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 一叶、抄书
    寿数一说,是虚无缥缈的。

    而随着这被夺走的十年寿元意外失而复得,却是让于乔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意境之中。

    在半梦半醒间,于乔忽然就看到了高山流水,也看到了苍天白云,而就在这飘忽中,于乔发现自己忽然已然置身于一座怪石嶙峋的漆黑大山之上,山上有一株枯死的老树,树枝上挂着一具干瘪的尸躯。

    由于水分完全被晒干,加上这具尸躯已经萎缩,似乎还被怪力给团成了一团,因此粗略一看,已经分不清是男是女。

    而在这老树之外,还有一柄柄锈迹斑斑,且烂没了大半的剑所组成的一个“剑圈”。

    于乔很诧异,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梦到这样一副场景。

    他看着那干瘪的尸躯,忽然留意到那干瘪尸躯残存不多的衣料上,还有一个小挂件,便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

    恰这时,一阵风吹来,将那小挂件吹得翻了一面。

    这是一块满是铜锈的腰牌。

    上面勉强还能看到两个字“一叶”,在这两个字前面应该还有字,但由于那里腐蚀的太厉害,已经字迹模糊,完全看不清楚了。

    “一叶……”

    下意识的呢喃出声,于乔也随之醒转。

    他本就睡得不深,只是在那给孤园提心吊胆的,这才心力交瘁。又来到了这样一个号称世外桃源的陌生之地,于乔不得不休息一下,好让自己紧绷的神经缓一缓。

    “这梦好生奇怪。”

    黑山、老树、干尸,还有锈剑组成的剑圈,以及一块被腐蚀严重的腰牌。

    “那个一叶前的两个字中,其中一个好像是秋……”

    “……秋一叶?”

    于乔想了想,实在是没法想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这辈子目前所知道的,拿来作参考是没指望。至于上辈子的,但那都是至少十六年前的事情了,说实话,隔了这么久,于乔对上辈子的事情实在是记不起来多少了。

    “咦?为何我如此在意一个梦?”于乔随即又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想了想,便不想了。

    因为想不明白。

    于乔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已然是已经黑了,不过村子里这会儿还有些热闹,从家家户户透出来的烛火光芒中,可以看到小孩子跑来跑去的身影,以及还若有若无的孩童嬉笑声。

    这让于乔不禁有些发怔。

    “莫非……这真是世外桃源?”

    心中这样想,但于乔却始终没有出门半步的意思。因为他想到了当时在铜镜中看到的那一幕。

    那个拿着一个铃铛的少女,是奉她兄长的师兄之命,来找于府老管家所化的人邪。

    毫无疑问,这个少女兄长的师兄,是一个修行之人。

    而且,在修行之人当中,绝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若不然的话,那位锦儿姑娘当时也不会因此只字不提了。

    而在这个世外桃源,有一个桃花观,他此之前听那个叫徐福地的人说,桃花观的道长离开后,这里才出现了像他这样的“外来之人”。

    这让于乔不禁有了一个想法。

    那个少女兄长的师兄,会不会就是这里村民口中“桃花观的道长”之一呢?

    又或者,是那桃花观的领头人物。

    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么可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于乔可没忘记,那位锦儿姑娘曾说过,那个少女,其实是被人养着的一种“人药”。

    以人为药,这是何其歹毒!

    而那位锦儿姑娘当时还说,那少女是被骗着喝了人药汤,才成了人药的……

    其中之事,细思极恐啊!

    于乔想了想,这一夜他是不敢睡,那么念经吧。

    “众生如魔,我亦如魔……”

    当于乔念了几遍众生魔相经后,他再一次踏入了无念心境,然后他就发现了此前自己一直没有发生的事情。

    在他的脑海中,居然有这一篇经文!

    这一发现,让于乔直接跌出了无念心境,而这一跌,于乔就再也找不到那经文了。

    于乔顿时明白,那经文只有在自己进入无念心境时才能看到。

    于是,他赶紧再次念经。

    或许此时有着功利的念头,一宿过去了,于乔都没能再次踏入无念心境,这让于乔瞧着窗外的天色,不由蹙眉。

    而这时,他听着脚步,便连忙起身,来到门口。

    “是我,常映发,你醒了吗?”

    “学生已经醒了。”于乔这才开门,走了出去,见礼一番,便问道:“常兄,去何处抄书?还是学生去见书取来,在这屋里抄?”

    “你不用去,这笔墨和书,我都给你带来了,你只管抄就是。”常映发指了指他脚边盖着布的竹筐。

    “学生知道了。”

    常映发见于乔明白了,就转身走了。他没念过几年书,和于乔这般文绉绉的说话,很是不太习惯。

    于乔拿开布,看了看,发现里头的书不多,要抄的书就两本,虽然很厚,但这两本书的纸张很粗劣,似乎是制作手段太过粗糙的关系,厚薄不均不说,纸面也不怎么干净。

    所以,要抄起来的字其实也不多。

    于乔仔细检查一遍,发现确实笔墨纸砚俱全后,便拿回了屋子里。

    舀水磨墨,见墨水色泽差不多后,便开始提笔写了起来。

    读书识字十来年,于乔下笔很快,因为以往他也没少抄书。

    虽然有活字印刷,但印刷成本还是不菲,所以相较于买一本书,还是自己抄一本书要便宜的多。

    囊中羞涩加抠门成性的于乔,自然选择抄书。

    就当是练字了。

    于乔是看一页,抄一页。而看着看着,于乔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两本书所记载的内容,都在四书五经之中,于乔往日没少研读,然而此时他看着,却发现其中有些文字,存在很大出入。

    于乔琢磨了一下,便又抄了起来。

    临近中午,于乔饥肠辘辘之时,总算是抄好了两本书,然后他就闻到了一阵饭香,往外一看,是常映发端着一碗饭过来了。

    饭上居然还一块肉。

    常映发将碗筷放下,看了一眼,顿时满意的收走了笔墨好书,说道:“你抄的真快,另外两个,抄了两天,才把这两本书抄好。喏,这碗饭连同昨晚上的米和柴算一起,当你抄书的报酬。”

    不过于乔又看了一眼饭菜后,却是掐算起了时间点,然后立即说道:“常兄,实不相瞒,学生近来体虚,不能吃干饭,大夫让学生多喝点粥。”

    “这……”常映发闻言一愣,然后他拿起那晚饭走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拿了一小袋米回来了,然后他对于乔笑道:“我和村老说了你抄书快,村老才同意你的要求……”

    说到这,常映发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又补充一句:“不然的话,你这样挑三拣四,怕是要挨饿。”
为您推荐