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0章 尔等机缘不够
    第930章尔等机缘不够

    “这东西非但打不开,而且太烫手了,若如此下去,我天轮门越来越危险啊,而这还不是仙府残片!”

    “老族兄,族主以性命换回来的东西,关乎是否再次崛起,付出的代价必须得到回报,不能让族主白死。”

    “不错!四大王庭已经来人了,并且已经看过此物,也确认不是仙府残片,他们不会再有其他想法,凭我们六个玄仙,谁还敢放肆,等同找死。”

    “族长说他是广元道君之物,虽然未留下三言两语,但肯定八九不离十,各种方法都无法打开此物,唯有钓出来他的后人,一起见证个结果。”

    这五人,分别时四男一女,各个中年老态,虽然愁眉不展,但眼神里总有晶光闪烁。

    “眼下要防的是那些金仙,因为不属于四大王庭,也无人会出手相助我天轮门,来一个倒不算什么,就怕有些贼子也起了联合之心。”

    “哈哈!谁让这些事都碰到一起了,下面的小辈太安逸了,安逸是一种罪,让他们中血气方刚的彼此斗一斗,然后资质不入流的,都打散后推出去,尤其是那些外戚,让他们融入外宗的散修行列,精简宗族资源开支,九大支脉就此打碎重组。”

    “还是这本剑典重要,开启时日也在近几天,合格的人数必须迅速凑够,否则就要空手转给下一家了,错失可能崛起的机会,选一些可造就之才都进去看看。”

    就见桌案上一阵流光闪烁,在残破玉叶的旁边,又多出个沉重书典,厚度足有半尺。

    此书一出现,书面寒光大放,一股锋利之意侵彻全场,凭空多出个巨大剑光,笔直悬浮在剑典之上,并照亮四个大字——无可匹敌。

    这四个大字,也忽然一阵模糊,就化为四道灵光融入悬浮的巨剑,顿时响起轻鸣龙吟声,那把剑转眼多出积分灵性,嗡嗡声忽大忽小。

    巨剑仿佛是天地的枢纽,可以沟通古今,或者痛彻阴阳,而且比方才极其沉重。

    最神奇的是,在巨剑中间,竟然多了一道小门,并且吱嘎吱嘎的出现缝隙,有种即将大开的样子。

    然而出现三寸宽的缝隙后,就此凝固不动,但里面释放出一股争鸣之音,似乎可以让天下神兵在此弯腰拜服,小门里的黑暗,都是幽冷锋芒。

    “啧啧!这本弥阳剑典,我们可是盼了数万年,不知里面的‘剑洞迷空’之中,又出现了多少珍惜之物。”

    “外面那些家伙纷纷而来,哪个不知揣着自己的小心思,我天轮门的气运,都卡在这几件事上,几乎百爪挠心,只要挺过去,以后会压着他们一头。”

    “可惜族长走了,究竟有多少玄仙和真仙,在那次惨烈的夺宝中死去或者存活,已经成了一个谜,我甚至有种预感,重伤而回的绝非族长一人,以后会有不小的麻烦。”

    “先顾及眼下把,随我出去招待那些老鬼,礼节上即便有人要搞事情,也必须暂且容忍。”

    几人起身而走,那不剑典和残页都未被带走,尤其是残缺的书页,在白光中雷弧迸射,神念靠近就会被级消灭,甚至看一眼都刺目生疼,一副水火不侵的样子。

    在天轮门前方大厅,邀请到的贵宾早已汇聚,泱泱百人汇聚,玄仙真仙同台饮茶,地位和实力几乎相近,类此场合绝不常见。

    “弥阳剑典流转到了天轮门,不知他们能否获得大机缘,这次或许有些看头。”

    有人饮茶之后,开始小声轻谈。

    “呵呵!老夫只知道这十多万年以来,至少有四五家,都在得到剑典后未曾崛起,甚至被人暗算,气运有些衰退。”

    “弥阳剑典每万年一个流转,赔赚之间也就是四六开了,收获率仍旧很大,若论机缘最大的宗门,肯定非吉星斋莫属,剑典结束后没有多久,他们就多了两位玄仙,三个真仙。”

    “不错!那次剑典大开,轰动了小半个仙域,但离奇的是,吉星斋竟然在几百年前失踪了,和广元道君出事的时间非常巧合。”

    “嘘——!慎言慎言!那次的事情,连四大王庭都没有任何波动,但在不久以后,一些查证此事的闲人,也纷纷主动放弃了,简直整齐的惊人。”

    “吉星斋历来很低调,而且门人稀少,但实力绝对不俗,坐镇的玄仙老鬼多达九个,没有通天手段,或者离奇巨变,他们的失踪,怎么能瞒过天下人的。”

    “嘿嘿!我就不怕威胁,有人传言这个吉星斋,就和广元道君关系微妙,否则哪有那么巧。”

    但那人此话一出,和他同坐的修士,立即纷纷起身,去了其他高座,明显有避讳之意,眼神里带着些许惶恐。

    尅是此人不以为意,冷笑两声之后,继续自斟自饮,并且又开始呢喃,但没人能听清:

    “尔等蠢货,殊不知这弥阳剑典的老主人,也是广元道君,却传颂萦光大罗那厮的恩德,殊不知他和广元道君,曾经属于沆瀣一气的好友。”

    没过多久,声乐响起,就见大殿后方走出一个个陌生面孔,各个气势浑雄,出来后向来宾一一见礼,这些人多达九位。

    他们都是九个分支的族长,都拥有资格争取宗族之主的高位,各个皆有真仙后期或者巅峰的修为,见礼之后便站在周围,彼此怒目而视,相互间剑拔弩张。

    ‘哈!这些家伙之中,有三人是最大热门,分别为五分支的天落度,九分支的天辰栋,以及二分支的天墨雨。’

    有人环顾这些天轮门的精英,纷纷摇头无奈,族主之位看似金光闪耀,实则踩踏尸山血海铸造。

    ‘自相残杀,攀登高位,无论什么种族都是血腥之路,但这些家伙,能否如天合道友那般,能镇得住一宗主位,带着宗主急继续壮大,此刻言之过早。’

    ‘嘿嘿!现在的他们,还只是个工具,那五个玄仙级别的族老才是正主,他们此刻还未出现,或许正拿着弥阳剑典,甚至那件仙府残片,陷入狂喜无法自拔。’

    ‘未必,除了剑典被大家共同认可,其他东西就太过烫手了,仙府残片若能被一个修仙世家把持住,那些太乙大罗级别的强者,还有脸继续混下去吗!’

    陆寒在流阳城转了几天,仙界巨城岂非玄界可比,十万年份的奇才怪料,都能在这里搜罗到一堆,甚至运气好的话,可以看见神料的踪影。

    没人知道哪个顾客,就是金仙本尊亲自降临,只要被看重什么,动辄仙石成堆,若被光顾到,当天绝对赚的盆钵皆满。

    可惜流阳城虽大,各种资源如山如海,和他想要的差距太大,玄仙级别能用的大多都无法入目,陆寒想要的,无一不是珍奇圣物,而且数量无法估计,只有神料起底,才能最大速度提升自己。

    最近一段时间,那些金仙若光临此地,肯定会心情不好,因为逛游的这几天,仍然被他找到了三四种神料,几乎杯水车薪。

    若无特殊途径,或者非常手段,凑齐所需神料就是个未知数,除非返回前世的昊冥仙域,但相隔太远,不断动用超级传送阵,也至少得千年时光。

    只有达到太乙级别,才能让他如鱼得水,顶级生料和圣料即便更加罕见,却知道无数去处和地点。

    出了流阳城,几乎漫无目标,他向正北而走,前方属于弥阳仙域中心位置。

    在绝大多数地方,界面的核心之地,都该是最兴旺繁荣的所在,偏僻在弥阳仙域,所有凶险和荒冷,以及紊乱和诡异,都集结在中心地带。

    那里有埋葬仙人的墓地,有古魔藏匿的血山,有邪修埋伏的陷阵,甚至传闻有通往灵族的密道,凶险程度让金仙都不敢靠近。

    最真实的记载,莫过于两名太乙般的存在,曾经进入其中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数十万年过去,这两人要么早已困死其中,要么就被更恐怖的存在抹杀掉了。

    离开流阳城仅仅两日,正行走于一片水泽之上,陆寒忽然停住,向来路望了几眼,瞳孔中多了些许喜色。

    ‘这么快就被人惦记上了!?’

    如混元阁那等老牌店铺,即便真的怀疑他有奇遇,在百年内以地仙之躯,破境达到真仙级别,也绝不会垂涎他的家底。

    作为交易行,只负责交易,当然包括买卖绝密消息,他留下的话,很可能已被挂了出去,此刻已经有人买下。

    玄仙的神念,如他这般神魂强横,已经覆盖近两万里,此刻发现三个模糊的虚影,正尾随自己悄悄靠近,多半就是买消息的人。

    他没有去买那些绝密消息,关乎神料的基本没有,或者早被金仙甚至大罗强者下手了,毕竟谁发现了神料,都无法忍住诱惑据为己有。

    前方是片洼地,地势向下低落,大约几万里的范围,乱舌杂草横生,陆寒走到中心出的上空,就故意停下遁光。

    就在此刻,一股强横压力,从背后汹汹而至,几千里外只剩一人,加速追赶而至,释放出不善之意。

    “道友留步!”

    咚!

    虚空颤了数次,一只大脚如天柱般,已经狠狠踩在陆寒前方,来人竟然是个少了半条腿的残废。

    即便只剩一条腿,其粗壮程度也比两条加起来相差无几,而且大腿上镶嵌着无数黑色鳞片,蕴含很强的凶煞气息。

    粗腿支撑着一个人的上半身,如踩在高跷上那般,满脸淡淡横纹,阔耳高鼻梁,双目有些狭长,正挤出微笑盯着陆寒。

    “怎么?阁下买到了有用的消息?”

    “唉!七百块仙石啊,心疼了我好久,竟然只是个三成概率的消息,本打算放弃,但又不得不来,卡在真仙巅峰已经两万年啦”

    此人仿佛自己才是受害者,一脸无奈和烦恼,但嘴角处已经堆起来几分狞笑,目光开始幽冷。

    “那就不要冲击境界,把仙婴和入眼之物,都贡献给我算了,包括那两个藏在远处的帮手。”

    陆寒在说话间,已经抬手对着左右两侧点出,大约千里外的虚空,莫名出现两个光点,然后爆裂开来。

    这两处的空间,顿时动荡起来,随后越发剧烈,一圈圈波动从里向外宣泄,接着就有两个扭曲的幻影冒出,都带着惊讶看向他。

    ‘奇怪!老子的‘奎隐决’好歹也是高阶仙法,就这么被你破掉了,看来的确有过奇遇。’

    ‘那又如何,他自己不知谨慎,在流阳城内大大咧咧,现在成了我们三人的奇遇和机缘,下辈子处处小心点吧。’

    “不急不急,待我先照一照这家伙,否则贸然和此人翻脸,最后也未必得到满意收获,那消息甚至会是个陷阱,你们盯好附近,防止其他意外。”

    独腿之人也闪过几丝惊讶,逐渐慎重起来,挠了挠额头后,一抹疑色越来越浓。

    就见他在自己胸腔点了几下,那里就诡异的膨胀起来,并且冒出几个符号,并快速化成一个青色镜面,还忽隐忽现的旋转起来。

    “以心神造物?心凝神光!”

    陆寒逼出另外两个帮凶,直接无视他们,看着面前冒出的镜子,正发出阵阵发出阵阵的嗡鸣声。

    伴随镜面青色光霞缭绕,独腿之人一根食指上,射出几个迷你般的光点,纷纷打在镜面上,然后就有强光爆发,一抹光束突然射出,将陆寒整体罩在其中。

    “咦?你竟然没有反抗?我的心凝神光,就算玄仙被罩住,也大多无法藏住身上的秘密,否则咱这‘夺宝道人’的威名怎会人人忌惮。”

    包抄陆寒的两外两人,也开始向他靠近,并且各自准备神通,左侧的金花长袍人一张口,嘴里喷出一团炫光来。

    炫光里一个粉红色香炉,里面还插着一根筷子粗细的短香,表面环绕血色纹路,但在此人念动口诀时,香炉滴溜溜转动,顿时膨胀到三丈高。

    此刻已有成人手臂粗细的短香,诡异的无火自燃,一缕恶臭般的难闻气味从上面散发而出,转眼覆盖数百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