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1章 女人?
    顾青山松了口气,不由得说道:“宋姑娘,我们又不是又什么深仇大恨,至于这样吗。”

    “呸,当初你都干了什么难道都忘了吗!?“

    顾青山听到这话瞪大了眼睛惊呼道:“宋姑娘,你可不能乱说话,当初我就是调侃两句,你非要说我是登徒子,跟你解释你不听,那不只有绑了你。”

    宋指柔咬牙切齿,斥声道:“当初你毁我清白,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顾青山一脸的震惊,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不是,我怎么就污你清白了?

    当初他也只是玩闹般的调侃了几句,宋指柔当初恼羞成怒两人就打起来,最后不敌顾青山结果还被绑了。

    怎么到了宋指柔这就成污人清白了!?

    “宋姑娘,你倒是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毁你清白了?”

    “当着天下剑客的面出言调戏,这还不是毁我清白!”

    顾青山砸了砸嘴,顿时觉得有些无言以对,甚至还觉得有些可笑。

    当着天下剑客的面?

    别的不说,宋指柔可不是一般的虎。

    当初顾青山出言调戏也只是觉得好玩。

    但是宋指柔呢,就好像生怕是别人不知道,当这天下剑客的面大喊着顾青山毁她清白,调戏于她。

    好嘛,这么一整,本来没什么事的结果硬是出了事。

    “当初是你自己要瞎喊的,现在有怪起我来了?”顾青山摇了摇头,耸了耸肩说道:“不过也好,现在我已经出了山门了,反正你也不能出来!”

    “你……”宋指柔紧咬着牙冠,恨不得把顾青山给杀了。

    负剑人不得下山,这是燕山剑楼的规矩,若是迈出山门便算是入世,要想再回来可就难了。

    顾青山拍了拍衣上的灰尘,说道:“宋姑娘,当初我出言不逊确实是不太对,但是也不至于这么追杀我吧。”

    顾青山笑了笑,看着宋指柔拿他没办法的样子倒是觉得有趣,“如今已经追到了山门,既然宋姑娘不敢出来,那顾某先告辞了。”

    宋指柔望着转身离去的顾青山,可又奈何没办法追出去,这小小的山门关着她,没法追出去。

    宋指柔气的直跺脚,骂了一句:“人渣!”

    …………

    燕山之巅,太阳逐渐落下。

    正午剩下的暖意也消失殆尽,燕山顶上也越来越冷,有的人受不了这种寒凉下了山去,待明日再来,而台上的比试却还没有断,长剑相撞的声音不断响起,迸溅出火光。

    苏檀戳了戳手,将手上放在嘴边暖了暖。

    张铭余光瞟到这一幕,问道:“冷了?”

    苏檀顿了一下,摇头道:“只是有些凉,不算冷。”

    张铭揭下了身上的披风,走上前去。

    苏檀伸手拒绝,摇头道:“不用的掌柜,真的不是很冷。”

    张铭没有理会,将披风覆上了她的双肩。

    “着凉了不好。”张铭轻声道了一句,接着便转头继续看向了台上的比试。

    苏檀眨了眨眼,伸手扯了扯身上的披风。

    她低头微微一笑,只觉得心中暖暖的。

    坐着的江和瞧见这一幕,不由得虚起了眼,只觉得心中酸酸的。

    试剑持续了好几个时辰,不停的有人守擂打擂,能够守擂守的长久的并不多,但也有极为突出的几个人。

    年前一辈的剑道翘楚除却天下六门行走之外,便是这几位了。

    能够在燕山试剑下守下擂的剑客,就算是才迈入江湖,也能留下浓厚的一笔。

    江和看着忽然觉得有些没意思了,嘀咕道:“不比以前了。”

    “什么?”

    “我说现在江湖上的剑客不如从前了,以前的下限可没这么低。”江和说道。

    在这些老一辈的剑客眼里,燕山试剑最先守擂的江湖新人就是天下剑客的下限,也是最差的一批,再差不能差过这条下线。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的下限却是越来越低了。

    “这有什么,上限足够就好了,江山代有人才出嘛。”张铭耸肩道。

    江和顿了一下,回过神来道:“说的倒是不错。”

    这五十年里,可是出了三位剑仙,这剑道的上限确实越来来越高了。

    “现在台上的都是谁?”张铭问道。

    江和摇头道:“不认识。”

    “你看这么半天,没记住是谁?”

    江和撇了他一眼,说道:“你这话说的,你就记住了?”

    确实,张铭也没记住,亮点是有,但却不足以让人记忆深刻,就好像是大师在观摩学徒一样,他们这些剑道拔尖的人看新人都是如此。

    这时一旁的张伯解答道:“老爷,守北擂那位是江南云帮的帮主,叫做陈浩元,南擂岐蛇山袁罡,东擂是个游侠,这人给自己取了个混号叫反天罡,至于西擂应该也是个游侠吧,叫做萧兰。”

    “这个西擂我知道。”江和说道。

    “你不是没记住吗?”张铭侧目看向他问道。

    “这可不一样。”江和笑了笑说道:“这人是个女的。”

    “女的?”张铭愣了一下,看了一下场中还有一边楼阁上的数位江湖老派人物。

    这个叫萧兰的人女扮男装,张铭没能看出来,但这些老前辈们难不成就没人看出来吗?

    “在场的这些人可看不出来。”江和撇嘴道。

    “这怎么说?”

    “拿酒,我就告诉你。”

    张铭冷了他一眼,说道:“我现在又不想知道了。”

    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把酒葫芦递过去了。

    江和美滋滋的灌了一口酒才说道:“一般来说男子属阳,女子为阴,她装男人倒是装的挺像的,但是气息却不会骗人。”

    “这怎么看?”

    “当然是有法门的,要不是我瞧了一眼我也没看出来这是个女人。”

    “厉害,不过你也真够无聊的,居然却学这种法门。”

    “你懂个屁。”

    “是,我不懂,谁知道你有没有装过女人。”

    “???”

    赤裸裸的污蔑。

    江和却没有去计较,他不屑于去欺负弱小,毕竟他也是前辈了,当然,手里的酒也蛮香的。

    张铭特意注意了一下西擂,片刻后眉头皱起说道:“这个叫萧兰的人可不像是使剑的啊。”

    “看出来了?”江和笑了笑。

    这话说的不错,这个西擂确实不是使剑的。

    是使刀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