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9章 四大王庭
    第929章四大王庭

    混元楼的十九层很寂静,白脸壮汉听了瘦子说的话很吃惊,立即将此事和刚才进来的身影,以及留下的话衔接。

    “是他吗?此人面孔很生,的确不像是我弥阳仙域的人,其我感应出他的气息,比咱俩还强那么一点,区区百年怎么会达到真仙后期。”

    “是啊!所以那消息有些不靠谱,未被那几个家伙重视,可是十八种法相造成的影响,都有不少修士证实,据说那个人不加掩饰的苦修了几十年才走。”

    “此人刚才说他回到仙界不过百年,一直闭关苦修,然后就有了真仙后期的境界,简直自相矛盾。就是说他不知道广元道君已经陨落,更不知仙府残片散落各处,但若真的被机缘看中,侥幸得到那么一小块,这真仙的境界……嘶!”

    “最近六千多年,这附近根本出现过渡劫天象,他那真仙的修为……竟敢拿咱俩消遣,然而又似乎……”。

    两人小声嘀咕着,脸色逐渐齐了变化,甚至眼光放亮,然后又仔细分析,但很快再次眉头紧锁,直到半个时辰后,瘦子起身离开了。

    弥阳仙域存在了不知道多久,经历过各种更迭巨变,如今在广袤仙土上,屹立着四个超级势力,修士一般都称呼为四大王庭。

    分别为北冥神府、瀚海仙宫、汨罗王庭和苍月圣地,各自把持着一方的话语权,彼此遥遥对立,都是屹立数千万年的霸主。

    但仙界和玄界不同,即便他们堪比泰山北斗,除非遇到关乎王庭命运的大事,从不强行插手仙域内部的矛盾纠纷,甚至没有圈地吞并,仿佛透明人一般。

    即便本宗弟子在外有恩仇厮杀,或者经理沧桑风雨,都要凭借自己的本事,仿佛这些王庭只是个大号平台,铸造了封闭的庙堂,两耳不闻窗外事。

    陆寒苦修百年,一路强行冲击境界,步入玄仙之列,除了玄阴仙决,又将相关的厉害神通也达到相应高度,此刻融入流阳城里,才开始筹谋以后的计划。

    听到瘦子提到仙府残片,他就确定广元道君真的死了,并且这老贼死后,还引发了一连串很大的剧烈反应。

    当境界达到太乙金仙,甚至大罗以上,这些强者基本不再占据仙山洞府,因为已经具备自己打造空间类至宝的能力,可以锤炼一座山,甚至是一片海,将其直接摄来,用几种空间属性强大的神料,打造出随身洞府。

    如仙王那等级别,仙府基本都有两套,道君级别的更多达四五套,只有他前世囊中羞涩,就那一套还跟着爆掉了。

    拥有三套以上仙府的强者,基本都会留下一套藏匿在神山仙水中,以防危情万一,留个备份或者后路。

    所谓仙府残片,就是主人陨落后,这些仙府是炼制认主之物,有几率会随着同时爆炸,此种情况受到炼制水平、距离远近、是否主人施刻意导致等等。

    爆炸后的残片,会有部分彻底崩碎销毁,但绝大多数将崩落在藏匿所在的仙域之中,并且内部储存的东西,损毁率也和每种物品的坚韧程度息息相关。

    那等级别的存在,随便一件物品,都是仙域打破头争抢的绝品,损毁率可能性很低,伴随残片落在五湖四海,坐等有缘人遇到,然后实力暴涨,从此一飞冲天。

    得到的可能是一件神器,也可能是一部神术,甚至无极宝丹,或者大量罕见的神料。

    陆寒初来乍到,对类似的消息完全空白,或者投放个诱饵,让有意者跳出来靠近自己,或者得到些可靠消息,从而顺藤摸瓜,因此他在混元阁丢下几句朦胧难辨的话。

    能成为仙域上最大的数家交易行,无论材料和谍报信息,都有一套让人侧目的渠道,寻觅道君的仙府残片,无疑如同大海捞针,那些太乙或者大罗金仙,早已不知踏碎了多少山海,几千数万载都难寻一丝线索。

    苍月圣地,属于四大王庭之一,占据弥阳仙域东南,一只辽阔繁华,处处繁华盛景无数。

    中小灵脉多如牛毛,宛如狂蟒巨龙,纵横蜿蜒在大地上,无数修仙家族占上一条,就能保证血脉经久不衰,甚至冒出一两个玄仙,直接崛起为豪强。

    诸多灵脉汇聚之地,更有举足轻重的巨擘,在此开宗立派,或者有巨城坐落,如众星拱月般,被修士奉荟萃之地。

    天轮门,是一个以宗族为主宰,无数散修附庸、捆绑在一起的大型宗族门派,所处之地三条灵脉汇聚,兼具观赏看海,甚至海天一色。

    以天家为主的宗族,已经繁衍到上百万人左右,附庸他们的修士,也多达二十万之众,虽然鼓手的地盘不大,仅仅四百万里方圆的一小块儿,但后起之秀辈出,实力极其不俗,仅仅玄仙级别就有六人,真仙修士二三十个,地仙以及渡劫修士多如牛毛。

    但近几年的天轮门,却被一股压抑颓废笼罩,还有浓浓哀伤气氛,甚至透着几分萧杀和动荡,周围局势跟着风云变幻。

    近几天,无数来自四方的重量级人物,或者是世家之主,或者是宗门豪强,都在天轮门中汇聚一堂,几乎强者如雨,每个到来的贵宾,都能引起一方震动,跺跺脚就让天地风云变色。

    换做往日,天轮山本该喜庆遍地,但诡异的是除了来往宾客面带喜色之外,天家本族一片萧条,无数宗族弟子垂头丧气,甚至彼此相见还怒目而视,或者互相诅咒谩骂。

    这一切的原因,都和天家族主莫名暴死有关,就在不久前,拥有玄仙中期修为的族主天合,竟然在一次远游之后,忽然血肉模糊的匆匆返回,并且很快就诡异的陨落掉了,甚至连继承者都未指认。

    突如其来的巨变,导致天轮门顿时一片萧瑟,原本祥和的宗族,刹那间暗流涌动,一场争夺族主之位的大幕就此展开。

    天家繁衍至今,族亲血脉共发展成九个分支,下方还有数十个外戚,代表的力量辐射在仙域各个角落,各个强大如斯,仅仅数年便在互相勾心斗角之间,面临土崩瓦解的衰亡局面。

    那些依附各分支的散修,也迅速拉帮结派,彼此是都更加狠绝,都支持与自己唇齿相依,向来荣辱与共的的分支,抢夺炙手可热的族主之位。

    但令人起疑的是,天家族主职位的新老交替,也曾经发生过数次,从来都是在一片平和中度过,只有这代族主诡异身亡,他们便开始内讧。

    没过多久,无数个版本的消息,便在各处扩散开来,有人传言是天合此人出门游历,正好遇到了无数强者正在哄抢至宝,并且也参与其中,最后落得重伤而死。

    起初并无人相信,但随之而来的,仙域上果然同时有二十多个修仙者,几乎同一时间失踪或者陨落,这在整个仙域上都刮起了一场小型风暴。

    曾经众仙畏之如虎的,自称‘修罗散人’的会天明,只剩下半个法体和两件残破仙宝,仙婴和储物戒不知所踪。

    还有身兼三个宗族客卿长老的顾衡玄仙,早已失踪许久,这次夺宝大战中忽然现身,可惜只是一具残尸。

    无论名声狼藉,还是举足轻重,他们都尽数身死道消,并且除了死去的修士,没人知道还有谁负伤逃脱,或者哪个家伙侥幸存活,这个谜团伴随天家族主天合,以及宗族内讧的原因,让世人越发瞩目,至今为止仍旧颇为离奇。

    就在数天前,据传是天家的一个嫡系小辈,忽然泄露出自称的真实内幕,就是他们的宗主天合,的确参与了一场夺宝大战,而那些宝贝,就是道君仙府崩碎后的一块残片。

    那块残片最终为天合所得,然而他也重伤不治,强行催动传承秘法,在油尽灯枯的状态下仍然坚持返回,可惜才跨进殿堂就直接倒地而亡。

    这一消息造成轰动,几乎如九天雷霆炸开,让几乎分崩离析的天轮门,又蒙上了一股诡异和神秘,无数垂涎的目光顿时纷纷锁定这里,附近转眼就汇聚了更多强者,甚至惊动了金仙级别窥视。

    但越来越多的传言此起彼伏,有人说这是阴谋,不知哪个豪门望族,迫切想让天轮门覆灭,眼热这块风水宝地。

    也有人说这是天家的炒作,故意制造影响,扩大在仙界的瞩目感,意欲谋求更大的布局。

    半个月前,九大宗族分支彻底撕破脸皮大打出手,在自己的地盘上厮杀数日,伤亡者不计其数,然而仍旧势均力敌。

    但如此消耗僵持下去,只会落得同归于尽,并且亲者痛仇者快,最后变成他人做嫁衣的棋子,九个分支族长被迫压住怨怒,在六个族老见证下,凑在一起和谈,最终决定举行‘云台之会’。

    每个分支选出五名最强大的地仙级别弟子,在云台之会上公开比拼决斗,侥幸存活最多的一支,出任天家下一代族主,直并接举行继任大礼,邀请观礼者监督和见证。

    此刻,众多气势不凡,来历不俗的地仙,已经在天轮门前三五成团,互相间悄悄交流,而低阶更加繁多,来看热闹的足足数万,宛若泱泱人海。

    还有未收到邀请的,甚至心怀不轨的真仙,也来了至少数十位,有些气息晦涩的,极有可能是玄仙假扮,压低姿态来一窥究竟。

    在未得到证实前,任何消息都有可能为真,那同时失踪陨落的二十多人,拼斗如此惨烈,因为一块仙府残片的可能性绝非虚传。

    陆寒听到这个消息,已经在光顾混元阁三天之后,他正身处一家小型店铺,将玄界收获的中高阶灵石,尽数兑换成仙石,以及好多高阶材料草药都被尽数处理。

    未飞升之前,占据绝大部分财富的低阶灵石,和堆积如山的普通灵材,以及未脱手的法宝利器,都被他封印在玄界的小虚天遗迹内,布设四道大阵,加持无数禁制,打造成一个坚固宝库。

    责令各宗派人驻防,并且留下开启之法,凡元婴以上修士,每次渡劫破境后,即可得到一次随即恩赏,恩赏之物随机出现。

    即便如此,他带上来的东西,尽数处理之后,仍旧兑换了三十多万块普通仙石,在仙界继续做富甲大豪。

    “一群活了十几万年的家伙,居然还能去看热闹,但天轮门用如此大代价,来玩引蛇出洞的把戏,的确够狠!”

    如果广元道君的仙府自爆,曾经传承他衣钵的人,或者是相近血脉的后辈,在寻找残片或者对残片的了解上,分明占据最大优势。

    若嫡亲血脉最近者,甚至能在接近残片时,触发和仙府主人亲临般的感应,只是很微弱。

    他在混元阁得到的资料,和广元道君相关传闻记述,也几乎人人皆知,但也有偏门记述,但经验足够多的话,仍然能从其中分析出想要的信息。

    广元道君,本名亓恒元,寿元不知多久,即便是绝世天才,也无法和他前世相提并论,寿元至少百万年记。

    其曾经也是附庸大宗族的散修,后来位列玄仙后出走,然而大跌眼镜的是,并未加入赫赫有名的四大王庭,反而找了个不起眼的小门派,后者早已湮灭在历史长河里,渺小的无人记述。

    二百载结丹,六百五十载凝婴,随后仅仅历经四千年,就跨入地仙级别,然后两万年的真仙,还有三万载铸就玄仙,自此一去无踪。

    再出现时,是大约十多万年后,也是弥阳仙域高阶修士,对广元道君记忆最深刻的时候,他已经位列太乙金仙,几乎站在仙界之巅。

    道君虽然有,却成了修士间的传说,只知真实存在,能见一面的人屈指可数。

    …………

    几乎同一时间,在天轮门地下深处的秘地,五个身影围坐一团,中间的桌案上,是一页缺少笑半的玉质书页,被白光死死笼罩,噼里啪啦的的不断冒出雷花。

    瞪眼凝视的这些人,全都满脸愁容,时而唉声叹气,其中主位上那人,更是阴霾积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