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辈番外(144)追责,搅和,被亲爹坑了
    江家设宴,原是为了庆祝老太太出院,答谢众人,结果被霍家与席忱这事儿闹得气氛都格外古怪,原本正轮到小辈给霍家敬酒,此时没人敢沾边。

    霍、席两家所处的圆桌,俨然成了大型修罗现场。

    霍家人与席老心里都有无数困惑,却也不想让其他人吃瓜看了自家孩子笑话,全部隐忍不发。

    席忱和霍青岑心底忐忑,食不下咽,同桌众人也是心思各异,摆上桌的菜,也几乎没动什么筷子。

    倒是被狠狠拒绝,又被狠狠扎心的当事人——

    霍钦岐!

    一直在吃东西。

    不言不语,倒是看得身侧的沈疏词忍不住眉头直皱,夫妻多年,太了解彼此的脾气秉性,只贴心得给他倒了茶水。

    “妈。”霍听澜位置紧挨着沈疏词,用胳膊肘抵了抵她。

    “嗯?”

    “爸……他没事吧!”

    方才的事,此时想来还觉得惊心动魄,席忱也是真的胆色,当面拒绝他爸,又公然牵手自家妹妹,一波三折,他爸居然还心情在这里吃东西。

    “他能有什么事?”沈疏词低笑着,“倒是你,没怎么动筷子,多吃点。”

    “我……”霍听澜哪有心思吃饭,他此时恨不能把某人吊起来抽两鞭子才舒服。

    沈疏词好似看穿了儿子的心思,拿着公筷给他夹了个水煮虾:

    “不吃饱,回头哪有力气揍他。”

    霍听澜余光瞥了眼还在吃饭的父亲,他爸难不成也是这么想的?

    也对,吃饱才有力气。

    直至用餐快结束,霍钦岐才放下筷子,扯了纸巾擦了下嘴角,“席忱……”

    “霍叔叔。”

    “什么时候开始追我女儿的?”

    席忱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这个,还是老实回答,“过年那京城那段时间。”

    霍听澜一听这话,差点拍桌子跳起来:

    怎么个意思?

    过年那段时间,你丫的不是天天跟我在一起吗?

    “过年期间……”霍钦岐擦拭着嘴角,“你好像是住在小五那里吧。”

    “嗯,住在师姐家。”

    “听澜,去请你五哥和姐姐,让他们吃了饭,到我们家喝杯茶。”霍钦岐面无表情,说话都没什么起伏。

    ……

    江锦上这边,江家众人围桌一桌,还在讨论霍家与席忱的事。

    “可惜啊,待会儿没办法近距离吃瓜看戏。”祁则衍咋舌,“以前我觉得段一言这小子已经够混蛋了,年三十晚上,还搞什么无人机,闹得众人皆知,我当时就觉得,我家房子漏雨塌方了……”

    “真没想到,老霍的房子,坍塌得比我还严重。”

    “把他自己都给砸到了。”

    江宴廷:“你的话真多。”

    “我跟你说,你们家陶陶是现在没情况,要是哪天真的把一个男人带回家,我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淡定。”

    “只要是我女儿选的,我都不反对。”江宴廷直言。

    “你就嘴硬吧!”祁则衍冷哼。

    几人在讨论各家闺女的事,只有江锦上游离在圈外,只是低低笑着。

    “江小五,你笑什么?”祁则衍皱眉。

    “就是觉得,其实没有闺女也挺好,最起码不用担心她所托非人。”

    这话说得何其嚣张得意,气得祁则衍差点冲过去揍他。

    其实他们这群人,倒不是真的重男轻女,男孩子是要为其他人的后半生负责,承担另一个小家庭的责任,自然要对他们严厉些,至于女儿,谁又不担心所托非人,误了终身,自然会格外严苛些。

    仔细想来,各家老父亲反应大些,都能理解。

    各家房子,或是漏水,或是塌方,某人却在幸灾乐祸,立马成了众矢之的。

    祁则衍正准备联合江承嗣讨伐某人,霍听澜却走了过来,与众人依次问好,大家正想问问他们那桌目前是个什么情况,询问他爸心情如何,却瞧见他的视线凝结在了江锦上身上。

    “五哥。”

    江锦上素来敏锐,与他眼神交汇的一秒,就察觉到了事情不太对劲。

    “怎么了?”

    “我爸说,饭局结束,邀请您和姐姐来我们家喝点茶。”

    “……”

    霍听澜离开后,这一桌人,以祁则衍和江承嗣为首,都快笑岔了气。

    “江小五,席忱挖墙脚这事儿,你是不是早就知情了?”江时亦询问。

    江锦上摇头,“席忱只是在我们家住,我们并没那么熟,我哪儿有那功夫,整天盯着他。”

    “你这么精明,居然一点都不知道?骗鬼啊。”祁则衍憋着笑。

    “知意和段林白女儿当了那么久闺蜜,又在你的眼皮底下,和他儿子眉来眼去,这是在你面前发生的,你都不知道,席忱就是菀菀的师弟,跟我非亲非故,我总是关注他干嘛?”

    江锦上这话,算是彻底把祁则衍给得罪了。

    又想起了和段林白之间的恩恩怨怨,想着这丫的居然智障得给席忱弄了套房,越发恼火,他怎么会有这么个脑子缺根筋的亲家。

    另一边

    江慕棠正跟江温言在聊天,讨论得也还是席忱。

    这两人如此公布恋情,着实让人意外,不过好在没牵连到他头上,还心存侥幸,却瞧见父亲正在看他。

    视线交汇,抬手示意他过去。

    “爸,您有事?”江慕棠随即走过去。

    “你姨姥爷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喝茶,待会儿你就别跟外公去医院了。”

    “……”

    江慕棠整个人都颓了。

    真是该来的怎么都躲不过。

    江温言瞧他回来,低声询问,“我假期结束就要出差,待会儿要不要再去别的地方聚聚?”

    有长辈在,他们肯定放不开。

    “不了,我有其他事。”江慕棠苦笑。

    **

    河西霍家

    江家宴席结束后,众人虽然想吃瓜,也不敢此时往河西硬凑,祁则衍还调侃,说羡慕江锦上拿到了内场vip席位,可以近距离看戏。

    就算霍钦岐没有邀请,唐菀也是要跟着去的,她与霍家交情本就笃厚,加上牵扯到了的席忱又是自己师弟,无论出于什么考虑,她都不能坐视不理。

    夫妻俩带着江慕棠,到了霍家时,霍钦岐还挑了下眉,“慕棠?你也来了?”

    那表情分明就是:

    难道我不该出现?

    霍钦岐做事也有考量的,席忱是在年后暂住江锦上家里,追求的自己女儿,他自然希望能从江锦上这里听到一些事。

    至于江慕棠,那就是小辈,他并不想这件事被这些孩子知道,成为他们讨论的谈资,所以除了自家人,没叫任何小辈,他的出现,自然让他意外。

    “是我爸让我来的。”江慕棠看向父亲。

    原本忐忑心惊的一路,难不成是自己知情人的身份已经被姨姥爷识破,所以特意让他过来?

    那他就完了!

    姨姥爷不可能拿小姨撒气,有可能也不方便处置席忱,那他这个知情人怕是要成撒气包了。

    结果现在却告诉他,姨姥爷压根没让他来?

    “小五,你让他来干嘛?”霍钦岐皱眉。

    江锦上抿了抿嘴,“你让我来,无非是想知道席忱的事,席忱在京城时,都是慕棠跟着,两人感情也很好,他的事我知道的不多,你有问题,可以问慕棠。”

    霍钦岐思忖两秒,这话也有道理,便看了眼江慕棠:“他俩那时确实是形影不离。”

    “……”

    江慕棠心里真的是掀起了万丈波澜,那叫一个山呼海啸。

    他爸是魔鬼吗?

    居然把他拉出去挡枪。

    他的理由虽然合理又充分,但我是你亲儿子啊。

    “爸,您这……”江慕棠靠近江锦上,压低了声音,“您觉不觉得自己很过分?”

    江锦上却反问他一句:

    “席忱和你小姨的事……你难道真的知情?”

    ------题外话------

    江小歪,你不要跟你爸斗,你爸就是魔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