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六章 别开枪,自己人
    那是一支由四十余艘大小舰艇组成的船团,在这个远岸星云之中,也能算得上是相当庞大的军事了。只不过,和几乎所有的海盗团体一样,他们的船只一个个都布满了七平八凑的改造风,而且船型、火力、防护、航速都非常不统一,自然也就不可能排除什么太严整彪悍的队列。

    另外,我们都知道,海盗的目的从来是抢劫而不是击沉,其武备自然便一直恪守着万金油式的经典搭配。航速要快,否则跑不过海军还追不上猎物,但海盗不可能弄到最好的军用引擎,便只能想办法乱修改。火力不能太强,一不小心把猎物给击沉了就白干了了。能跳帮打肉搏的真汉子也得带足,毕竟得抢劫的时候是需要人手的。另外,仓库也得备上,有些库房甚至设计得比货船还专业。毕竟,谁都无法保证不会抢到一些需要专门伺候的精贵战利品。

    总之,纯要论战斗力,海盗船就是典型的样样稀松样样平常。

    当然,这其中或许还是有例外的。譬如说,这支海盗舰队的旗舰就是一艘很是煞气的巨舰,比第十三舰队最大尺寸的巡林客级都要大上不止一圈。涂装是纯黑色的,前端的舰首开了十六个主炮口,看上去倒是相当有魄力。

    不过,再仔细看看,那艘船的船体有点单薄,总显得有种头重脚轻的味道。余连甚至怀疑,那十六门主炮一旦来个齐射,船体就得散架了。

    “应该是用联盟的冰风谷级大型武装商船改装的。”秋名山八幡看了看送过来的舰船图像,然后指了指船舷的一个三角骷髅的标志:“确定了,是摩达的主力舰队!”

    “这是来报仇了吧?”伊娜嘟囔了一声。

    埃莉诺冷笑了一声道:“如果他聚在克尔那城,我还有点头疼呢。”

    学姐的兵力应该只有对方的三分之一,但她一点都没觉得棘手,甚至还觉得庆幸。庆幸对方自己上门来送人头。

    远岸星云的海盗,和新大陆的真不能比啊!学姐想。

    远岸星云的海盗,和深渊大星云和螺旋星云的真不能比啊!余连想。

    对方的舰船是很多,但怎么看都是一堆乌泱泱的乌合之众,实在是让人提不起斗志来。

    “波拿巴上校,老规矩,指挥权交给你了。把老夫当做一介航母舰长使用即可。”马克洛夫准将发来了通讯,依然是洒脱得惊人。

    不过,在断开通讯之前,他又补充了一句:“不可轻敌!”

    慎重稳健大概是老人家的天性了吧。不过,他的提醒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用的,至少埃莉诺便提前了一分钟打起了精神来,开始有条不紊地发号施令起来:“按照原计划,展开战斗队形!分析敌舰队动态!”

    这一次,以科西嘉号和洛阳号为主攻的舰队开始前进。驱逐舰在她们的两边展开,打开了鱼雷和导弹的出口。突击舰则拉开了锋矢队列,做出了包抄突击的准备。

    雾都号和威尼斯号保持待命。当然,雾都号内所有的战机都做好了出击准备,但舰队的指挥官这次并不准备让威尼斯号内的“冲锋队员”们出动。

    不就是海盗嘛,真要被逼到必须打跳帮战撕咬的地步,那就是埃莉诺这边的指挥失策了。

    双方的舰队依然在持续接近着,偌大一个星空中,顿时便有了点狭路相逢的味道了。只不过,相比起队列严整的第十三舰队,那边的海盗却总有点混乱。

    没办法,海盗们从来都是三五成群宛若捕猎的鬣狗群一样,散步在星云各个角落之中,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大舰队战斗经验的。

    不过,既然是炮战阵型,对方却并没有让一看火力就相当凶猛的旗舰来到前沿,而是让七八艘一看就很皮实的战舰一直排开,摆出了一副防守反击的样子。

    “啧,懦夫!”总喜欢冲前排的学姐对这种行为表示了充分的不屑。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海盗集团的老大并不是令行禁止的将军,带的也不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士兵,更像是一个不法之徒联盟的盟主。他的座舰,他的死忠实力,才是他能否啸聚山林的凭依。”余连道:“另外,以海盗的素质,能摆出一个防守反击的阵型,已经不错了。不能期待他们真的有和我们正面炮战的能力。”

    学姐点了点头,随即觉得哪里不对,大声道:“……期,期待,我才没有期待!尤利你不要凭空污人的清白!”

    她大概还想要反(da)唇(qing)相(ma)讥(qiao)几下,却听得身后似乎有咳嗽声,随即又依稀感受到了自动无人机的摄像头已经对准了自己的背,顿时也一本正经地咳嗽了一声:“轨道主炮充能状态?”

    “状态良好!”伊娜翻着白眼大声回答。反正她现在小脸是面对着仪表盘,谁也看不见表情。

    “那么,老规矩,进入最大战术射程之后,就开始瞄准敌一号舰射击!不用等我的命令了!”

    两艘巡林客上装备的大功率轨道主炮,威力和有效射程(非理论射程)都远在海盗舰队之上,在炮击战的阶段注定是占尽了先机的。她们在经过了三次炮击打空之后,第四次便精确地命中所谓了的“敌一号舰”。

    这艘肥头大耳的武装商船佩装甲的船只受到的损伤并不算特别重,却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当场就停在了原地。

    紧接着,伊娜又打出了一炮,这次确实是穿透了敌舰装甲进入了其内部。

    这艘海盗船便像是被踢到了肚子的哈流浪狗似的,扭头便直接脱离了战场。

    而一直到这个时候,海盗一方面的舰队甚至都还没有完成炮击。

    “摩达的手下没有太多斗志啊!”秋名山八幡道:“可以试探着稍微主动一点。”

    学姐继续从善如流,当即便下令变阵。

    雾都号和威尼斯号开始前进。这两艘船强化的是机库和防护,但毕竟是多用途巡洋舰,起码的主炮也是有的。四艘巡洋舰排列成了标准的炮击阵型,轮流齐射,一方面加大了对敌舰队的火力投射,一方面也是一种火力掩护。

    掩护的目标,自然是驱逐舰们了。

    五艘驱逐舰没有做什么犹豫,便直接进入了冲锋速度。船上的士兵们最近勇气爆棚,他们连帝国的战舰都冲过了,现在就更不会畏惧区区海盗的火力了。

    况且,秋名山八幡的判断也是正确的。这支海盗舰队规模虽大,但斗志确实不怎么样,用于反击的火力总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等到驱逐舰逼去的时候,甚至开始出现了明显的混乱。于是乎,第十三舰队仅有的两艘驱逐舰被光束擦挂,受到了一点点轻伤,却总算是成功地将密集的导弹和鱼雷砸到了敌舰群中。

    海盗有一艘敌舰直接中了三发鱼雷和五枚导弹,当场就不行了。同时至少有四艘敌舰确定中弹,受到了相当的伤害。

    他们明显是没有统一指挥,或者说,根本就不愿意听从摩达的指令。有些船只想反击,有些想后退,有些甚至想逃跑。

    于是乎,在长达五分钟的时间内,海盗舰队都没有给已经进入他们射程的共同体舰队进行过一次有效的射击。现在的炮击与其说是在反击,倒不如说是海盗们觉得“要是不开上炮岂不是显得特别没面子”,便干脆在例行公事了起来。

    “这可不仅仅是没有斗志,压根就是在友情站街啊!”余连想。

    他实在是太了解海盗们的心态了,很快就大致猜到了目前的状况。

    左右也不过也就是摩达派出去的人在鲁纳星系全军覆没,同时也得到了和自己紧密合作的帝国吃了大亏,自己的主要客户——鲁米纳叛军基本上死光光了的消息了。

    摩达这个大海盗如果不表现出一些想要报复回去的魄力,一定会被自己那些三心二意的手下当成软柿子的。可是,最毫无斗志的,同样也是这群蛇鼠两端的大小海盗头目们。

    他们只知道,第十三舰队连帝国都揍了,揍他们这群海盗还不就只是洒洒水吗?

    不得不说,摩达也真难。所以说,混黑道,当老大其实也是个技术活,没这方面的水平还真不能随便强求。

    当然,到了这关头,就算是最老沉持重的马克洛夫准将也将知道,战争到了这个阶段,己方的胜利已经不容动摇了。

    “阁下,可以让战机准备起飞了。”

    “威尼斯号上的强袭登陆艇呢?”

    “没有必要冒险。”埃莉诺回答。

    马克洛夫准将带着赞许的目光点了点呕吐。

    之后的三分钟时间,第十三舰队的巡洋舰又是数轮炮击,再又一次击沉了两艘海盗大型战舰之后,其余的中小船只顿时陷入了溃败状态,随即便被扑过来的突击舰群堵了个正着,将其驱赶着赶向了海盗舰队的中央位置,迫使其陷入了更加混乱的状态中。

    实际上,这一仗,摩达的唯一机会,便是以自己的核心死忠为主力,打赢这一仗。可惜了,海盗就是海盗,注定就是一帮忘义又惜身的主儿。

    这一仗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余连决定向学姐申请离开舰桥去睡一觉。他估摸着,这一仗之后,就应该是克尔那要塞的攻坚了,自己还是应该养精蓄锐一番。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对面那艘一直都没有参战的海盗战舰上忽然启动,开始向前。它的尺寸毕竟摆在那里,一旦跑起来,便真就有了几番气势汹汹的味道。

    哦哦哦,终于要亲自上了吗?余连顿时对摩达刮目相看。这家伙虽然刚才很拉胯,却至少,在危机关头,多少还是拿出了点大海盗的气魄出来了。

    就在那艘臃肿的海盗船即将进入射程范围的时候,船上却忽然打起了一串灯语信号,接着便拉开了一面面积惊人的纯白色光幕。

    “哦,法兰西国旗!”余连惊叹不已。

    埃莉诺恶狠狠地瞪了余连一眼,眯着眼睛读了一下对方打出来的灯光信号,一时间有点难以置信:“投降了?”

    “是的,就是投降信号。”八幡推了推眼睛。

    “长官,敌舰发来通讯申请,是蓝频的,确实是投降信号。”通讯官也大声道。

    真不容易啊!又是打“白旗”又是打“旗语”又是发通讯的,好像是生怕我们一炮把他们送走似的。

    余连依然对摩达先生肃然起敬。他一直都觉得,一个坏事做尽的大海盗,现在能跪得这么坦荡,某种意义上可是比他奋战至死还有魄力呢。

    他真的有点想看看对方是何神圣了。一个“安土重迁”的鲁米纳人却成了大海盗,还是远岸星云的黑道巨酋之一,确实不应该是简单人物。

    可是,接通通讯的并非摩达,却是一个中年的人类男性。

    “别开火!将军女士,自己人!”这个人类大声挥了挥手。

    他然后又弯腰,在大家莫名的视线中,捧起了一个血淋漓的三角形鲁米纳人的脑袋:“摩达的话,在下已经弄死了。在下是真心投靠政府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