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辈番外(143)坦白,公开,激起千层浪
    周围太嘈杂,席忱声音压得很低。

    “嗯?”

    霍钦岐以为自己幻听了,这孩子说什么?

    对不起?

    “席忱,你在说什么啊?”不仅是霍钦岐,连同边上的席芳礼还有周围几人都听到了。

    众人还想着,难得喝到霍家的喜酒,也觉得认亲是好事。

    本就相熟,算是亲上加亲了。

    众人原本还想着马上就要喝霍家的认亲酒了,瞧着气氛不对,纷纷停了声,却听见席忱端着酒杯朝向霍钦岐,“霍叔叔,这杯酒我敬您,给您赔罪,我……不想做您干儿子!”

    “咳——”祁洌正喝着饮料,直接被呛住了。

    不愿意?

    我滴乖乖,这小师叔胆子是有多大。

    谁都知道这两人感情好,最近更是形如父子,席忱居然拒绝做他干儿子。

    霍钦岐很少如此真心对待一个小辈,结果到头来,被拒绝了——

    我勒个擦!

    某人脸色陡然一厉,也是颇为难看。

    霍钦岐哪里在这样的场合,被人拒绝过。

    霍听澜都懵逼了,只能佩服这席忱真有胆色,居然拒绝他爸。

    不过众人感慨之余,心里又充斥着诱惑,席忱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席忱是怎么回事?”江时亦看向江锦上。

    “我也不清楚。”江锦上与席忱也不是无话不谈。

    毕竟隔了年纪,也有代沟。

    江承嗣咋舌,“我跟你们说,今天这小子要是不给老霍一个满意的理由,他就把老霍彻底给得罪了,老霍除了追小姨的时候,哪里这么主动过,一颗真心啊……”

    “哎呦,摔得稀碎!”

    “我都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敢情是老霍自作多情了?胆子太大。”

    殊不知更大胆的事,还在后面。

    “你少说两句。”江宴廷皱眉,真是不嫌乱。

    ……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霍钦岐和席忱身上。

    “不想做我干儿子?”霍钦岐这辈子都没想过,会被人如此拒绝,“给我的理由,你是瞧不上我们霍家,还是觉得我不配?”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压都能把人压得半死。

    席忱此时还维持着敬酒的姿势,一边的席芳礼算是急疯了。

    这死孩子,搞什么啊?

    现在这情况,真是想救也救不了他。

    霍家人也是如此想法,他们肯定需要个理由。

    而席忱却微微垂头,似乎无法给出他们一个答案。

    现在的情况,简直就像一个罗生门,席忱完全被困在了里面。

    他若是答应做他干儿子,以后这事儿就扯不清了。

    可他不给出理由,就算是彻底得罪了霍钦岐。

    别说向他坦白恋情,只怕连霍家的门都进不去了,若是给出理由,就必须公开恋情,他与霍青岑虽然商量好要一起面对家人,却也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这么多人……

    人太多,变数也多。

    席忱不知道公开后,事情会往什么方向发展,他也不知道此时的霍青岑,愿不愿意公开。

    想得太多,更难抉择。

    “你倒是说话啊,你不是说很喜欢霍叔叔吗?你这是犯了什么癔症,忽然说这种话,赶紧给他配个不是,就当你这话没说过。”

    席芳礼都急死了,这么大的场合,拒绝霍钦岐,不是得罪人吗?

    霍钦岐瞧他不愿开口,只是一笑:

    “算了,可能是我喝多了酒,胡言乱语,就当我没说过吧,行了,你也回位置上坐吧,这事儿……”

    “就当没发生过!”

    霍钦岐端过他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算是给双方都留个台阶,直接坐下,面色却异常难看。

    “叔叔……”席忱想解释,又不知怎么开口,瞻前顾后。

    “行了,回去坐吧。”

    霍钦岐喜欢他,既然孩子不愿意,他也不想强求,让他难堪。

    “其实我不是不愿意,只是有另外的苦衷,还请您见谅。”席忱瞟了眼不远处的霍青岑,给霍钦岐赔礼道歉之余,又给霍家其余人致歉。

    原本热热闹闹的气氛,被这一出事闹得很尴尬,主要是席忱此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太难堪了。

    霍青岑看着他,明白他的顾虑。

    说到底,他没把自己推出去,也是考虑自己的处境和想法,席忱想护着她的心情,她能理解。

    爱人的心,都是相互的。

    **

    席芳礼都觉得没脸待在这里,看向席忱,一副怒气不争的模样,深深叹了口气,又和霍钦岐喝了两杯酒,算是配个不是,说孩子还小,不懂事。

    都是些场面话。

    拉着席忱准备离开时,霍青岑走了过来。

    大家都知道,霍钦岐极为疼爱这个小闺女,他此时心里不爽快,小棉袄去暖暖父亲受伤的心,也是理所当然。

    “还是女儿贴心吧,知道父亲难受,会去安慰。”江承嗣笑着看了眼江锦上,“江小五,嫉妒不?”

    江锦上没作声,女儿这事儿是求不来,嫉妒也没用。

    就在大家都以为霍青岑这个小棉袄是去给父亲送温暖的时候,现实却无情地给了众人一记狠辣的掌掴——

    “爸。”

    “回来了,过来坐。”霍钦岐瞧见女儿,心里还是舒服些的。

    反正自己有儿有女,说真的,也不缺这个干儿子!

    人家不乐意,自己又何必热脸去贴冷屁股。

    霍钦岐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

    自作多情。

    只是霍青岑站着,却看了眼一侧的席忱,“您别怪师叔,其实他真的不是故意得罪您的,也不是瞧不上我们家,或是看不起您,他也是有苦衷的……”

    “我知道。”霍钦岐此时还想着,女儿是来安慰自己的。

    “其实他不想做您干儿子,都是因为我。”

    “什么?”霍钦岐刚被席忱拒绝,给气得有些糊涂。

    结果抬眼一扫,自己女儿居然主动走到了席忱身边……

    众目睽睽之下,两人并肩而立!

    就算没有其他亲昵的举动,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也立刻明白了什么。

    瞬时——

    一片死寂!

    “青岑,你什么意思啊?”霍听澜皱眉。

    “其实我们原本打算过几天就正式跟你们说这件事的,只是今天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打得我们措手不及,所以……”霍青岑伸手,轻轻抓住了席忱的。

    !!!

    所有人都是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就连见多了大风大浪的老太太,或是霍峥夫妻俩也都双双傻了眼,而霍钦岐的死亡视线,聚焦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刚经历过万箭穿心,转身就是五雷轰顶!

    这日子算是彻底没法过了!

    席芳礼站在边上,一把年纪了,也是惊得呆呆愣愣。

    怎么就……

    忽然牵上手了?

    不科学,没依据啊。

    江慕棠头疼不已,该来的躲不过去。

    此时大家也都反应过来:

    席忱不愿做霍钦岐干儿子,理由也很简单,是想做他女婿!

    虽说女婿也算半个儿子,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我去——”江承嗣咬着牙,声音压得很低,“现在的孩子都怎么回事?玩这么大?隔着一段距离,我都能感觉到老霍那周身散发的死亡气场。”

    “大胆,太大胆了,霍家的墙角都敢挖。”

    “不愧是国际大师的嫡传弟子,胆色都这么过人。”

    江时亦轻笑,“他哪里是挖霍家的墙角,不是连老霍本人都一起给他刨了?”

    “这该怎么收场啊,干儿子变女婿,我连恭喜都说不出口。”江承嗣咬牙,现在真的是谁碰谁死。

    ……

    霍家是一心一意想认席忱做干儿子的,现在这情况,谁又能想得到。

    还是梁韵先笑了笑,“席忱,你和青岑是在处对象啊?”

    “对不起,没有早些告诉你们。”霍青岑都站出来了,席忱没理由退缩,扣住了她的手,神色也很坦荡,眼神越发坚毅。

    “这是好事,别站着啊,赶紧坐,都坐下吧,大家都没愣着,该喝酒喝酒啊。”梁韵笑道。

    众人纷纷假意喝酒,注意力却还是全部集中在霍家那边。

    以前席忱对霍钦岐有多好,现在某人心里就有多堵。

    从前的好,现在看来,简直毒如砒霜,浓若烈酒……

    割喉,戳心啊!

    依着霍钦岐的脾气,恨不能直接给他一脚,可此时的情况,他也要照顾着自己女儿的面子,不能在这样的场合大动肝火。

    只能忍着!

    酒没把他的脸烧红,却被席忱硬生生气得脸色涨红铁青。

    祁则衍低咳一声,示意一侧的阮梦西和几个孩子,包括段一言,端着酒杯,佯装去别桌敬酒,偷偷溜了!

    这桌的椅子,烫屁股,坐不住啊!

    祁家人与段一言离开,那一桌就剩霍家和席家两个人,瞧着席忱与霍青岑位置紧挨着,霍钦岐冷冷一笑。

    好小子!

    真有胆色啊。

    “席老,您和席忱吃完饭,还有什么安排吗?”霍钦岐看向席家爷俩。

    “我们……”席芳礼原计划,是准备带席忱去唐菀工作室那边看看,如今看来,肯定霍家的事更重要啊,他哪里还敢有什么安排,“没有安排。”

    “那待会儿去我们家坐坐,我们家后院的青梅树开花了,您是搞艺术的,肯定会喜欢!”

    “是嘛,那可一定要去看。”席芳礼悻悻笑着,狠狠剜了一眼一侧的孙子。

    我这一把年纪的,真是要被你给搞死了。

    除了霍钦岐,看席忱眼神最灼热的,当属霍听澜了。

    我把你当兄弟,甚至还托付你照顾我妹妹……

    可我没让你泡她啊!

    原本以为是兄弟,差点成了干哥哥,现在直接成妹夫!

    **

    这事儿一旦解开,席忱以前的许多行为,全部都有据可依了。

    什么学骑马,与霍钦岐套近乎,还有近期在京城买房的事……

    众人一想到买房,又纷纷感慨某人的骚操作与胆子大。

    难不成是在准备婚房?

    “真的是婚房?”祁则衍已经走到了江锦上那一桌,“这席忱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说话做事也都循规蹈矩,真是没想到啊。”

    “是不是婚房我哪儿知道,不过你可以去咨询一下你未来的老丈人。”江承嗣轻哂。

    “什么未来老丈人?”

    “段林白啊。”

    “关他什么事,再说了,我女儿就是跟他儿子谈恋爱,又不是结婚,别扯老丈人,我和他的关系还没到这个份上。”祁则衍还是想和段林白撇清关系。

    “据说这房子是段林白牵线拉桥给买的,也许他知情,帮着席忱?你说老霍会怎么想,他是不是故意的……”

    祁则衍怎么也没想到,这口瓜还能吃到自己头上。

    段林白这丫的是智障吗?

    怎么掺和到这种事里去了。

    他看了眼不远处的段一言,有些头疼。

    段一言不明所以,还冲他笑了笑。

    祁则衍无语:

    段林白那丫的,一直说自己是什么浪里小白龙,果然够浪!

    这爪子居然都伸到霍家这里了,这种人要怎么跟他做亲家啊。

    段林白又哪儿能遇到到这么多,难得放假,孩子都不在,正跟妻子在家二人世界,你侬我侬。

    ------题外话------

    兄弟,干哥哥,妹夫——

    霍听澜: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就是没有今天这样刺激的。

    席忱:哥!

    霍听澜: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