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2章 识破
    刀与剑的区别甚大,刀客使剑就算是极力抑制,还是不由自主的将手中的剑当做刀来挥舞。

    “这人刀法不错,这样看来这个萧兰倒是有些欺负人了。”张铭咂嘴道。

    不难看出,这个萧兰围在擂台旁的那些个小辈剑客都不是一个档次的,就算是不会剑,凭着对刀的领悟,不费力就能守住这个西擂。

    江和认同道:“是有些,你且看着吧,一会就有人来收拾这丫头了。”

    年轻一辈的事情怎么是他们这些人能去参合的,这是燕山试剑的规矩,这么多年来确实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但大都被轰下了山去。

    西擂萧兰的实力让台下的这些年轻剑客们都有些忌惮,没有人再敢上前挑擂。

    萧兰倒是直接盘坐在了擂台上,闭目休息了起来。

    然而,就在江和与张铭的话音落下不久。

    “我来会会你。”

    有一个踏空而来,径直落在了西擂台上。

    此人身长八尺,面容凶煞,头上戴着一顶毡帽,手中则是扛着一柄巨剑。

    江和笑了笑,有些得意道:“你看吧,我就说有人收拾这丫头吧。”

    “这戴毡帽的人是谁?”张铭问道。

    “记不得了,大概是见过一次。”

    头戴毡帽的凶煞男子扛着巨剑落在西擂上。

    只听他一声闷哼,看着眼前的萧兰,呵斥道:“小子,你莫不是不知道规矩!?”

    萧兰缓缓睁开,平静道:“规矩我当然知道,只是,我学剑才半载不到,不知算不算是坏了规矩?”

    “剑是剑,刀是刀,二者岂能相提并论,你拿挥刀的手耍剑,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凶煞男人将巨剑砸在了擂台上,继续说道:“我不管你学了多久,眼神试剑有燕山试剑的规矩,欺负小辈算什么本事。”

    “欺负小辈?”萧兰笑了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飞雪,说道:“我只当你是来打擂的。”

    “好。”凶煞男人大喝一声,“有种!”

    擂台旁众人皆是纷纷退让开来,看这架势这两人都有些上头,面得误伤才是。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好像说是萧兰欺负我们这些小辈?”

    “是吗?我说这个萧兰怎么有些不对劲,难不成是什么前辈?”

    “这就过分了啊,这叫什么事!”

    话语之间,台上已经打了起来。

    那凶煞男人的巨刀可不是吃素的,唰唰两下就将擂台上砸出了两个大坑来。

    要是挨上这么一剑,估计是活不成了。

    萧兰自然也不弱,提起剑就迎了上去。

    快如脱兔,接连躲闪了凶煞男人挥出的巨剑。

    萧兰抬起头来,顿时间浑身透出一股肃杀之气,轻呵道:“破军!”

    手中长剑,似剑似刀,却又似一柄长枪一般,势如破竹。

    “铮!”

    一剑挑飞了凶煞男人手中的巨剑。

    张铭见到这一幕眼前一亮,嘀咕道:“这是什么剑法?”

    “屁的剑法。”江和冷了他一眼,说道:“好歹你也是有望迈进剑仙之列的人了,这都看不出来,怕不是丢了自己的面儿。”

    “不是剑法吗……”张铭忽然觉得有些可惜。

    萧兰的这一剑,确实是惊艳到他了。

    这一剑犹如一支军队直杀敌军阵营,取那敌将项上人头。

    如此霸气,看的张铭有些羡慕。

    “砰!”的一声,巨剑脱手,落在了擂台一旁,砸出了一个小坑。

    凶煞男人微微愣了一下,虎口处被震的生疼,不但不恼,反而还赞叹一声:“厉害!”

    萧兰的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开口。

    然而凶煞男人却是忽然开口说道:“不打了。”

    萧兰笑了笑,说道:“前辈这就放弃了?”

    凶煞男人点了点头,说道:“费这劲干嘛,我是不打了,但马上就有人来收拾你了,用不了几刻你就要被轰下山去。”

    说罢,凶煞男人拿起了落在台上的巨剑,一眼不发的下了擂台。

    萧兰眉头一挑,面色沉了下来。

    张铭摇了摇头,叹道:“这人不太行,怪不得你没什么印象。”

    说的自然是那个凶煞男人,萧兰可能连一半实力可能都还没拿出来。

    江和看了一眼张铭,见他瞧着那个萧兰瞧着仔细,便说道:“怎么?这么好奇这丫头?要不然你上去试试?”

    张铭对上了江和的目光,见他眼神有些微缩,不由得咂嘴道:“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感觉这人有些熟悉而已。”

    “先看看再说吧。”

    不得不说,这萧兰确实有些本事。

    既然知道规矩还,现在仍旧是镇定自若的样子,想来她对自己是有一定的信心的。

    既然是易容,那看来这个萧兰的名字也是假的了,只是不知道来这燕山试剑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东西南北这几个擂台皆是由之前的人守着,到了这个时候,其实结果已经出来了,只是那些前辈们还打算再看看罢了。

    萧兰站在西擂上,她环顾了一翻四周。

    自那凶煞男人下台之后,便没有见人上来了。

    既然是要收拾,那为何迟迟不来。

    “真磨叽啊。”

    一声叹息从连廊之处传来了过来。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那人扛着一柄黑色巨剑缓缓走来。

    楚航咧嘴一笑,说道:“看样子那些个前辈们都懒的收拾你,我还等着看后面的好戏呢,没人来那就我来吧,反正也就一会的事情。”

    “报上名讳。”萧兰挑眉到。

    “嗯?”楚航眨了眨眼,说道:“你不认识我,起码也得认识我手里的巨剑吧。”

    “算了,懒得跟你磨叽,直接开打吧。”

    楚航也没过多的废话,直接挥起了手中的巨剑。

    “斩!”

    同是使巨剑的,楚航就没有这么吃力,一把巨剑拿在手里游刃有余,没有一点吃力。

    萧兰回过神来,却是已经慢了一步,只好全力抵挡。

    “铛!”

    一声震荡,萧兰连退数步,虎口处裂开了一道口子。

    她紧咬着牙冠,手臂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一剑,她差点都没能接下来。

    “这就不行了?”楚航撇了撇嘴,说道:“我还以为你这小娘皮多厉害呢。”

    萧兰猛的抬起头来,惊了一下。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