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七章 木马计?
    看着图像后面那枚血淋淋的鲁米纳人脑袋,余连有点小惊讶,但并没有那么吃惊。

    还是那句话,海盗们就是一群杀人越货见利忘义的不法团体,自相残杀基本上也都是他们的日常了。

    那些叱咤风云的大海盗,就连帝国和联盟的庞大舰队都拿他们无计可施。他们纵横于两大阵营和列国的夹缝之中,逍遥法外,啸聚山林,就宛若一只滑不留手修炼成精了的泥鳅。然而如此潇洒的黑道人生,却往往终结于手下的背叛。

    余连在未来,已经无数次见过这个情况了。

    不过,很显然的,这一次背刺应该是突发性质的。那些海盗们明显还没有统一立场,有的在茫然,有的在逃跑,还有忠诚的想要杀旗舰去救援,顿时便乱成了一团。

    既然是这么一个场面,共同体舰队便乐得暂时吃瓜,等海盗们整出一个分晓再说。

    有点悲伤的是,著名的鲁米纳人大海盗摩达,比想象中的还没牌面,愿意为他而战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很快便死在“叛乱者”的手中。

    随后,便应该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收尾和追击战了。

    按理说,海盗舰艇依旧是己方的两倍以上,若他们一开始就打定主意逃跑,还真的没办法全歼,便只能草草地象征性追击了一下,让舰员们随便刷了一点人头涨点经验便是了。

    可是,刚刚的内讧对海盗们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一时间都还处于持续的混乱之中,就算是逃跑都没把握好方向,甚至有直接撞到了突击舰的火力网中的没头苍蝇。

    再加上马克洛夫准将早早便将所有的战斗机放了出来,三机一组对敌舰点对点地拦截,仿佛一群苍鹰在截杀草场上狼狈逃窜的兔子似的。

    余连估摸着,真正逃跑成功的海盗恐怕不超过三分之一。而这些幸运儿也个个船体带伤,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承受跃迁的压力了。

    大大刷了一把海盗人头的学姐,见侦查范围内已经没剩下一艘活着的敌舰了,这才率领全军,向据说已经投降的摩达舰队旗舰靠了过去。

    当然了,正式向共同体舰队投降的,除了已经打起了法兰……白旗的旗舰之外,还有三四艘中小型海盗船。

    这个嚷嚷着“别开火”的人是一个名叫贝埃尔的中年人类男子,自称是这支舰队的二当家,见摩达不知死活地跑来对抗地球王师,为了兄弟们的安危计,只能拨乱反正,给了老大一个正义的背刺。

    “摩达集团的二当家不是一个叫戴尔肯的沃夫冈人吗?”

    “才不是!那个狗头就是帝国派来的监军!汪汪往叫上两声,摩达连屁股都不知道往那里撅了!明明我才是军团的创立者!”贝埃尔觉得自己似乎是表现得太激动了,又赶忙陪着笑脸道:“后来,后来不是听说王师来了吗?帝国都不是对手,那个狗头就直接跑回克尔那去了。这,这才给了小人拨乱反正的机会啊!”

    这家伙一看就是个擅长顺杆爬的,明明是海盗的日常操作,却硬是被他描述成了看到“共同体王师”驾临之后,被王师的英勇所触动,方才发动的义举。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贝埃尔先生就算不从事海盗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也应该是可以当上一位伟大的销售人员的。

    只可惜,没血没泪的学姐明显不吃这一套,直接表示没有你的背刺我们一样能获得全胜,那为何要接受你的投降呢?反正你们这样的海盗,背叛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那还不如就当场把你在这里打杀了干净。

    贝埃尔顿时开始哀求了起来,什么上有嗷嗷待哺的老母下有没有自理能力的娃之类的标准台词也是有的,之所以当了海盗全部都是生活所迫实际上自己真的是个好人之类直接侮辱大家智商的台词也没少说。

    “说起来,我也是地球出生,说不定还和贵军的哪位是亲戚呢。”

    余连看着对方那一头过于浮夸的火红色头发,姑且就相信对方真的是地球人吧。

    不过,还是那句话,海盗没人权,不可能享受什么人道主义待遇。就算是地球人,要是不证明自己的价值,就会和那些辛苦种菜的海盗一样,化为远岸星云之间的尘埃了。

    于是乎,便将贝埃尔大声道:“我,我……对了,我和克尔那的港口主任是好兄弟!我可以帮您的。”

    埃莉诺扬了扬眉毛,觉得这家伙总算是说了一点人话,这才姑且接受了对方的投降。

    于是乎,在十三舰队所有炮门的围观之下,海盗剩下的舰船关闭了护盾、引擎和所有炮门,贝埃尔本人也带着两个亲信,战战兢兢地登上了科西嘉号。

    在一众穿着整齐军服,显得精干威严的共同体军官们再次强势围观之下,克尔那很快就跪了,不过他还算冷静,跪归跪,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在脸上挤出了一个谄媚的笑脸:“我,我真的和克尔那的港口主任是好兄弟。那是一个帝国人。因为我也有一半的帝国血统,所以还是很聊得来的。”

    确实,这家伙的一头红发,确实不是地球人能长得出来的。

    “还有,我虽然是跟着母亲在帝国长大的,但我的父亲真的是地球人!地球也是我魂牵梦绕的心灵上的祖国……”

    “然后帝国是你文化上的养母,是吧?”余连笑道。

    贝埃尔觉得这位上尉的话说得真好听,刚下意思地点了一下头,随即又赶忙摇头:“没,没有什么养母,我心中只有一个祖国!帝国只是偶尔生活过的地方而已。”

    余连看着对方一身花里胡哨的帝国宫廷服饰,觉得这“偶尔生活过的地方”,对他的影响还真的挺大的。

    “……总,总之,下官和克尔那的港口负责人是朋友,和那边不少高层也都认识。如果贵军真的有什么想法,我愿意往那边去一趟,说服他们投降,提供一大笔赎金给您。”他满脸期盼地说。

    “赎金?”埃莉诺一挑黛眉:“你当我是海盗吗?”

    在这个混乱的宇宙中,海盗和海军之间的界限,你说得清楚吗?贝埃尔的脸上闪过了这样的尴尬,又道:“那……我,这个……诶……可是,您总不会准备攻下那个城吧?诶,那个克尔那城虽然还在建设当中,但很多设施已经建立起来了,最先完成的就是防卫设备。护盾和炮塔都早就完成了,现在据说还在铺设要塞炮呢。而且,那上面的警备士兵至少有两三千人,各种工作人员也有将近一万人,必要的时候也是能战斗的。”

    他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埃莉诺,以及其他人,虽然在陪着笑,但眼神中似乎多了一点嘲笑的成分:“……这个,司令官女士,我觉得,真的没有必要冒险,拿上一笔赎金不是挺好的吗?大家只要摆出围城封锁的态势,再加上我亲自去游说,他们一定会妥协的。毕竟克尔那也是个商港,经不起封锁的。”

    贝埃尔想了一想,又补充了一句:“对,它只是个我们这些海盗用来交易的地方,仅仅只是如此。”

    余连明白这家伙是什么意思,他相信,学姐、八幡和菲菲也懂。

    这个克尔那只是一个法外之地的商港,这种“地下”据点在银河到处都是,压根不新鲜,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和帝国没什么关系。

    既然如此,共同体舰队也就没什么动手的理由了,拿上一笔足够让全体官兵都很开心的小钱钱扬长而去不是更好吗?

    “哦,和帝国没关系啊!”埃莉诺点了点头。

    “是的,确实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恰好有一些帝国籍的工作人员而已。”红发海盗说。

    “那么,作为光荣的共同体海军,银河文明议会的一份子,不就更有理由把这个藏污纳垢之地,从银河上抹去了吗?”埃莉诺顿时战意爆棚了起来:“贝埃尔先生,你既然想要弃暗投明,那就拿出行动来吧!攻略克尔那城的时,我允许你为王师的先驱!”

    贝埃尔差点都要哭出来了,忍不住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了余连。

    他真的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居然能看出余连这个区区的上尉也是个能做主的。

    “你刚才说过,你和要塞上面的人关系很好?”余连问。

    对方点头,满脸狐疑

    “你也经常上去?应该很熟悉了吧?”

    对方继续点头,但狐疑中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渐渐多出了一丝惊慌。

    余连看向了埃莉诺,笑道“……长官,我现在有一个大胆的计划。”

    没等到埃莉诺发问,贝埃尔却用惊慌的口吻问道:“……长官,您,您不会是想要派遣一批精干的敢死队,躲在我的船里,直接混入克尔那城吧?”

    “有什么不可以吗?木马计可是我们地球祖先们的军事智慧结晶啊!”余连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道:“我所知道,有一位常胜不败,用兵宛如魔术师一样的名将,就是用这样的手段攻陷太空要塞的。那座要塞可是号称难攻不落的超级太空城,论规模可绝不亚于帝国的十二宫擎天堡,可是比那座小小的克尔那城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