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 按个净化压压惊
    待到常映发离去,于乔眼中顿时出现一抹异色。然后,他将常映发放下的米袋子拿过来,往里头看了一眼。

    色泽昏黑,这是陈米。

    和他昨晚上熬粥的所用之米差不多,但和方才那一碗饭中的米,却是完全不一样。

    那一碗饭中的米,太过精致了,颗粒饱满,色泽晶莹。

    这显然不是陈米所能煮出来的。

    更何况,那一碗饭中,还有一块肉。块头足有人的半个巴掌大小。

    这是不是……太过客气了?

    这会儿一身霉运连鬼见了都犯愁的于乔,可不信自己能有这好待遇!

    更何况,他不觉得这里的人,有吃午食这一个习惯。

    如果真如常映发说的那样,那么他们这一群人,吃饭的习惯,应该是只有“朝食”和“晚膳”这两顿。

    绝不会在眼下这个点儿吃饭的!

    “更何况这村子里,眼下可没半点炊烟啊……”于乔默不作声,心中轻叹一声。

    这是一个很大破绽。

    但常映发当他没看出来,这毫无疑问,是把他给当成其口中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前者”了。

    既然没有做饭,那么哪来的那一碗饭?还有一块肉呢?

    这实在是耐人寻味啊!

    “若是逗留在这世外桃源,恐怕将会有性命之危……”于乔心中一动,他将怀中那无头石马取了出来,吹了一口气,结果这次这石马却是毫无动静。

    “这……”

    于乔眉头微皱,不知道这石马为何又没了反应,难道说带着他跑去给孤园后,耗尽了能量了?

    想了想,于乔就关上了门,试着进入无念心境。

    这一次,倒是一下子就成了。

    于乔又看见了那一篇经文,他连忙仔细去看。

    片刻之后,略有些惊愕的于乔睁开眼,然后他面色阴沉的开始在屋内踱步。

    突然,于乔一咬牙,目光坚决,他双手掐诀,轻喝一声:“遁地!”

    些许烟雾散开。

    那是地上的尘土翻涌,地底下隐约可见一道人形轮廓,不过一下子就远去,什么都看不到了。

    过了一会儿后,常映发过来,敲了敲于乔的门,没人应。

    于是他又敲了敲,还是没人应。

    常映发不耐烦的一掌将门拍开,阴沉着脸往屋内一打量,却是没找到人影,只看到桌上的米袋子,顿时脸色一变。

    “跑了?不过,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常映发立即去喊人找于乔。

    结果找了一圈后,始终没人发现于乔的踪影。

    “这不可能!”常映发难以置信,但旋即不得不去向村老请罪,人无论如何,都算是从他手中丢的。

    村老听过后,却是摇了摇头,示意常映发不必担忧。

    “这不怪你,原以为和过去一样来了一个蠢货,不曾想是个有点心眼的。但村子外的那片林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我们往日里没少喂,那林子才没祸害到我们村子,那个人找不见了,多半是去那林子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们这些事还需要瞒着桃花观的道长们。”

    ……

    于乔从地下钻出来,还没看清楚周围环境,便脚下一软,强烈的昏睡感涌上心头。

    这种感觉,于乔并不陌生。

    他被那猴子扛出那宅子时,就经历过一次。

    不过和那一次不同,那次按锦儿姑娘说的,是被什么邪门东西抽空了念头之力,而这次……则是于乔自己将念头之力给消耗一空的。

    念头未修成神魂前,是无比弱小的。

    而所养出来的念头之力,每一丝都可以说是自身本源,一旦动用,那真是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但于乔没得选。

    他感觉自己在那村子继续待下去,恐怕最终难逃一死,甚至还会是尸骨无存。

    “我所吃下去的人婴桃既然是天谴奇珍,那么应该还有一些残留在我体内。”于乔强撑着,不敢睡过去。

    而在下一刻,于乔就感到脑海中出现了涓涓热流,令他瞬间一扫昏沉感,疲惫和困意尽去。

    “果然……”

    于乔知道自己是赌对了,毕竟是连那锦儿姑娘都动容的奇珍,没理由自己吃下去后,就完全被糟蹋掉了。

    那因为施展遁地之术被消耗掉的念头之力,也随之开始恢复。

    于乔这才松了口气。

    他进入无念心境所看到的那篇经文,是一篇道家经文,其中所记载的,是三种咒法。

    一种正是他不久前施展的遁地之术。

    而另外两种,分别是“风火雷电令”和“天地法灵,逐鬼驱魔令”。

    说来奇怪且不可思议的是,这三种咒法于乔居然都不用修行……

    他看完那篇经文后,那篇经文就消失了,而他也在一瞬间便学会了这经文中的三种咒法!而且还不是初入门,就像是他已经修行过多年一样!

    若是佛门的法,那么有那黑佛隔世传法在先,于乔倒是能理解。

    可是,为什么一篇道门的经法,离奇出现在他身上不说,他只是看一遍就完全就学会了呢?还那么精通呢?

    “这似乎有些熟悉……”于乔拧紧眉头,他总感觉像是在哪里看到过一样。

    “等等,那座黑色大山……莫不是燕赤霞和宁采臣?”

    “可燕赤霞不是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至于宁采臣……”

    于乔摇了摇头,算了,当他没说。

    宁采臣不过一文弱书生。

    于乔旋即不再去想了,因为他这会儿更在意另外两件事,眼下这第一件,是他究竟离开那个世外桃源没?

    当即,他赶紧四下张望,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条官道。

    这一发现,顿时让于乔如释重负。

    于是,他赶紧沿着官道走,没走出多远,便瞧见了一个村子,村子不怎么大。

    于乔上前去问了问。

    有着秀才文书,于乔问路很顺利,而村正招待于乔一番后,还特意喊来家中的车夫,让于乔坐他家的车去县城。

    “如此,学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于乔道了一声谢,就坐上了牛车。

    县城距离那村子不到五六里地,这路程并不远。

    半路上,于乔还瞧见路边有一家不大的旅店。

    见到于乔往那看,车夫就笑着和于乔说道:“秀才爷,那是一家给下人们歇息用的旅店,开店的还是村里人。因为价格便宜,贩夫走卒路过,见天色晚了,都是去那里歇息的。”

    于乔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也没有在意,便冲着微微点头。

    一炷香的功夫后,县城到了。

    于乔看了一眼城门口。

    “蔡阳县。”

    旋即,他便辞别车夫,拿出准备好的秀才文书,递给了城门口的差役。

    片刻后,验过文书后,差役满脸笑容的将秀才文书还给了于乔:“于秀才,请。”

    “多谢几位差爷。”于乔客气的回了一声,旋即便进了城。

    方才那几个差役不是在查什么盗匪要犯,而是在收人头税,也就是进城的费用。而秀才,可以免这赋税。

    进了县城后,于乔就发现这蔡阳县不大,也远没有琼山县来得热闹,不过客商还是有不少,因为只隔着一条街道,就有两家客栈。

    见两家的价格差不多,于乔便随意找一家进去住下。

    让客栈伙计打来水,于乔舒服的洗了一个澡,然后又简单的吃了一顿。

    从昨夜到现在,他可是滴米未进。

    光喝水填肚子了。

    安顿好了自己,于乔才有心思去琢磨第二件事。

    念头之力是未修成神魂前的根本。

    锦儿姑娘之前说他的念头之力是被什么邪物给抽走了,但眼下他却是越想越觉得不太对。

    因为他的净化冷却缩短了一半。

    他已经进行过多番猜测了,从众生魔相经,再到人婴桃等,可无一不是。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为什么不能是他的念头之力呢?

    于乔有这样的想法有一段时间了,只不过之前一直不敢尝试罢了。

    毕竟念头之力受损,那么他也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不过他在使用地遁之术将念头之力消耗一空后,却发现那人婴桃给他恢复后,那人婴桃的力量并没有完全消散,还有一部分在他体内。

    于乔开始试着动用念头之力。

    他在客栈内,脚踏七步。

    一步,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二步,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三步,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四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五步,梦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六步,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七步,刺手拔鲸牙,举瓢酌天浆。

    七杀罡步,七步七杀,手停心不停,以诗词代其意。一步脚踏如流行,再踏似醉非醉不愿醒,三步好似千里去,四踏已然凭虚时,五步骤然梦醒间,神游天地而自归,六踏凡尘留其迹,七步法成如仙神。

    这一门罡步,其意境深远,讲究循序渐进,易学易懂,固然难精,但无疑在道门之中,这罡步绝非什么凡品。

    念头之力顿时被牵引,不过却被于乔及时遏制,然后转而凝神注视自己视野的左下方。

    那一个净化图案。

    然后,于乔就看到那暗淡的净化图案,在这一瞬间又恢复了色彩,变得鲜明起来。

    来不及心中惊喜,于乔就感到大脑一阵昏沉感,他咬紧牙关强撑着,好在没意外发生,人婴桃的力量又一次滋养起了他的念头,使得念头之力再一次恢复起来。

    于乔激动无比,他看着又能使用的净化,简直不能自己!

    原来他这净化的冷却时间那么长,要一个月,是因为他以前没法提供力量给它,使得这个净化技能只能自行缓慢的进行恢复。

    “不过,这种恢复手段,却也不是一般情况下能行的……”于乔想到了人婴桃的珍贵之处,只能无奈苦笑。

    有方法能缩短冷却时间,这是好事。

    该喜。

    但是,这念头之力是能轻易动用的吗?

    如果没有这天谴奇珍人婴桃,他只怕早就入土为安了。

    这是天弃僧当初再三告诫他的,未成神魂,念头之力不准动用,这也是为什么只能壮大念头,而不能锤炼念头。

    后者,是在动用念头之力。

    而锤炼念头尽管不会把念头之力像于乔眼下这样抽空,但这后遗症……只怕后半生都要活在精神萎靡和时不时的头痛欲裂之中。

    不过,净化又能使用了,这让于乔的心情不由大好起来。

    要不是囊中羞涩,实在是穷,他都想让客栈做一桌酒菜,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了。

    旋即,于乔又拿出了那一块绢帛,就是那只猴子塞给他的那一块,仔细打量起来。

    这绢帛上的图案,他是看不懂。

    “也不知这绢帛有什么神异之处……”于乔话音落下,就感觉自己脸上有些不太对劲,他一瞬间就想到了他曾经在那一面巨大铜镜里看到的画面,于是连忙跑到这客栈内的铜镜前。

    然后,于乔就在那不过盆底大小的铜镜上,看着一具浑身白毛,做读书人打扮的“僵尸”。

    “这些是什么……”于乔忍不住出声,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变得怪异起来,完全不像是活人在说话,有些类似于他曾经听过的鬼语。

    然后,没有犹豫,于乔直接按净化。

    这次不需要反复确定了。

    这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又一次出现,无疑这是有什么邪门的东西缠在了他身上。

    更何况,他这段时日的遭遇,除了这一东西,也不知道还有些什么,干脆一起净化得了。

    净化,不管是已经受到的,还是即将受到的,只要是不利于于乔的,都可以瞬间被移除掉。

    然后,于乔就看到铜镜里的“白毛僵尸”一下子恢复了正常,而在其额头上,一个诡异的金色痕迹浮现而出,就像是在挣扎一样明灭不定,但最终还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于乔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气息浑浊,令人看一眼就生厌,想来这就是那来自人邪的晦气了。

    感到神清气爽之余,于乔盯着自己视野又一次暗淡下去的净化技能,却是犹豫再三,然后准备冒一次险。

    他刚感觉到,人婴桃的力量还没有完全耗尽,但所剩不多了,于乔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让他再次恢复念头之力。

    但是,他已经等不了一个月后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