辆旧车火光冲天,已然被炸掉了。

    不一会儿,他们这辆新车窜出小巷,行驶在了宽阔的大马路上。

    换了车后,崔家暂时是追踪不到了。

    不过,还有周大帅和崔家安排下的卡口,每一辆车想要出城都得经过严格盘查。

    很快,一列卫兵拦住他们去路。

    宋卫国放下车窗,摸出一张证件往外面一晃。

    “是圣卫队的队长!”

    其中一名卫兵一声惊呼,其他卫兵吓得赶紧敬礼。

    车子就这么平安无事地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个卡口,也是这样如法炮制地通过了。

    陈冬心中暗自咋舌。

    圣卫队的队长是厉害啊,给炎圣办事的就是不一样。

    车子终于缓缓出城,暂时是没什么危险了。

    直到这时,宋卫国才略有抱怨地说:“师父,您怎么又和崔家杠上了啊?”

    邋遢道人依旧虚弱无力,但还是笑着道:“他们欺负你小师弟,我肯定不能善罢甘休啊……”

    宋卫国无奈地说:“崔家那么多人,您也真是胆大,单枪匹马地就去了……您明知道我在上京,怎么不找我帮忙呢?”

    邋遢道人还是嘿嘿笑着:“找你有什么用,你是公门的人,难道还陪着我得罪崔家啊?”

    宋卫国咬着牙说:“您是我师父,我肯定站您这一边啊,大不了这队长就不干了呗……”

    “不要胡说,你熬到今天多不容易,我哪能随随便便毁你前程?”

    “前程算什么啊,没有您老人家,我哪有今天啊……”

    宋卫国长长地叹了口气。

    陈冬则心里想:“原来你也会好好说话。”

    邋遢道人幽幽说道:“不到关键时刻,我是不会求助你的。比如今天晚上,我实在没办法了,知道崔家办满月宴,你肯定也在场,才从湖底钻了出来,不就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嘛……”

    宋卫国点头道:“您早就该这么做了!”

    邋遢道人笑着道:“不过我是真没想到,陈冬竟然也在,还赶来救我了……”

    邋遢道人一边说,一边轻轻拍着陈冬的头。

    “好徒弟,出息啦,这么久不见都大宗师了……”

    得到邋遢道人夸奖,陈冬心里当然美滋滋的。

    宋卫国从后视镜里看了陈冬一眼,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陈师弟在崔家,还把您老救出来了,倒是省了我不少事……”

    邋遢道人惊讶地说:“陈冬不是你叫来的?”

    宋卫国摇摇头:“不是。”

    邋遢道人一脸疑惑地看着陈冬。

    陈冬说道:“这事说来实在话长,以后慢慢再和您说。”

    就在这时,宋卫国停下了车。

    这里距离上京已经几十里远,周围一片荒芜,已经是野外了,四处黑漆漆的。

    前面还有辆车。

    “我得回去了。”宋卫国说:“我是圣卫队的队长,不能离京太久。陈师弟,接下来师父交给你了。”

    “好。”

    陈冬没有二话,立刻背着邋遢道人下车。

    宋卫国也下了车,帮着陈冬一起把邋遢道人转移到另外一辆车上。

    接着,车钥匙也给了陈冬。

    车外。

    “师父的伤很重,估计恢复得个把月。”宋卫国说:“你好好照顾师父,不要跟人发生冲突。这期间里,就是养伤、避难,知道了吗?”

    “好。”陈冬答应。

    宋卫国呼了口气,又说:“师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拿你是问!”

    宋卫国的眼睛寒芒闪烁、杀气腾腾。

    陈冬一阵无语,但也只能说了声好。

    宋卫国又拍了拍陈冬的肩:“杨大帅在圣宫关着,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师父就交给你了。

    好嘛,给一巴掌,又给一个甜枣。

    看来宋卫国知道自己是杨大帅的外孙。

    也是,圣卫队的三队长,知道这些也不稀奇,自己最近在上京也挺出名。

    陈冬点点头说:“那就麻烦宋师兄了。”

    陈冬便坐上车,载着邋遢道人离开。

    宋卫国也开着车回去了。

    终于出了上京,陈冬也松了口气。

    陈冬知道,自己今晚在崔家闹出这么大动静,母亲那边肯定担心到不行了。

    在屈家时,屈鸿才便给他配了一部手机。

    陈冬拿出手机,给母亲打了个电话。

    太多的不便透露,比如宋卫国的事,肯定不方便说,亲妈也不能说。

    陈冬只是告诉母亲:“妈,我安全了,已经出城了。”

    杨素琴立刻说道:“好,你先找个地方躲着,等你外公出来就没事了……”

    陈冬挂了电话,才转头问邋遢道人:“师父,我们去哪?”

    邋遢道人仍旧半躺半坐,有气无力地说:“去找你小师弟……卓一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